【连载】我和陈小姐的爱情故事-第八章

最后她承认她其实偷偷喜欢过她的语文老师两天,两天后发现语文老师也讲土话后,就没再喜欢了。

我说,这个没算进材料里吧。  

她好像不相信的样子,抿抿嘴又问我她做的饭好不好吃。

我挣脱她姑姑的手说可能一会儿还有点事儿,她姑姑说饭都做好了,一定要留下来吃饭。

蛇种终于到了。

我努力让自己盯着电影屏幕,心里暗暗替导演着急,连最擅长的剧情都没处理好,他是不是一个朋友都没有,他肯定忙的没时间看电影。

未来我肯定会后悔今天的事的。

我说你不会走着回去的。

见她还愣着,我又变本加厉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们村子里的丑事儿,埋汰什么城里人,城里人儿子的亲生父亲起码隔着十几条街呢不会是隔壁王大爷。


我听完不禁佩服起这位睿智的父亲来,跟人家相比我这简直是小儿科的游戏。

              上一章

她说她早就明白了父亲的意图,到现在为止我都能算得上是跟她说过话最多的陌生男人了。

她说她下午轮休,我应该陪她看电影。

晚上,西西果然没来给我送饭,我自己去了巩叔家里的时候也没看到西西。

我问为什么是应该。

我不知道他是怕陈总责怪他办事不力还是真心的,没接他的话茬。

他看了一眼,又从包里取了三千放在我手里,嘟囔了一句,如果他卖掉的话也能买三千。

她爸爸说西西长这么好看,最后肯定不愁嫁到十里八村首富家里。所以从来不要求西西读书,她也很早就领会了父亲的意思,早早就照着电视里的烹饪节目学习城里人的做菜方法。

我换了个高速档位,在人越来越少的路上快速前进起来。

我当时走神了没及时回答她,她便说她懂了,肯定是陈小姐跟别人有作风问题,但我还没来得及跟陈小姐发生作风问题。


得到我肯定后,西西跟我讲了她爸爸的宏图伟志。

我觉得受到某种暗示,伸手握住了陈小姐放在扶手上的手。

隔天西西给我送饭的时候,我问她是不是其实已经知道她父亲希望她嫁得那个首富的儿子是谁了,不然不会这么悠然自得,还跟我炫耀的。

陈小姐指着我开的车说这不是王水的车呀。

我身上的湿疹渐渐好了,但是西西说她马上就要走了,索性再给我送两天饭。

他终于咧嘴笑了起来。


我假装换档将手放在陈小姐的手上,陈小姐渐渐能够控制自己的表情了。

好看的女孩子皱眉头都别有一番滋味,她和陈小姐如此不同。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陈小姐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

我也实在无聊,蛇种没有按时发过来,就跟她有的没的闲扯。

晚上切菜的时候把手切破了。那些蛇好像幸灾乐祸我跟它们一样孤独,纷纷在箱子里来回挪移。

她说她爸爸说了首富的孩子大都从小就比别人优越,即使聪明也不会太努力,最后也就是念个烂学校,肯定受不了给外面的人干活,最后肯定会回来家里接替他家的事业。

我边打火边不经意地说车是陈涛的。

我问他要是我现在起诉他们公司是不是能得到双倍违约金。

我说在老家。她说干嘛。我说养蛇。

她放下碗筷,对着我皱起了眉头。

陈小姐没回复我。

小帅给我装好架子后称赞我弄得环境很好,比陈总内行。

温润滑腻,我觉得好像从来没有感受过一样,世界也安详起来,最后差点像陈小姐一样跟着电影里奔跑的四个傻妞哭起来。

他立马严肃起来,连连说,宋总,你不是这种人。

我送陈涛出来的时候,被房顶上的玻璃反射到了。

她说她知道,还见过,那个男孩子不错,挺稳的,也不丑。

握在陈小姐手上的手不知道怎么了,出了很多汗。

我回想了一下这几天的饭里有没有异物,忍不住泛起恶心来。

陈涛伸手挡住眯起来的眼睛说,你看,这是我直接从营业厅拆回来的,防弹的。

我告诉她我们这儿的女孩子的好看度在退化。

我走到门口处站定拍了拍墙,对陈涛说,你没骗我,确实挺好的。

小帅跟我憨笑一下说,从来没这么长距离地运过蛇,不知道能不能保证蛇运到后还活着,另外设备也很容易碎掉,这次是抱着赔钱的心思积累经验的。

我们还没走到就碰见正在转圈的她姑姑,她姑姑一把拉住我的手说,你就是晴晴朋友吧,真好。

讲到陈小姐的时候,她突然问我陈小姐的生活作风有没有问题。

在我第二次抽烟回来坐下的时候,陈小姐伸手扣住了我的手指。

小帅一下车便不住道歉,还说陈总也很不好意思。

陈小姐等我坐好后说把她送到姑姑家去吃饭。

我恼怒起来,让她从我的床上起来出去,还恶毒地说赶紧走别破坏了他父亲的宏图大业。

陈小姐咯咯笑起来,你不喜欢白丽吧?王水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你计划不跟他来往了啊?

巩叔客气地跟我说打麻将的人太多了,忘了去叫我了。

他又阴沉起脸问我是不是计划让他走着回去。

她说她爸爸说了城里风气这么乱,好看的姑娘大多生活作风有问题,她爸爸从小就看得她特别紧,出去玩都是她妈妈跟着的,晚上六点以后就不许她出门了,最后在名誉问题上肯定会战胜城里的姑娘,首富们跋扈惯了不会弄一个不清不楚的媳妇儿回来给村里人嚼舌根的。

下午的电影非常无聊,画面还没有陈小姐的脸合理。

西西可能没觉得我会发火,面前的状况让她措手不及,眼睛鼻子嘴挤成了一团,离去时肩膀也前后抽动着。

我惊愕地看着陈小姐。陈小姐的脸被西落的虹光染成一片金色,像油画里的圣母一样。

我说那也保不准会看上城里的姑娘啊。

我说王水说他不配坐那么好的车。

我问她真的那么配合她父亲吗,没有偷偷地跟谁谈恋爱。

她转过脸来看着我说,他怎么说的?


陈小姐的脸似乎在跟着剧情悲喜,耳朵也像参与进去了一样微微颤动。

我问她不怕首富家的孩子好好念书最后留在城里吗?

她说是,她认命了。

她跟我说过她父亲的宏图大业后,渐渐放开了,越来越放肆,已经不仅仅是以前眼神上的放肆了。有时会躺在我的行军床上来回翻滚。有天甚至要求我给她讲讲我之前的恋爱。讲之前还要我描述清楚我的前女友有没有她好看,要细致到各个局部,比如眼珠子的亮度。

陈小姐的脸色迅速在红白之间转换起来。

我惊讶饭菜是她做的,我问她指甲做成那个样子怎么能做饭。

我没说话,给陈小姐开车门。

问他开这么大的车运六条蛇过来是不是有其他意思。

陈小姐触电般缩回了自己的手,扭头跟我一起尴尬地对视了几秒钟。

西西有天问我她有没有城里的女孩子长得好看。

陈小姐坚持要我步行送她到姑姑家楼下,姑姑家几个邻居忙着给她介绍对象呢,带个男人可以向她们示威。

我得知她才十八岁后告诉她比绝大多数城里的女孩子好看。

傍晚的时候我打扫了一遍院子,告诉巩叔以后不用给我做饭了,以后我自己做自己的。

她撅着嘴问我和年龄有什么关系。

我借着里面强烈昏黄的光观察陈小姐的鼻头,陈小姐鼻翼的弧度收的很利落,这样严肃起来让人觉得很忧郁,笑起来让人觉得很滑稽。

她说做饭跟指甲没有关系。

我兴奋地群发短信,结果还是得到一些傻逼或省略号的回复。

我看着他带来的六条蛇哭笑不得。

我问她这算是我追上她了吗。

陈小姐一直没联系我,我给她发的短信她回复的也不是很积极。

她说虽然想起来很神奇,但是她觉得也应该看看电影什么的。

             上一章                     下一章

从电影院出来,天色还早。

我发短信给陈小姐说,真是寂寞,寂寞的时刻最想念你。

我说,你把车留下吧,我想哪天回去见陈小姐的时候方便一点。

终于在十分钟后忍受不了了,我问陈小姐介不介意我出去抽根烟。见她没来得及反应,我赶紧起身出去了。

本文由金沙棋牌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连载】我和陈小姐的爱情故事-第八章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