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在剑三的那些时光

我记得她最开始发誓要好好学习努力高考的样子,记得她去漫展出COS的样子,记得她不小心弄丢了钱找我帮忙的样子,记得她在游戏里买金被骗的样子,记得她第一次谈恋爱遇到困惑找我吐槽的样子。

红旗临走的时候在群里说要A了,”生活才是最主要的,游戏是某种调剂。“虽然觉得他说的很对,还是会觉得有些舍不得在剑三里遇到的这些亲友。生命如同一场旅程,谁都不能永远陪谁到最后,我们相遇、相惜然后再分开,能在彼此的生命里投射下了一种美好,便是幸福。

我同学喵咪酱子,纯鼠标玩了好几年游戏,最近和情缘花哥奔现见家长了,回到了现实生活中,对她而言,这个三大概就是回到三次元吧。

在剑三情缘里面,有帮会、有亲友、有情缘,有人把帮会当做自己的家,有人把亲友当朋友,有人把情缘当恋人,当然也有人只是当做一个游戏。

你那时候就敬我一杯酒,敬那“玩的是游戏,过的是人生,很高兴遇见你”,敬那“剑转乾坤入绝地,气镇山河心不移”,敬那“此生与你,江湖相逢”,敬那“斩不尽不平事,愧对于有愧人”,最后敬那游戏里也曾仗剑而行的林兮扬,隐居在扬州测字不问苍生问故事的林某扬。

在剑三的世界里对于一直小白来说如何会想跟一个人绑定情缘,大概就是因为他会帮你吧。成长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事情,但传功却万万不是。红旗在线的时候会喊他帮我传功,坐下两分钟之后会喜欢给他插旗,他会跳来跳去让我打不着他。出节日活动的时候,一起跟他骑大马满城去找NPC;出去打工打25人本的时候,红旗骑马带我过图;自己在团队打本的时候,红旗会夸我棒棒哒,其实我知道那些都是很基本的能力。

我独居在一个老房子里,算得上难得的清静之地,像这种下雨的天气靠在沙发上或者躺在床上,听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就会觉得生活很平静很安好。我家的小屋从来没来过人,一个客人也没有过,但这些年来,它还真等过一些人。

这里有一个叫上官无彦的咩咩,有一只萌萌哒的毒萝,有一对经常虐狗的情侣,还有一个情缘叫李红旗。

我每年的时候都喜欢写两句诗也算不上的句子,凑合着做下一年的期许。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玩的是PVE,我玩的是PVP。

我师妹阿谕,从一个土豪道姑软妹,后来卖号一心研究截图转手绘去了,这未必不是她的第三种玩法。

说起来情缘,我可以骄傲的说我也是有情缘的人,他id叫李红旗是个花哥,我们在阴山大草原炸过烟花,他喜欢鹊桥那个,我喜欢万家灯火,我们的好友指数却从来没有达到生死不离,因为他后来去了美国。

再往后就不说了,太近的事情说了没意思,日子久了的才只念着好而不念不好。

哦~我们的帮主叫上官期待,他有一个情缘叫鲤晴,是个四万血的秀秀,他们在帮会里很腻歪,而且相互“妻管严”,各种秀恩爱狂喂我们狗粮,据说他们两个一起组队上过十二段。期待是一个嘴巴很毒,但是人还不错的黄鸡,基本上一起打本的时候还是很照顾我们这些小白的,难道是因为我经常么么哒他情缘吗?反正我跟他在群里说话都是斗图模式。

2016年的时候写的是“把盏笑问樱如雪,犹忆几家少年几回心”,说来2016年其实过得惬意与非凡,拍了很多照片,认识了不少朋友,喜欢过一个人又放下了一个人。

说起来阿青不是一个很好的安利者,在我费事巴力地安好了游戏,进入稻香村的时候,阿青带着她的情缘缘来村里看了我一样,给了一个熊抱,用丐帮的技能带我飞之后,就不怎么搭理我了。我就变成了一个小白,一直很纯很纯的小白秀。小白应该做什么呢?不满级之前安静的在门派刷任务呗,秀秀的轻功还是很美的,我觉得那就是所谓的步生莲吧,提到秀秀第一个感觉就是奶,秀秀仿佛就是为了奶人而生的。记得之前在群里聊天,小凌师父转了一个微博贴图,说做奶的感觉就像是喂孙子吃饭,“来呀,乖吃一口饭,来呀乖呀。”我回复说,“做七秀的感觉就是,来呀,大爷来呀,来呀,大爷你别跑那么靠前呀,马叽又被怼死了。“

2015年的时候写的是“麓山枫红又盼雪,仍是此时此刻此人心”,是因为那一年我回到了长沙,回母校走了走,总觉得少年初心不变。

红旗是PVE,对于一个奶来说,PVE不是那么好玩的。太弱的时候奶不住全程会被团长骂,不会跳圈的时候死了也会被团长骂,总之奶好了是应该的,奶不好就被骂。红旗说因为总是挨骂,所以想玩好PVE,不过我的理解却是那是在守护学霸的自尊心。后来,他就成为我们的帮会的大奶牛了,会跳圈,会缝针,会在荻花大殿拉夫人,也会出去打工挣钱,所以帮里的人都觉得他很好。之后他去美国了,号给了他的同学。他同学嫌弃我们帮会太弱了,连个神行15分钟都没有便退帮了。于是我每次看到李红旗三个字在好友列表闪动的时候会觉得有些刺眼,从此之后便再没有找过情缘。

说来,前不久有人发私信问我,剑三那不暖心的小故事,还更不更新呀?我当时说更新呀~肯定更。心里其实想的是,这么冷的天气了,还更新不暖心的故事干啥呀?有着闲工夫不如去找个暖暖的妹子抱抱,那才叫真的暖心。

鲤晴曾经玩了一个晚上带我去熟悉游戏,也教过我过怎么做好一只好秀秀,虽然手法学到了,可惜实力还是不行依旧奶不住。晴晴这个温柔的妹子除了不能当一个好师父之外,其他的可以说有求必应,送过我大黑马,帮我找过秀秀师父,总之她就是晴晴么么哒。

情缘这种事不怎么值得提,唯一想说的就是“玩的是游戏,过的是人生,很高兴遇见你”以及有首歌叫做《此生与你,不过相逢》深得我心。

对了我的亲传师父是上官无彦,嗯,我会叫他没有脸,其他人喜欢叫他上官黑,因为他各种黑,黑本是常态,还会黑攻防,据说以前还黑过门派,但不知道为什么组队的时候总喜欢鼓动他去摸箱子,摸完大家就在YY叫他上官黑。上官师父没有情缘,也不收徒弟,只喜欢到处打架。他教我打本、做任务、混攻防,也会带别的小白打本、做任务、混攻防,是个有耐心的好师父。最近他要A一段时间了,于是前几天我们去拍了一个合影,剑三可能就是这样,有人来就有人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我曾帮一花姐测能否如愿拿到签证,后来她果真拿到了,我说得赏我点钱来还愿,她大骂我财迷坑钱。

有点扯远了,说起来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凌晨三点左右,我在无聊的刷门派任务,看到江景年在世界收徒弟,于是我就被江景年勾搭到了这个帮会,说起来,江景年才是我正经的师父,可惜我却总是叫不出口。江师父是个萌萌的小毒萝,我会说江师父你将来就是被自己萌死的,她对这句话很受用。她喜欢在世界到处撩人,撩个妹子就收进帮会,撩到汉子就会各种花痴,据说最近的目标是喵哥。不过她在现实世界却喜欢一个人过。对了,江师父还有一个怪癖,喜欢跟我师父组队的时候装情缘,我们喜欢在旁边配合,愣是唬的别的妹子相信的不要不要的。

早年我曾想过以后找女朋友一定要找玩过剑三的,后来想了想那不过是此前失恋后一时不甘的玩笑话。人这么难看准的事,哪能随意附加上玩过某个游戏这么简单的条件呀。

这里有个一帮会叫墨染花开待流年,如此文艺的名字是我的师父上官无彦起的,其实他并不是一个文艺青年,却是一只酷爱各种打架的咩羊,至今我也不知道他玩的是剑纯还是气纯,于是他就会叫我呆萌徒弟。哦,对的,我是他的开山大徒弟,我的id是我不是阿青。

我加的第一个帮会叫烟尘,帮主是个平胸美少女,当然那是说的当年,现在应该不少女了,胸估计还是平的。时隔多年过去了,我也是历经N多帮会,当过中等帮会的管理,当过大帮会的管理,拿过武王城,起起落落又混迹到小帮会,可我最怀念的还是刚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在烟尘这个帮会的日子。这便是我的剑侠了。

上官师父并不找情缘,因为他在现实世界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女朋友,如果碰到有撩他的妹子会吓得帮会YY都不敢上了,刚认识的时候会特意跟我说:“女孩子不要搞什么千里送,线下活动的话如果没有女生就不要去了。”觉得他在现实世界应该是一枚暖男。作为一只暖男师父,会帮我扛伤害,会骑马带我跟车,会带我跑副本,会拉我去各种地方。所以师父带了我好久,我还是一只不怎么会的小白。

王家卫的电影里有句话叫“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又有一个说法叫从何开始便从何结束。兜兜转转的我又玩回了纯阳,游戏ID从洛归尘,羊美味,又改回了最初的名字:林兮扬。有人言难回首,再回首已是百年身,百年不至于,当五年也不算很短,够发生好多个故事,够有些故事发生个好几回。

有些东西应该值得被记录下来,待过了五年、十年回忆起这段日子,依旧可以忆起这些美好。

虽然我又穷又小气,虽然我手法差脾气暴心态还爆炸,虽然我手底下没有几十上百个帮会成员帮我卖命,虽然我性格差的时候渣到死。

为什么叫这样一个很二的名字,因为是当初阿青安利我玩的这个游戏,于是我的名字就叫我不是阿青,每次团长叫我的时候会说:“阿青,阿青,哦不,我不是阿青,那个我不是阿青......”顿时有一种坑到人的快感,后来知道剑三改一次名字要60块软妹币,就不想改了,是的60块呢,都够我浪剑三一个月的时间了。

说来今年的故事里我还是最喜欢那个叫落樱有雪的丫头,我在这个游戏里名动一方的时候她没玩这个游戏,等我退隐江湖已久,她成了名动江湖的那个人,可还是对最初的人念念不忘。

我记得最开始我租下这间房子的时候,我说这房子还有间卧室,我要不要租出去合住呀,她说那怎么行,到时候我过去怎么办?后来她也没来,也不玩着游戏了。但后来她又回来玩这游戏了,我为此还是非常高兴。

于我而言,我的“三”可能是测字和讲故事。

前不久去成都玩,算是见了我徒弟一面,请她和她奔现了的情缘吃了个饭,看到她把她情缘训成小狗的样子,就莫名的觉得很放心,也突然就觉得徒弟长大了。

最近总有个小姐姐拖着我玩FF14,说别回去玩剑三了。说来我对剑三殊无爱憎,死过那么多亲友情缘后,对游戏里的人剩下的人际关系也殊无爱憎,就是作为一个散心的地方,偶尔无聊了,就回去看看。

今年春天我坐着918路回家的时候,林兮扬这个号既没有限量外观,也没好的装备,但站在扬州街头遇到的那个人也没嫌弃我。后来我既有了限量外观,也有了毕业装备,但我和当时的心还是一样的。

前些年的时候,我很忙,某个人又因为工作和时差每天上线的时间就那么点,说来也是个孤独的人,只不过我孤独在这个小房子里,她孤独在异国他乡,也不知道现在过得好不好。

当然,更多的还是我曾遇到的人们,听过的故事。

今年写的是“空雾渺远雪如樱,又付问道坡前执手江湖心”,说的其实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剑三里炮姐这个体型,不过也经常有人告诉我花羊是官配,现在看来是什么都好,是什么都无所谓。

2014年的时候我写的是“月明天南山映雪,已是万重洋外万里心”,因为那时候我还在西南的山里和一心劝我别玩游戏了安心学习的前辈领导发倔强脾气,我说我待在山里已经很清苦了,再不玩游戏我怎么活?

我新收的徒弟,说是新收但实际上也收了快一年了,就是我在扬州买唱认识的,唱歌是她在这游戏的第三种玩法。

我曾帮一楚姓秀姐测能否再续前缘,她说谢我帮她看开。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今年春天我坐着918路公交车从医学院的后门一路回到家中,打开熟悉的登陆界面,然后看到那个叫“林兮扬”的道长穿着破破烂烂的装备站在我的眼前。

我认识一个叫NONO的女孩子,是纵月的摸宠奇遇党,曾经也是PVE开荒团的主力,现在就每天上线摸个奇遇做个成就,这不是剑侠也不是情缘吧?这算是她的第三种玩法。

但你不会再遇见一个我了,像我这样的这游戏开服以来到关服以后,估计天上地下就这么一个。

我不太爱这个游戏,也不沉迷,我对游戏本就会在玩久之后有种莫名的倦怠,我很早就看穿了虚拟和现实冰冷的分水岭,也知道唯一贯通两者的那条名为“感情”的线的脆弱。我在游戏中遇到过很好的人,也遇到过很坏的人,我自己也曾是很好的人,也曾是很坏的人。

所以我在这个游戏的师父只有一个,我是她贴吧捡回来的徒弟,2012年的冬天我考研失利,她带我去承包了一个25人本,又喊了一个很厉害的亲友带我打竞技场,远比那个坑了我来这游戏又放手不管的同学强一百倍。我师父是个很好的人,虽然曾经有一段时间她误入歧途,好在今年她也结婚生子去了,我这个做徒弟的也算放下了心。

很久很久以来我唯一的徒弟小染,还是我和某个亲友共同的徒弟。她高二的时候就是我的徒弟,现在都大三了,高二的时候因为学业就没玩了,等高考后去了另一个区。我和她一起玩剑三的时间少的可怜,可她一直是我徒弟。

五年前的我还是个大三的学生,是一个初出江湖的小白,带着一股子岁月静好的文青气息,想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散散步,就如今年的春天我又重新登录一样。五年前的我没想过会玩这个游戏,亦如今年的春天我也没想过还要再把这个游戏玩下去。

一个人玩游戏的第一年是热心接受他人帮助的小白,第二年就是热心帮助小白的人,到了第三年恐怕就开始嫌弃小白的碍事,到了第四个年头或许有没有小白都无关紧要,等到了第五年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明明意识手法都已经不如人家,却总是一副老年人的脾气,可能这就是所谓的老江湖吧。

                                                                                                    林兮扬  2017年秋

剑侠情缘三,我在一篇小说中曾向一个叫落樱有雪的丫头说这有个游戏有三种玩法,一个叫做剑侠,一个叫做情缘,一个叫做三。

我玩剑三五年没有一个奇遇,我总说遇到你们呀就是我最好的奇遇,其实我也是你们的奇遇呀。

至于这篇书剑的江湖春只不过是我闲来所作,半篇写于深夜听雨,半篇写于傍晚小饮。

我就不会了,毕竟我师父嫁人了,徒弟恋爱了,帮主失踪了,情缘没了,帮会垮了,亲友散了,招了个打工的还经常拿着钱不认真给我代练。别看人家一口一口叫我老板老板,其实就是觉得我人傻钱多速坑。

但管他高手也好,指挥也罢,小哥哥小姐姐什么都随他去,反正通通在你心中都是不如我的。毕竟只有一个我呀~

我还曾帮一海外的朋友测字,她问我能否和前男友再续前缘,我说不吉,她说现实里找人测了好几次,东方卦象,西方占星,都是同样的结果,没想到游戏里也是。

我刚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是个很和气的人,每天就想着打打小本看看风景,当时的我要是没有亲友带,连大战都不敢和陌生人打,生怕坑了人家。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带偏了去玩了剑侠,到了后来也是不敢和陌生人打本,生怕人家坑了我我一不小心就直接仇杀了。

“三”就是我正在经历的,不要以为是这游戏里总传的当小三这种玩法,我姑且认为三就是除了剑侠或者情缘之外,每个人找到的第三种玩法。

等哪天我真的遇到你了,我就请你吃顿饭,长沙的臭豆腐猪油拌粉,成都的兔头儿脑花,南京的老鸭粉丝汤,合肥的牛肉汤,北京的糕点,广州的早茶,随你吃什么,怎么便宜怎么给我省钱就怎么来。

这便是我不太理解,为什么很多和我同一时期玩游戏A回来的人能拜一些玩的比自己晚但手法比自己好的人为师,我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的,除非对方是个超级无敌可爱美少女我就可以考虑下(误,括弧笑)。老年人的固执总觉得自己的江湖辈分摆在那。毕竟,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你们好多人,尤其是高中生们,好像应该还在玩赛尔号或者摩尔庄园吧。

所以这些人我都忘了,我也只记一个叫落樱有雪的丫头。

当然我也是说说而已,后来好几个玩手游的朋友告诉我,真有暖暖的妹子你未必养得起,光那换衣服的钱就够你受的了,我看了看那衣服的价格,深以为然,还是剑三便宜。

你以后在这个游戏里会遇到很多人,他们有的是竞技场大神,有的是阵营指挥,有的是大野外狗,有的是大帮帮主,有的是阵营女神帮主夫人,有的是特别帅气的小哥哥,有的是唱歌超好听的小姐姐。

傻丫头,你听好了呀。

说来我之前好玩写了一篇小说,叫《温柔的江湖翩然过》,里面的结尾就写到我徒弟丢下老年师父自己和几个年少英俊的侠士出去闯荡了,现实也果不其然。

呸,你这白痴丫头,让你拿酒,干嘛拿个实验室的酒精灯来呀~

我曾帮一生病的花花测字,测她能否大病痊愈再回学校,我说应当无碍,后来果真如此,为此我开心了好几天。

总之,这些个年头来写了太多星月樱雪,明年争取务实点,不写这些。

我的师父有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很喜欢收徒弟,相比之下我懒散到家了。

我还遇到过很多人,他们都有各自的第三种玩法。

本文由金沙棋牌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技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浪在剑三的那些时光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