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战役战争 > 凌烟阁故事之李孝恭——王爷的喜与悲(中)

凌烟阁故事之李孝恭——王爷的喜与悲(中)

时间:2019-12-19 12:17

隋朝著作佐郎陆从典、通事舍人颜愍楚,以及后来李渊派去招降的散骑常侍段确,都被朱粲吃过。

土匪辅公祏,一个从内到外弥漫着不和谐的人。当好兄弟(“刎颈之交”)杜伏威成为江淮地区事实上的一把手之后,辅公祏总是有意无意地占去杜伏威的风头。而风头正旺的杜伏威一时没拿捏得住,暗暗派养子王雄诞、阚棱夺去了辅公祏的兵权,气愤不过的辅公祏直接撂挑子走人,找昔日挚友、山中隐士左游仙探讨人生去了。

岭南平定之后,整个长江流域划入大唐版图,李孝恭终于静下心来,做了点自己擅长做的事——开置屯田,创立铜冶,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一系列风雨之后,“二果”中的一个修成正“果”,而另一个则在深度的自我保护中,开始发酸变软,并最终枯萎凋落。

在唐军北、西、南三面夹击之下,辅公祏似乎只有一条出路:跳海。海里没有金钱、身份、地位、女人,他为什么要跳?

变回来?老婆、孩子、热炕头,哪能说变就变!

上一篇   凌烟阁故事之长孙无忌——用生命守护(下)

水连油都变不了,怎么可能变成血?但迷信笼罩下的现场还是普遍认为,这是一种不祥之兆。


上一篇 凌烟阁故事之长孙无忌——用生命守护(下)

风里来雨里去了几年,该享受享受了,李孝恭将自己的别墅装修成了碉堡,该加粗的地方加粗,加厚的地方加厚,并设置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他想在昔日隋炀帝杨广享受过的地方,长久地、安全地享受下去。

当然,最高决策权,仍由你李孝恭行使。

李孝恭没有将叔父的“招慰”精神贯彻到底,而是稍稍做了点变动,修了一字,添两个字:招携以礼。

下一篇 杜如晦(上)

一千多年以后,一位现实主义作家也重走了这段水路,之后他告诉世人,即使采用现代化的交通工具,至少也得走三天。

于是李渊给李世民下达了军事计划:以长安为中心,西部、北部、东部,都由你来负责,争取几年之内,让大唐管辖的国土面积翻上几番。

小插曲之后,李孝恭大手一挥,命令水军直趋九江,同时令岭南道大使李靖带领广、桂等州的投诚部队开赴宣州前线,令怀州总管黄君汉集结于亳州,令齐州总管李世勣取道淮水。

李靖是谁?李孝恭表示不太了解,只听说他坐过牢。

文|大唐遗少

图片 1

可不幸的是,他的宏图瞬间被一个野蛮子撕碎:开州贼首冉肇则攻击夔州,李孝恭率兵迎战,结果大败。

萧铣,一个没落的梁朝后裔,被一些好事者簇拥着,从七品的县令自动升级到了无品的皇帝,然后趁着隋朝土崩瓦解之际,侵吞了东至九江、南至越南、西至三峡、北至汉水的广袤领土,一时称霸南国。

虽然经过反复审查,没有一条证据支撑李孝恭谋反的罪名,但李孝恭还是被罢了扬州大都督的官,降级成宗正卿。什么叫宗正卿?就是宗正寺的最高长官。什么是宗正寺?就是管管李氏皇族琐碎的内部事务,守守皇族陵庙。

于是人质们纷纷各就各位。

夹缝中求生存的朱粲一族最终被李孝恭一举捕获,对于朱粲接下来的命运,几乎没什么悬念。

他们一离开,老奸巨猾的辅公祏、左游仙便立即停止研究人生,开始研究正事儿。公元623年,经过周密计划,辅公祏勒死了杜伏威忠诚的革命卫士、军事奇才兼社会白痴王雄诞,随后称帝于丹阳,国号宋。坐上皇位之后辅公祏在阴谋专家左游仙的辅佐之下,准备反攻大唐。

李靖立即开始泄气:文士弘不是酒囊饭袋,不会轻轻一捅便稀里哗啦,况且文士弘现在属于“哀兵”,出于求生的本能,革命热情往往很高。不如等上一等,让他凉下来,再择机歼灭。

将侄子们遍历一番之后,李渊做出决定:李世民虽不是三头六臂,可当前形势下,也只能当三头六臂用。


李孝恭回到荆州不久又官升一级,被任命为襄州道行台尚书右仆射,作为中南战区的最高指挥官,李孝恭要求李靖,在恰当的时机,前去岭南地区,抚慰当地民众。

温文尔雅的李孝恭一踏上了巴蜀的土地,立即做了一个简单动作,这一动作竟然让巴蜀人为之疯狂,三十余州寻日间纷纷归附!

说完之后,杜伏威带着自己那张乌鸦嘴与爱子阚棱,一起离开了老巢。

在萧铣人头落地的那一刻,李渊正将一幅图画铺展开来,他问李孝恭,画中描绘了你带领将士们攻取江陵的英明尚武形象,满不满意?

什么动作这么厉害,大力金刚掌还是北冥神功?都不是。

但这又能怎样?

可文士弘忘记了一件事:哀兵必胜。

李渊很清楚,太原起兵以来大大小小进行的十几次战争,一再印证了“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一千古名训。但自己坐上了皇位,受制于身份限制,已无法自由驰骋疆场;大儿子李建成作为太子,也不能“轻举妄动”;二儿子李世民倒是很能打,可他没有三头六臂;四儿子李元吉只能做配菜,做不了主勺。至于其他儿子,似乎可以忽略。

李孝恭淡定无比:我们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们担什么惊,受什么怕?辅公祏恶贯满盈,我们讨伐他是替天行道!你们看见没,今天这血就是辅公祏的血,咱现在要喝了它!说完之后一饮而尽。大家看不到血的点滴踪影后,心平静了许多。

角色逆转之后,冷静冷静的李靖,趁着梁军被胜利冲昏头脑之际,带着“哀兵”果断出击,斩杀大量敌军,并缴获400余艘战船。文士弘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便仓皇逃跑,李靖一路猛追,在百里洲滩头,又当众扒了文士弘一层皮,文士弘从此消失。

但也就是一时。

正当李孝恭带领南方人民兴高采烈地憧憬未来时,一种不和谐的声音在江淮一带突然爆发。

按照李孝恭的设想,趁着部队士气高昂,要一鼓作气,直接将清江对岸的文士弘击垮,随后一路向东,攻击空虚一片的江陵城。

李孝恭胃口豁然大开,信心爆棚,东部战场一安静,立即将目光投向了东南部的萧铣(萧皇后的远房堂侄)政权。就在一年以前,此人竟然派大将杨道生入侵峡州,主动向大唐挑衅。虽然最终被峡州刺史许绍(李渊同窗)击败,但对于李孝恭来说,被人找上门来的感觉,着实令人不舒服。

下一篇 杜如晦(上)

接到命令后,李孝恭立即开始建造船只,并日夜训练水军,为什么要训练水军?因为长江就如同一把宝剑,自梁朝前心扎进,从后背透出,要攻占位于江畔的梁都江陵,水路是最好选择。

有人已经提出具体操作:坑之(活埋)。

文|大唐遗少

统一认识之后,李孝恭带领数万大军长驱直入,直扑江陵城。城中的萧铣感受到了来自上游的阵阵寒流,他望了一眼守城的几千嫡系,开始进行军事总动员——他要把四十万已经变成农民的士兵们,再重新变回来。

纵观唐代整个建政过程,完成领土统一的手段不外乎两种,一种是征讨,一种是招抚。如果是征讨,就派行军总管(或元帅)过去直接打,如果是招抚,就派招慰大使过去直接谈。

上一篇 王爷的喜与悲(中)

江陵城中寒风瑟瑟,城外热情似火。萧铣经过漫长的等待,与短暂的思考之后,向李孝恭举手投降,随后被押往京都。

李孝恭凭借着他的招携以礼,怀远以德,征服了后照蚕丛的子孙。

初步估算了一下,自618年至624年,李孝恭作为一位王爷,为大唐贡献的领土面积,是同一时期李世民的三倍以上。

文|大唐遗少

李虎——李蔚——李安——李孝恭。

李渊得知消息后异常震怒:现在孝恭治理南方井井有条,可泼皮辅公祏竟跳起来窜杆子上猴耍,他以为天高皇帝远?孝恭,命你为行军大元帅,给我灭了这猴子!这次李靖、李世勣、黄君汉、张镇州、卢祖尚全归你指挥!——你本人能不能打不要紧,将几个能征善战且个性十足的人收拢在一起,搓成一股绳勒死敌人,也算你本事!

李孝恭听到叔父的话语后,信心倍增,使劲把腰杆子,挺了又挺。

只能碰碰运气。

公元640年,在一番花天酒地之后,李孝恭暴毙于街头。三年之后, 李孝恭由曾经的一个人,变成了凌烟阁内的一幅画,一幅紧挨着长孙无忌的画。

因此,临走之前,得先抓几个人质。

于是很快,一道圣旨下给了文职干部李孝恭(李渊堂侄)。让他将左光禄大夫的官帽子先取下来,将山南(今秦岭以南)招慰大使的官帽子戴上。

不过在后来的玄武门之变中,李孝恭谁也没支撑(他也没有能力支撑),这一聪明做法为他的寿命延长了十四年——在李世民看来,没有支撑名正言顺的太子李建成,其实就是在帮他。

战斗结束后,李孝恭终于开始面对现实,他开展了自我批评,并进行了深度总结,最后结论是:李靖没来,跟着感觉走;李靖来了,跟着李靖走。

南方的巴蜀之地向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千百年来,得关中只能偏安一隅,得汉中与巴蜀,方可觊觎天下。自己既然准备觊觎天下,就不能不先经营巴蜀。可派谁去呢?

辅公祏死了,和辅公祏有关的两个人——杜伏威与阚棱也死了。

若干天以后,长安城内。

文|大唐遗少

辅公祏带着过头的自信,在自己熟悉的土地上,真与李孝恭周旋了近一年,但最终还是李孝恭以摧枯拉朽之势,把辅公祏原有的豪情雨打风吹去,最终落魄中的辅公祏被当地农民将扭送到了丹阳故地。而此时的李孝恭,则早早地站在了为辅公祏设置好的断头台边。

不缺了!李靖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打工的。你作为家族公司的代言人,主要任务不是想这些,也不是只经营巴蜀,而是要经营整个南方!

公元618年,隋太上皇杨广在江都(今扬州)死去之后,远在长安的隋恭帝杨侑将皇位“禅让”给了李渊。李渊一坐上皇位,立即放眼未来,准备四面出击。


必须声明,这不算走后门!

那南部呢?

酒喝多了就渴,李孝恭立即命令左右,赶快取水来!手下忙取水过来,这时水却无端变成了血(命取水,忽变为血)。

满意,不过还缺少一个人,李孝恭实事求是。

李孝恭带来的不是“慰”,而是“携”。“慰”使人忧伤,“携”才会带来期望。淳朴良善的巴蜀人民等来的不是豺狼,而是阿礼郎。

尽管在辅公祏刚一造反时,杜伏威便在李渊面前苦痛流涕地解释,辅公祏纯属个人行为;尽管阚棱在此次平定辅公祏之战中立下汗马功劳,但李孝恭仍然上奏他的叔父,有证据证明,杜伏威与辅公祏是暗中勾结的,阚棱则想暗里造反。(几年之后,李世民登基称帝,知道当年杜伏威与阚棱受人诬陷,便为两人平了反)。

自夏至唐,全国的政治中心几乎全部分布于北方区域,岭南地区属于传统上偏远地带,对于当地人来说,只要生活安闲顺心,谁当皇帝都一样。于是一通抚慰下来,又有四十九州归降。

然后将赦罪放人的宣传单撒向敌区,结果是——书檄所至,相继降款。

辅公祏觉得李孝恭只不过凭借着李靖、李世勣两个牛人来支持门面,而他自己除了左游仙、冯惠亮两大牛人之外,还对江南一亩三分地了如指掌,足够凭借着有利地形与李孝恭周旋个一年半载,未来形势一旦变化,不一定鹿死谁手!

李渊表示同意,任命李孝恭为夔州总管,为了稳妥起见,准备将在洛阳战场上崭露头角的李靖借调过去,与李孝恭一起平定萧铣。

对于这一人中败类,兽中正禽,哪能简单教训?直接灭了他!李渊指示李孝恭,立即东征,会同山南抚慰使马元规、宣州刺史周超、邓州刺史吕子藏一起,围歼吃人狂魔朱粲!

杜伏威感到如释重负,开始寻求政治靠山,一番比较之后,义无反顾地投入大唐怀抱。李渊很高兴,许以高官,要将他召入京都。杜伏威走立刻任之前,对着家里的王雄诞一通嘱咐:辅公祏尽管被我们一铁锅拍出去很远,但依据多年的交往经验,他很有可能还会回来。

上一篇    李孝恭(上)

一千四百年前,在北方大地上,生长有一棵李子树。它迎朝霞、吞雨露、汲山岳之精、饮川泽之华,根深叶茂,枝繁果累。

文|大唐遗少


李虎——李昞——李渊——李世民;

但卸磨杀驴、兔死狗烹的命运正悄悄来临,不久以后,李渊将李孝恭紧急召唤到京都,对他进行了歇斯底里的批评,并严重警告他,趁早收起谋反的念头!

从山南招慰大使到荆湘道行军总管,从文质彬彬到武不善作,李孝恭用了三年时间,他无比激动,准备放开拳脚,大展宏图。


李世民登基以后,有感于李孝恭曾经的功劳,与当前的堕落(李孝恭降职以后,开始喜欢美酒与女人),既感叹,又感恩,于是拜李孝恭为礼部尚书。

你先凉快去!具有最高决策权的李孝恭终于爆发,他命令李靖在后方看家,自己则亲率大军与文士弘交战,并很快失利。

朱粲真吃人?真吃,不但他吃,他的众多手下都吃,每攻取一座城池,将所有的妇女儿童搜集起来,先挑好吃的吃,吃不完的带上路当干粮。

指令一下达,李孝恭激昂中拍了桌子,小的们,拿酒来!先喝它个豪情万丈。

文士弘打败了李孝恭,大喜过望,开始纵兵游行,疯抢唐军的作战物资。

征讨意味着强大,招抚意味着要装得很强大。

上一篇 王爷的喜与悲(中)

失利的李孝恭很快接到了李渊紧急发来的通知:鉴于李靖前一阶段在洛阳战场中突出表现,出于稳妥可靠方面的考虑,建议将具体的军事指挥权交给李靖(“三军之任,一以委靖”)。

李孝恭,凌烟阁廿四功臣排名第二。

我要谋反?怎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原来现实与浪漫之间,只差一个“二”。


歼灭辅公祏之后,李渊赏赐给李孝恭一栋超级别墅、两个歌舞团、七百个下人、一个东南道行台尚书左仆射(后改拜扬州大都督)。

公元620年,李孝恭上奏皇帝:萧铣政权虽然貌似强大,实已分崩离析。内部割据严重,各自为政。萧铣作为大梁皇帝,在缺乏有效集权手段的情况下,竟让四十万部队马放南山,解甲归田,他想用这种方式削弱手下将领的势力,结果却适得其反。种种迹象表明,攻取萧铣的时机已经成熟。

牛刀小试之后的李孝恭向远在长安的李渊汇报:巴蜀已经被阶段性搞定,东方却忽然冒出一个异端,顶着个吃米的名字,竟干着吃人的勾当,需要教训一下。

李孝恭很清楚,走这条水道,难比登天。万一自己一去不复返,辛苦经营起来的巴蜀,可能会被当地几个“聪明人”侵吞。

只要让我们大步流星走康庄大道,巴蜀这片土地姓杨还是姓李,有那么重要吗?

李孝恭打算带领军队自夔州穿三峡,千里奔袭,直取江陵。可要完成这完美一击,“鬼”都发愁。


心情复杂的李孝恭带着他的超级副手李靖,以及两千多艘战船从夷陵出发,一路势如破竹,连克荆门、宜都二镇之后,直抵“水色清明十丈,人见其清澄”的清江江畔。

打着大唐的旗号,去巴蜀走走,能吓住几个就算几个吧,反正带兵打仗也不是你强项——李渊没说出来,李孝恭却猜得出来。

上一篇   李孝恭(上)

李世民与李孝恭是“长”在同一棵李子树上的两个奇异果,李虎是他们共同的根。

解决了后顾之忧的李孝恭又迎来好消息,叔父李渊下诏,任命他为荆湘道行军总管,水陆十二支攻梁部队,他是总司令。

他想告诉叔父,想吓唬住巴蜀人,比走蜀道都难。

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李孝恭将巴蜀地区的众多政治精英喊来吃酒,并酒后吐真言:现在职位空缺严重,工资多到没人领,你们的孩子个个是“精中之精”,赶紧过来填补,先来先得!

李渊考虑完儿子们之后,开始考虑侄子们——李渊始终认为,无论如何,都不能将军事领导权交给家族以外的人。

正当李孝恭带领南方人民兴高采烈地憧憬未来时,一种不和谐的声音在江淮一带突然爆发。


幸亏传说中的李靖及时赶到,用一种极其完美的方式斩杀冉肇则,解了夔州之围。

随着日月推移,在这棵结满果子的树上,有两个硕大无比的“奇异果”,显得出类拔萃,光彩夺目。

一百多年以后,一位浪漫主义诗人从奉节(即夔州)的白帝城出发,重走这段水路之后,写下了“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万一谈不拢怎么办?那就接着谈。

文|大唐遗少

让李孝恭做山南招慰大使,而不是山南道行军总管,李渊显然经过了深入思考。

但李孝恭告诉众人,现在战线的东面全是敌人的地盘,活埋了他,谁还愿意过来投降?(岂有来降者乎?)在一片争议声中,李孝恭放走了朱粲 (朱粲后来被李世民诛杀于洛水河畔)。

若觉得人手不足,可以把李道宗与李道玄(均为李渊堂侄)配给过去。

迦楼罗王是印度的一种“神鸟”,相传为佛教祖师爷如来的舅舅金翅大鹏雕(饮鸩止渴的“鸩”)。出生于安徽亳州的吃人魔王朱粲,自称迦楼罗王,就是想来个大鹏展翅,吃尽天下可吃之人。

上一篇:【文学文娱】《天龙八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