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兰尼斯特,最后一个受封骑士

第一次出场,就做尽坏事的好处是,已经没办法再坏下去了,那就洗白吧。于是,触底反弹,之后的詹姆这一条线的情节发展,就是漫漫洗白之路。为此,他付出的代价是:一只手,凯岩城的继承权,一个真心倾慕他的布蕾妮,三个孩子的惨死,一个在权欲中渐渐迷失的爱人瑟曦,以及他最爱的提利昂杀死他们“共同”的父亲。

在剧中,詹姆被塑造成了完全为爱痴狂的形象,瑟曦就是他唯一的信念。他再次回到瑟曦身边,为了保护她以及整个兰尼斯特家族。

在人民生活在疯王的残暴统治下,过得水深火热的时候,他拿起长剑,刺向他的王,即使在那之后的岁月里他一直担着弑君者的名号,饱受他人的嘲笑,却从不为此辩解;在作为一名骑士却失去自己最珍贵的右手之后,他选择了坚持活下去,活着回到自己家人身边;赤手空拳,与巨熊战斗,只为保护那个仍坚持着骑士精神的布蕾妮;在所有人都认为是小恶魔杀了乔弗里他的儿子的的时候,为了保护自己的小恶魔,牺牲自己的意愿与老爷子达成协议,偷偷放走弟弟…

当乔佛里死在他面前时,当他回来后知道托曼死去的消息时,当最懂事的弥赛菈在他怀里死去时。詹姆心中的一部分也死了,他的心只剩下了瑟曦。

代价之惨痛,不去赘述。但是,

对于詹姆,有人说他是从第三季开始洗白。其实并不然,从第一季开始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人人都觉得史塔克家是主角,以任何和主角作对的人都是坏人的角度来看待。

经过种种生活的磨练之后,在他策马疾去,直面龙母和她的巨龙的这个瞬间,他终于找回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救赎。

或许是因为从小没有母亲,父亲又过于严厉产生了严重的恋姐情节。为了瑟曦,詹姆可以做一切,他们的命运牢牢地捆在了一起。因为瑟曦,詹姆才成为现在的詹姆。

詹姆的第一次出场,着实不太光彩。七国人人皆知的弑君者,与亲姐乱伦,将年幼的布兰推下高塔,第一次出场就将观众缘败了个干净。

或许提利昂会懂一些,兄弟二人分别以自己的方式救了都城所有人的性命,可没人感激过他们。

这种种行为,无一不是在告诉观众,他一直是那个骄傲的白袍骑士,从未改变过。

即使布蕾妮再不像个女人,一直侮辱自己,他仍愿意冒着风险去救她,最后被砍断了一只手,也毫无怨言。之后,他明明已经离开了赫伦堡,却义无反顾的冲了回去,将她从熊坑里救出。

《权利的游戏》S07E04,这一幕,再一次让我热血沸腾。

在攻打奔流城的时候,他拒绝虐待艾德慕·徒利,用别的方式让对方投降。并善待战俘,绝不用任何方式侮辱他们。

“我就是我,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我”。

但如今活着的所有人中,受过的封的骑士里,没有一个人能比詹姆更有资格称为骑士。

此时,此刻,敬你,真正的骑士——詹姆•兰尼斯特!

詹姆的第一次成长就是为了救布蕾妮不被侮辱而断手,失去了骑士最常用的右手后,他曾经所有的骄傲都泯灭,那曾经被罗伯俘虏都无法磨平的锐气此时也再也不见。

我想说的是,在经过六季的洗白之后,终于,在第七季,这一刻,让我们看到了何谓真正的骑士。

那时的詹姆还年轻,他很疑惑为什么身为骑士要看着女士挨打而无动于衷,他说我们曾发誓保护她不受他人伤害。那个御林铁卫却说国王除外。

在经过长达一年之久的等待之后,《权利的游戏》终于开播了。而最新更新的第四集,除了带给我视觉上的震撼之外,还有更多的感动。当龙母骑着巨龙大杀四方,兰尼斯特的军队被火焰冲的七零八落死伤无数,当我以为詹姆要独自一人狼狈逃离,而他却持着长矛,骑着战马,怀揣一腔孤勇,抱定誓死的决心冲向巨龙的时候,我终于有机会,重新理解英雄的含义。

在书中,詹姆与瑟曦开始决裂,是因为提利昂说瑟曦在他不在的时候到处乱搞。在剧中,詹姆和瑟曦更加团结的在一起,为了兰尼斯特的未来,也为了不再失去自己的所爱。

其实并不然,詹姆对布蕾妮更多的是一种知己的感情,两个人都深受世人误解和嘲笑,都有颗金子般的心。在之前,布蕾妮因为弑君者的名声而嘲笑詹姆,詹姆则嘲笑布蕾妮的大个子。

在书中,詹姆找到了自己的路,想要重新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在剧中,詹姆不再那么傲慢自负,他开始多用脑子代替武力进行思考。

詹姆的叔叔一直看不上这对姐弟,他知道他们乱伦的关系,企图将瑟曦赶走,让詹姆做个合格的御林铁卫。他宠爱詹姆完全是因为泰温的缘故,其实比起詹姆,他更喜欢提利昂。

有人说为什么詹姆不把杀了疯王的真相告知与众。其实詹姆自己也解释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固执的奈德不可能相信他任何的话。他也知道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事。

这个出生在七大王国最有钱家族的王子,最年轻的天才骑士,全维斯洛特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有着绝美帅气的外表,又有着强大的武力值。

就像第一季第一集里,老首相死去后,瑟曦担心她们的事情被人知道,詹姆却说没有关系,那我就杀了所有人,只剩下我们。

对于詹姆而言,身边尽是看他不爽又拿他无可奈何之人。

詹姆从小就是凯岩城的骄傲。他有着非凡的英俊美貌,又骁勇善战。十三岁时获得团体比武冠军,十五岁受封成为骑士并成为最年轻的御林铁卫。这样的他,早就声名远扬,虏获了全国少女的芳心。但他丝毫不为所动,因为他最爱的只有姐姐瑟曦。这个和他有着相同外貌,从娘胎里就在一起的女人。

不仅是对于女性,对于他人,詹姆都抱有着骑士的尊重和怜悯。在书中,曾经不止一次提到詹姆对手下士兵和侍从是多么的好。他以独特的人格魅力让兰尼斯特的士兵们都对他尊重而又热爱,愿意为他付出生命。

在詹姆心中,除了瑟曦外,最重要的就是家族。

但詹姆除了瑟曦外,再也没有过别的女人。即使全国的女人都抢着想被他上,脱光了衣服的女人上他的床,詹姆都不为所动。

傲慢是詹姆的保护伞,正如在第二季他逃到泰温的兵营里时,泰温对他的评价一样。

如果说,詹姆在书和剧中第一次成长是被砍断手后,那么第二次成长就是在泰温死后。那时的詹姆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再无靠山,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詹姆深知这一点,他也爱着叔叔,但他却不能依靠叔叔。

第一次《卡斯梅特的雨季》这首歌出现在詹姆的配乐中,也出现在片尾曲里,就是詹姆回到赫伦堡跳熊坑救布蕾妮。

对世人的冷嘲热讽毫不在乎,对弑君者这个不光彩的名号毫不在乎,对流言蜚语毫不在乎。世人对他的误解太多,他知道自己无法争辩,那就随它而去。反正自己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御林铁卫,有着强大的家世和背景。

于是,他开始破罐破摔,以傲慢为保护,让自己显得并不在乎别人的话语,更不屑于与任何人争辩。

第一次成长,詹姆找回了自己儿时的梦想,让迷茫的内心不再迷茫,他找回了属于自己的骑士精神。也让詹姆第一次直视自己的内心。

如果说瑟曦和提利昂让世人知道兰尼斯特有债必还。

有人说詹姆也爱布蕾妮。

虽然是敌对家族,但为了之前承诺给已故的凯瑟琳的誓言,他将泰温送他的,世间稀有的瓦雷利亚钢剑赠给了布蕾妮。让她去替自己寻找珊莎和艾莉亚。即使珊莎曾被怀疑是杀害自己儿子乔佛里的凶手。他仍让布蕾妮代替自己完成誓言,并将剑起名为守誓者。

剧中,瑟曦想要用残忍的方式报复荆棘夫人奥莲娜,詹姆违抗她用了种最体面的方式让这个传奇的女人结束生命。即使最后奥莲娜告诉他,乔佛里是自己杀的,他也只是离开并未作出其它举动。

是布蕾妮一直鼓励着他,支持着他,让他找回了曾经的骄傲,不再破罐破摔。也让詹姆第一次敞开心扉,将弑君的真相坦白。

听我怒吼。

《冰与火之歌》中的骑士们说来也很讽刺,那些冠与骑士头衔,自以为很有名誉的人往往做尽坏事。猎狗、布蕾妮这样的未受封的骑士,巴利斯坦这样被驱逐的骑士,以及詹姆这样被世人唾骂的骑士,却谨遵骑士精神。

在经历了断手,丧父,失子的三次打击后,詹姆也完成了三次成长。

在书里,他会提醒自己的侍从要对妓女好一些,温柔一些,像对待自己的妻子一样对待她。在疯王殴打皇后的时候,他在门口按耐不住想要进去保护皇后,却被另一个御林铁卫拦住。

即使在提利昂杀了泰温,在书中詹姆的POV中,他还会时不时的想起自己的弟弟。得到了新的侍从后,会觉得这么爱看书的侍从要是给提利昂正好。他是如此的爱自己的弟弟,爱到可以违抗瑟曦,可以选择脱下荣誉的白袍,听从父亲的安排。即使那是他一直反抗的安排。

作为一名骑士,詹姆可以忍受骂名保护全城的百姓不被疯王的野火所吞噬,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和最爱的父亲。

知子莫若父,正如泰温所说,他的傲慢是为了让人觉得他对什么都毫不在乎,但其实他做不到不在乎,如果真的做到的话就不需要用傲慢来掩饰。

是布蕾妮,让已经自暴自弃的詹姆又重新成为了那个顽强无畏又保护弱小的骑士。那一次《卡斯梅特的雨季》预示着这头雄狮已经苏醒。

这是詹姆在剧中的第三次成长,这次成长的代价是惨痛的。他越来越认不清自己的姐姐,却越来越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在他离去后,响起的又是那首卡斯梅特的雨季作为结尾曲。与兰尼斯特家作对的家族终将付出代价,从此之后,提利尔家的大厅将如雷耶斯家族一样,只剩下空旷的大厅。

对于从小想要成为亚瑟·戴恩一样伟大骑士的詹姆,命运在此时却和他开了个玩笑。让他不得已打破神圣的誓言,亲手毁灭自己发誓要保护之人。

奈德代表的是大多数人对詹姆的误解,他们嘲笑他,讽刺他,一次次的以没有荣誉感来侮辱他,甚至说他不配做骑士。

虽然剧中他也开始对瑟曦产生怀疑,但是对她的爱让他无所畏惧。即使四周都是敌人,即使没人支持他的爱情,即使世人都唾骂他毫无荣誉,詹姆也高傲的握紧长剑战斗。

高傲的他不愿意向世人低头,更不愿意向奈德低头。

第三次成长,詹姆终于知道了自己的无能为力,他开始前所未有的冷静,展现出不输给提利昂的智慧。因为他是仅存的兰尼斯特。(提利昂和瑟曦身上已无兰尼斯特家徽。)

在世人眼中,詹姆毫无荣誉可言,但他却是全剧中最有荣誉感的受封骑士。

这个时候的詹姆是一个被感情冲昏头脑的人,为了爱情,为了保全自己和瑟曦,他将布兰推下了塔。这成为了他一生的污点,也是很多人讨厌他的原因。

在第一季中,奈德刚到红堡时,詹姆曾向他示好,说看着你父亲和哥哥被烧死,我也难过。可低情商的奈德却说,但你什么都没做。

所有他想要保护的东西都死了,只剩下唯一的姐姐,和那个自己不知该恨还是该爱的弟弟。

他敬仰那些充满荣誉感的人,比如一直很讨厌他的奈德,又或者是同命相怜受尽世人冷眼的布蕾妮。

收复鸦树城时,詹姆独自一人来到领主的房间,对年纪已高的领主说你不用跪下,我会对外面说你已经跪过了。

忠诚于一个毁灭人民的王,还是杀掉王拯救人民。

第一季第一集,詹姆刚出场的时候并不讨喜,在这集末尾将布兰推下塔后,被很多人厌恶,被定位了一个空有其表,有勇无谋又傲慢的反派角色。

但他并不想成为泰温那样冷血无情的人。

雄狮泰温是所有兰尼斯特的靠山,他的铁血冷酷是兰尼斯特的保障。詹姆虽然叛逆,也一直用心做个好儿子,认真聆听泰温的教诲,尊敬而又惧怕他的父亲。在国王的命令前,仍旧不肯去伤害父亲。

但是当这两条冲突的时候又该如何是好。

泰温最了解詹姆,他尽一切努力想将詹姆培养成自己的继承人。毕竟除了过度的仁慈与冲动外,詹姆无可挑剔。虽然詹姆反抗着,但他知道父亲就是自己的靠山,有了他在自己才会一直安全,从来没有想过泰温会倒下。

但他明明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王子啊,明明曾有着比谁都光辉的未来。

而当两个人有了深入接触后,布蕾妮知道了詹姆是为了救全城的人才迫不得已杀了疯王,詹姆也了解到布蕾妮的内心。两个人可以说是同类相惜,但又知道如果各为其主的话,战场上也将毫不留情。(虽然我也觉得布蕾妮可能也喜欢詹姆。)

第二次成长,詹姆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世界上已经无人可以依靠。他能够依靠的仅仅是自己。

在书中,詹姆回到了红堡之后,翻着属于历届御林铁卫队长的书,决定自己来书写自己的人生。那是詹姆第一次有了脱离瑟曦的自我意识,他要成为自己,不再受世人影响,也不再受任何人控制。

也预示詹姆正变成了另一个泰温。

对待三个孩子,詹姆并没有什么真实感,毕竟他只能以舅舅的身份看着他们成长。但是不管是作为家人还是御林铁卫,他都要保护他们。

他对自己一直处于弱势的弟弟提利昂宠爱有加,会照顾他的感受,会主动为他找妓女让他开心。在得知提利昂被凯瑟琳逮捕后,他袭击了奈德,用兰尼斯特的方式让他放了提利昂。

雄狮永不低头,永远无畏。

因为布蕾妮,詹姆完成了一次质的成长,这也是在书和剧中,他的第一次成长。

他厌恶那些真正没有荣誉之人,比如佛雷家以及攸伦·葛雷乔伊。

不管世人如何说他,他仍旧傲然的挺立着,谁让他是一头雄狮。

那个不小心成为微笑骑士的少年,依旧想做亚瑟·戴恩。

虽然他的悲剧也是注定的,因为他的命运与瑟曦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注定他会杀了瑟曦,又或者为瑟曦而死。

在他心中只有瑟曦,对其余的女人只有尊重。

当这个问题摆在面前时,詹姆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因此背负了一生的骂名。没人知道他之后是如何杀掉全城的火术士,也没人知道他救了所有人却被他救的所唾骂时的心情。

忠诚、保护弱小,是骑士精神中最重要的两条。

从小恶魔投奔了龙女后,在瑟曦脱下了象征着狮子家的红色长袍时,这首沉重又威严的乐曲只为詹姆响起。预示着只有他还是一个兰尼斯特,继承了雄狮作风的兰尼斯特。

(PS:还是多生孩子好,史塔克家死了俩还剩四个,提利尔家死了俩就绝了后。史塔克家其实可以比着死孩子,反正你们死仨基本上就绝种了,我们还剩三个呢!真正的种族强劲指的就是史塔克家这种能生的吧。)

那么真正的家族箴言则是由詹姆来实践。

虽然詹姆嘴欠,但他对待女性的态度却是整个冰与火之歌故事中少数的绅士派。

不知有多少人发现,那首象征着兰尼斯特家的《卡斯梅特的雨季》现在只为一个人响起。

詹姆有着充足的傲慢资本。但这些都不是他真正傲慢的原因。

本文由金沙棋牌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产品检测,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后一个兰尼斯特,最后一个受封骑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