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听惊雷

村上的写作方式,近乎车间流水线的工人工作一样,写长篇小说,每天规定自己写出十页稿纸,每页四百字,每天大概写上个五小时,如打考勤卡一样规律。对于他来说,每天写十页原稿,既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非常淡然。

“小说家这个人种看起来有很多缺点,但对于有人进入自己的地盘,确是落落大方,十分宽容。”

首先,对于写小说这件事,村上彻底打破了世人对艺术家如何进行创作的臆想---没有风花雪月,没有随性而为,也不像林夕说的是上帝握着你的手在写作,好似灵感来了,自己也控制不了。

每个人都能写小说,只要手头上有一支笔和一个本子都能写,并不一定要科班出身,修读文学专业,接受专业训练。拿村上春树自己来说,虽说他毕业早稻田大学电影戏剧专业,但由于时代原因,他在学校也几乎没学到什么东西,随手提笔一写,第一部小说《且听风吟》就获得了《群像》杂志新人奖。

在这个过程中,你看见了哪些风景,没人分享;历经了哪些艰辛,没人安慰。这期间的一切,只能由作家一个人默默承担。需要的不仅是能力、耐力,还有持久力,想要成为职业作家,持久力是必不可少。今天灵感来了,写上几页,明天没有灵感了,就不写。

村上春树在文中谈到:

村上说,所谓创作,直观说,就是有一种自然的欲求和冲动,渴望将这种自由的心情、这份不受束缚的喜悦原汁原味地传达给众人,所以在写作的时候,“我是自由的”。这应该是每一个文艺创作者都有过的体会,不管他是用什么方式进行创作,严谨自律也好、率性而为也好,大抵是有表达的能力和冲动,才走上创作这条道路的。

对村上君来说,答案是肯定的。村上君在这章谈到:

四十岁的村上春树决定去美国像新人一样重新出道

文学圈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会因为一个新锐作家的出现,就使在文学圈“奋战”多年的作家失业。

写作是一个人的朝圣


当然,村上自己也承认,三十年可是漫长的岁月,要至死不渝地坚持一个习惯,还是需要相当努力的。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呢?是因为他时时在告诫自己,跑步对于自己的人生来说,“是无论如何非做不可的事”。

写小说好比摔跤,跳上擂台容易,要在擂台上长时间屹立不倒却并非易事。进入写小说这个圈子,不算难事,写出一两部优秀的作品也不算难事,但要是能一直在这个圈子里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去,是一件特别艰难的事。很少有人能像村上春树那样在文学圈子里坚持了三十多年,写了那么多的优秀作品,获了那么多的文学大奖。

第一件处是在村上四十几岁的时候,当时正值日本泡沫经济时代,钱多得到处都是,已经是知名作家的村上,在那样的环境中,想要过得比较舒适是非常容易的。然而,他却认为这对于年届四十的他来说这不是个好事,人心浮动、整个社会闹哄哄浮躁不安,开口句句不离钱,待在这种地方,会把自己宠坏。

“诚然,对他们(坚持长年累月写作的作家)的每部作品会有个人好恶,但我觉得一是一,二是二,这些人能成为职业作家活跃二三十年,或者说存活下来,并有一定数量的读者,身上必定具备小说家优秀而坚实的内核。那就是非写小说不可的内在驱动力,以及支撑长期孤独劳作的强韧耐力。或许可以说,这就是职业小说家的资质和资格。”

村上选择的办法是每天跑步或者游泳一个小时,并且一不小心,在接下来成为职业作家的三十年的时间里,一直把这个习惯坚持下来了,甚至还写了一本书,叫做《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第一章读书笔记

除了工作方式,村上还认为,写小说这份工作,是彻底的个人体力劳动。当你开始伏案写作的时候,就意味着开始一个人的长途跋涉,就像那款《风之旅人》的游戏,在无边无际的大漠里行进,去一座最高的山朝圣。

拥有坚韧不拔的品格对于任何一件事来说都很重要,跑步如此,写小说如此,做其他事亦如此。

谨以《星际穿越》结尾表达对村上先生无上的崇敬

小说家不仅需要拥有一定的思考能力,修养和知识,更重要的是要有恒心,有毅力,要日复一日的做着精细的活,这就好比一个人拿着镊子日复一日的在玻璃瓶中制作精密的船舶模型。写小说要有长远的眼光,要有坚持不懈创作热情和决心。

于是决定开拓新的疆域,尝试新的可能性---来到美国,像新人一样,重新出道。把自己是“日本知名之家”的身份束之高阁,与美国作家站在一个擂台上,“去海外打拼一番”。

小说家是宽容的人**种?**

村上认为跑步对于自己的人生来说,是无论如何非做不可的事情

之所以说小说家是宽容的人种,原因之一,新人不会使有资历的作家丢掉饭碗;原因之二,要想取得小说家的资格,就必须得长期坚持不懈的一直写下去,优秀的小说家都清楚,想要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对于做到这一点的人来说,作家们都会欢迎他加入到作家的行列。所以村上春树才会欢迎他们跳上擂台。

我们想看到的波澜壮阔没有,意气风发也没有,老成持重指点江山也没有,但是有两个地方,还是在这平静的表面下,让我们感受到了村上职业生涯的激动人心处。

第二处,就是在全书结尾,村上总结了截至目前为止职业生涯取得的成就之后,认为自己仍然是一个发展中的作家,还有无限的发展余地。至于这个余地在哪里?

She’s out there, setting up camp,alone, in a strangegalaxy. Maybe right now she’s settling in for the long nap, by the light of ournew sun, in our new home.

但是真正成为职业作家,所谓职业,就是以此为生,一生的工作时间都进行文学创作,最后剩下来的少之又少,原因无他,就是缺少持久且自律的训练。

他说:“首先,我在日本构筑起了作家的立足点,然后把目光转向海外,扩大了读者层面。今后我大概会走进自己的内心世界,在那里展开更深远的探索。那里对我来说将成为新的未知的大地,恐怕也将是最后的疆域。”(毕竟已年过六十,所以是最后的疆域啊)

“能否顺利开拓这片疆域?我心里也没底。然后又要重复前言了:能把某个目标当作旗号高高举起,总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不问年龄几何,不问身在何地。”

村上春树的书桌

村上的这本书,充满着日本的“工匠精神”,不论什么事情,只要认准了要去做,就数十年如一日地埋头苦干,精益求精。几乎看不到情绪的波澜,千言万语皆化作行动。你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名满世界、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候选人在自述自己的职业生涯。

方法是平淡无奇的,你可以套用在任何你认为的枯燥的职业上面---工程师、精算师、医生、研究人员等等,却没想到文艺创作也需要这么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如果不能随性而为,我们为什么要看小说、听音乐、欣赏绘画呢?我们要的就是现实生活中没有的自由和激情啊。

所以,整个看下来,支撑村上一直站在职业作家擂台上的无非是两件事:一是三十年如一日地有规律地写作;二是坚持跑步锻炼身体,以获得职业作家需要的持久力。

村上春树先生写了一本书叫《我的职业是小说家》,阐述了自己对于小说家这个职业的一些认识。

持久力的来源在哪里呢,在村上看来,非常简单,就是基础的体力。想要集中心力,搭建一个故事,需要非同寻常的体力,在年轻的时候还不算困难。随着中年的到来,体力逐渐衰弱,爆发力逐渐下降,持续力也逐渐减退。为了维持持久力,需要持续不断地作出人为的努力。

村上上述一番话,是一个埋头苦干的工匠难得地表露自己的豪情壮志。说这句话的时候,村上已经年过六十,屹立文坛三十余年不倒,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形容实在是逼格不够,谨以我最喜欢的科幻片《星际穿越》的结尾表达无上的崇敬。

文坛偶有天才,但更多的是昙花一现的人物,想在写作这个擂台上坚持下去,一定不能缺乏持久力。

本文由金沙棋牌游戏官方网站发布于产品检测,转载请注明出处:于无声处听惊雷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