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到底怎么了?

当我被好友表扬说在繁杂的工作和生活中还能保持文艺女青年“本色”的时候,我快笑抽了。本色?我的本色可跟文艺八竿子打不着。曾经在我眼里,“文艺女青年”是一个有毒的物种,只可远观,远远地看着她们装,远远地鄙视她们zuo。比起她们,好好的做一个不多愁善感不顾影自怜不风花雪月不舞文弄墨的土掉渣接地气的吃货,那才是我的本色。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当我被越来越多的人贴上“文艺”标签的时候,我觉得事情开始有意思起来。这个变化,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回顾我将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吃饭睡觉的刚刚过去的这部分人生,我蓦然发现,这个拐点,出现在生娃那一刻。

这个时代“文艺”泛滥,厦门更是因醉人景色、慢节奏的生活、以及众多特色咖啡馆、书吧、酒吧等被冠以“文艺之都”的称号。甚至早在没考入厦大前就有朋友感叹,你这种文青太适合去厦门了。

然后,孩子慢慢长大了,教育问题是头等大事。像我们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并且是以教书育人为职业的人,是最讲究科学育儿的,要摒弃棍棒,做到以理服人,以德服人,自己肚子里没点儿干货怎么能行呢。于是,开始批发各种育儿书,准备做一个自学成才的好妈妈。这么做的后果是,儿子在这种氛围中从小伴着阅读长大,读书成为了生活习惯。于是,在他看书的时候,我就更得看书了,难道坐在一旁玩手机吗?我打心眼儿里鄙视着只会呵斥孩子去读书而自己从不认真阅读的人。而且,比起言传,我更重视身教。于是,为了成为不被自己鄙视的人,我必须看书,坚持和儿子一起阅读。在这种一心想要做儿子榜样的虚荣心的驱动下,同时结合着儿子的鞭策,书越读越多,种类也越来越宽泛,获益颇多。可能,文艺的种子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发芽长大的吧。

但我又想起看过的另一篇文章“你这么文艺,为什么没有男朋友”,似乎解释了为什么会存在所谓的大龄文艺女青年。文学、音乐、摄影、绘画,这些都是了解多元世界的途径,途径越多,感知越多,内心就越丰富,而心锁就越复杂,对应能打开的钥匙自然就越少。很多人苦苦等待所谓的“那个人”,期待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无论你是否相信“他”的存在,是否会等待缘分的相遇,就像选择如何实现自我价值一样,爱情也是一种选择。

我得马上治疗!

二、不现实。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大龄文艺女青年”这个充满性别和年龄歧视的词。前段时间看到篇文章写“文艺女青年是种病,生个孩子就治好了”,作者通篇都在讲因为你文艺所以不现实,因为不现实所以嫁不出去,而最现实的事情就莫过于嫁人生子,所以生个孩子就能治好你的不现实。这种强盗逻辑简直不亚于“因为你穿的少所以活该被性骚扰”。

生孩子以前,我脑子里经常会出现一幅画:夕阳西下的余晖里,年轻的妈妈和蹒跚学步的孩子手牵着手,一起漫步在铺满落叶的公园小径。恬静,温馨,幸福,一切美好尽在不言中。可是,现实是,这幅画好像一个夸大其实的虚假广告,严重坑了我一把,因为这种事从来就没有在我身上发生过。不管背景如何转换,换成树林,换成海边,换成任何地方,我和他从来没有好好地牵着手走过路。真实的场景永远是这个样子的:他像个兔子一样跑在前面,我像个猎人一样紧随其后。猎人没有枪,因为一定要抓活的,还要保护兔子不受伤不弄脏以最大限度的保证其原滋原味。兔子小巧灵活,淘气调皮,好奇心重,总会出其不意地做一些危险动作,猎人跟不上脚步,气急败坏之时只能使出看家本领----河东狮吼。玩了一天猫鼠游戏,终于将之捉回家,兔子依旧活蹦乱跳,而猎人披头散发口歪眼斜,如同中风了一样被玩得只剩下半条命了。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自责不已,怪自己当初在想象那幅画的时候,竟然忽略了孩子的性别这么重要的东西。

其次,绝大多数人或事物的文艺只流于表面形式,并无精神内涵。“姑娘套着棉麻长裙,光脚穿球鞋,海藻般的长发散落腰际”安妮宝贝书里的这段描述应该是最早定义文艺女青年装备的文字,时尚与时俱进,现在的标配又加入了一字粗眉和复古大红唇。在厦门更是满大街这样打扮的姑娘,她们来自全国各地,也许根本不喜爱文学艺术,可并不妨碍她们拿着自拍杆,逛着千篇一律的打着文艺旗号的商店,它们无一例外都有着小清新的装修风格,一句与众不同但一定触动你对文艺生活向往的广告词,最好再来一个会弹吉他做咖啡的长发帅哥老板或是会画画、写文章的美丽老板娘外加一只见人就扑的金毛。此时,文艺已然是种时尚风格,可以被复制跟风,也许这是文艺的衍生物,也许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就像我的客栈,一样走文艺路线,除了天生喜爱外,也是在迎合市场。于是难免落入俗套,做出文艺的气氛容易,想有文艺的气质可就难了。

豆瓣上有本书,叫做《女文青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我还看到过一篇文章,题目是《那些被孩子毁掉的女文青》。女文青,孩子,这两个词好像是严重对立的。可是,放在我身上,我只能说世界真奇妙了。不过,我在主观意愿的支配下坦然做女文青的同时,小心翼翼地避免患病。如果一不小心又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得了女文青“病”,恐怕得再生一个儿子才能治愈了。这个代价未免有点儿大!

文学和艺术是对平淡生活的提炼和升华,构成了一个人的精神世界。在被繁重工作、琐碎生活、复杂人际消耗着的人生里,它们起着陶冶人格,滋养心灵的作用。

我需要点儿矜持,需要酝酿点儿多愁善感的情绪,需要补充点儿兰心蕙质的气息,需要制造点儿不切实际的风花雪月的幻想,以此来中和掉被儿子强行注入体内的过剩的阳性之毒。于是,我照方抓药,决定走上女文青的不归路,来个以毒攻毒。我端着,装着,zuo了又zuo,慢慢地就习惯了。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英明的,我老爸再也没有嫌弃过我说话嗓门儿大。

一、矫情。对此,需要一分为二看待。首先,文学、艺术是感性的,是创作者内在情感和思想的自我表达。我们在其中探索体会他们的精神世界,同时也将文艺当成自己伸向世界的触角,触角越多,看待世界的维度自然就越丰富,感受也就越多。也许当你还在感慨春天终于来了的时候,文青们已经开始准备效仿黛玉葬花了。当然,不排除有些文青的多愁善感是与生俱来的,比如黛玉。

到这里为止,说的好像成为文艺女青年这件事就是这么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成就任何一件事,除了外力的推动之外,内力才是决定性因素。这么说吧,是我自己,我自己决定我要文艺了。因为,我急需拿文艺的毒,去攻另一种毒。而这另外一种毒,就是那个不省心的娃。


在历经了大半年的美好憧憬和多彩想象然后将娃顺利生出来以后,我才猝不及防的发现,之前的生活方式全部被打乱了。生孩子之前,我是坐不住的。爬山,打球,逛街,上课,累了回来看看美剧,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生活。为了防止脑子长时间不用而生锈,至多也就是看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推理小说。虽说简单,可说走就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么多有意思的事儿要做,哪顾得上文艺啊。可是有了孩子以后,什么说走就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全都没门儿,生活变得更加简单,简单到只剩下一件事。我就不在这里痛陈血泪带娃史了,有娃的没娃的,请自行脑补到感同身受的程度。我想说的是,曾经追求简单就好的我对这种极致简单的生活竟然忍无可忍了。我急需变得复杂一点儿,急需找到自我。于是,在外面的世界看似离我越来越远的时候,我自然而然转向内部世界,或许也是因为年龄大了,竟开始不断地关注和审视自己的内心。估计,文艺的种子就是在那个时候,在一派天时地利人和中埋下了。

总结下,文艺是一个人的爱好,后来变成了一种气质和风格,是看待世界的角度,同时也是种生活态度。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文艺女青年们,能保护好自己的内心,坚持文艺,抵制媚俗,热情的去爱,去生活。能写的了诗,也烧的了菜;能泡的了茶,也撸的了串儿;能生的了娃,也能爱自己如同少女一般。

在我慢慢地习惯就这样做一个男孩子的妈妈的时候,有一天,我老爸突然跟我说:“你怎么现在说个话,嗓门儿越来越大?!”我一下子怔住了。那一刻,我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我的阴柔温婉已经快被消磨殆尽,真的要变成一个河东狮了。我不禁感到害怕,照此发展下去,以后绝对会变成“泼妇”的,那我在儿子心中的形象,怎能“光辉”的起来呢!

厦门的海

所以,还不是文艺女青年的你,如果有意朝这个方面发展的话,听我的话,快去生个孩子吧!而已经有了孩子的你,如果觉得自己还不够文艺,再去生一个吧!你不是天天在纠结到底生不生二胎吗?接受了这个理由,恭喜你,你已经朝文艺的目标又迈进了一大步!

那什么是现实呢?是遵循社会既定的生存法则、价值体系、循规蹈矩、规避一切风险只求安稳的活着吗?所以辞职去西藏是不现实的,卖了房子环游世界是不现实的,在不年轻的岁数里追求曾经的梦想更是不现实。而我理解的现实,是心中明确了想要的和不想要的,每天脚踏实地不停努力,去追寻想要的;不想要的一切则与你无关,不为其劳神烦心浪费时间。所以社会高速发展,人类不断进步,从父辈们把工作做好得到认可和尊重,到我们想创业、想边工作边旅行、想只要活的开心就好,实现自我价值、构建与世界联系的方式在不断改变,而这些与是否现实,是否文艺无关。现实也不是文艺的对立面,应该说文艺是某一个角度的现实。

而现在文艺这词儿好像变了味儿,好像很多人在评价一个人、一个事物文艺时,通常有两个言下之意。

那究竟何谓文艺?一个标签?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时尚风格?其实很简单,就是文学和艺术,热爱它们的人便是文青,不分年龄。

本文由金沙棋牌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文艺到底怎么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