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战役战争 > 北宋功臣收复河湟与熙河开边:最后竟拱手相让

北宋功臣收复河湟与熙河开边:最后竟拱手相让

时间:2019-12-19 14:29

要说让宋神宗切齿痛恨的两个对象,无疑一个是辽,一个就是西夏,但相比较而言,恐怕恨西夏还要更甚一点。因为宋辽恩怨已久,又签订了澶渊之盟,已经百余年没有大干架了。再退一步说,连太祖、太宗那样厉害的人物,都拿辽国没有办法,子孙收不回幽云十六州,多少还是说得过去的。不过,西夏就完全不同了。

北宋英宗治平四年正月,英宗驾崩,神宗即位。当时,北宋政府积贫积弱,面临着严重的内忧外患。神宗皇帝即位时,年方二十,“励精图治,将大有为 ......雪数世之耻”。 因此,他在即位的第三年就果断地起用早负盛名的王安石,任命他为参知政事,着手改革变法,以改变北宋王朝逸豫因循、贫弱不振的现状,实现富国强兵的愿望。正是在这一变法图强的形势下,王韶向朝廷提出了他的《平戎策》三篇,详论取西夏之略。

​奸诈狡猾的李元昊,是生生从宋代的疆域内叛离出去的。宋仁宗景祐五年(1038年),李元昊公然称帝,建立大夏国,史称“西夏”(当时只有300万人口)。大意了!宋朝方面虽然迅速做出了反应,断“邦交”,停互市,发动大军讨伐,并且最终逼得西夏国主李元昊削去了帝号,但宋夏对峙的局面也就此形成。

王韶 北宋名将。字子纯。江州德安人。嘉祐进士。足智多谋,富于韬略。初任新安主簿,后为建昌军司理参军。考试制科不中,即游历陕西,采访边境之风土民情,曾自费到甘肃青海一带游历,有意识地收集、采访边事,深入西番羌族不毛之地,实地考察,认真访问,反复分析。在游历中,他感悟到对付西夏是个长期艰苦的工作。返回京城后,他把自己的想法、观点,系统为一种策略。其大意认为:

在此后的岁月里,宋辽保持相对和平,而宋夏却总是发生各种摩擦。更令人气恼的是,以大宋代繁荣之经济、百万之兵众,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西夏国,这就岂止是可恨了,简直就是可耻!

“西夏可以攻取。要想攻取西夏,理当先收复河、湟二州之地,这样夏人就有腹背受敌之忧。夏人近年攻打青唐,未能攻下,万一攻打下来,它必定会挥兵南下,大肆掠夺秦、渭二州,牧马于兰、会之地,切断古渭交通,征服南山的落后的羌人,西面构筑武胜城,时常派兵骚扰洮、河,那么陇、蜀各郡就都会受到威胁,瞎征兄弟他们能自保吗?就目前情况来看,口角氏子孙中,只有董毡稍能自立,瞎征、欺巴温等人,他们的势力范围都不超过一二百里,这么弱的势力能与西夏人抗衡吗?武威以南到洮、河、兰、鄯,都是过去汉朝所辖的郡县,所谓湟中、浩亹、大小榆、枹罕等地,土地肥沃,很适合羌人各部生存。所幸的是现在各羌分裂,互不统属,正好将他们割裂开来,各个击破。一旦各部都臣服了,口角氏敢不归顺吗?口角氏归顺了,那么河西李氏就成为我掌中之物了。再说口角氏子孙中,瞎征的势力相对来说比较大,羌人各部都畏惧他,如果招抚他后,让他驻扎在武胜或者渭源城,以纠合宗党,统治部族,习用汉人之法,到那时夏人虽然强大,而不为咱统治的也不过只有延州李士彬、环州慕恩罢了。如此行事,则对大宋有肘腋之助,而又可以使夏人各部相互孤立,不能连结在一起,这理当算是上策了。”

事情拖延到宋神宗朝,终于发生了转机。熙宁元年(1068年),刚刚登上帝位的宋神宗,踌躇满志,决定一扫前朝烟尘。他任用王安石,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变法运动。同时,一个叫王韶的文臣将领出现在了神宗面前,他系统地向神宗皇帝阐述了拓边西北的战略。

由于《平戎策》既正确分析了熙河地区吐蕃势力的状况,更提出了解决北宋统治者最急迫的西夏问题的策略,其目的和宋神宗、王安石变法派“改易更革”的政治主张相一致,因此得到北宋代廷的高度重视和采纳,王韶被任命为秦凤路经略司机宜文字之职,主持开拓熙河之事务。从此以一文人出掌军事,担负起了收复河湟的任务。

欧洲杯投注平台 ,​王韶拓边西北的战略集中在《平戎策》这三篇策论里面,其中最主要的思想是:“欲取西夏,先复河湟”。王韶说,西夏是可以摆平的,不过在摆平西夏以前,应该先搞定河煌地区的吐蕃部族。这样就等于断了西夏的右臂,“河西李氏在吾股掌中矣”。

熙宁四年春夏间,王韶首先招抚了青唐地区一个最大的吐蕃部落,其部落酋豪俞龙珂“率所属十二万口内附。”宋神宗为其赐名包顺,使其世守岷州。在此影响下,附近一些较小的部落,相继归附北宋的又有近二十万口。北宋所辖疆土,因此而拓展了一千二百里。

吐蕃,这个名字宋神宗不会不熟悉。它是位于青藏地区的番人地盘。虽然汉唐以来,中原王朝都对他们采取了羁縻政策,其实是不大看得起的。北宋立国初年,宋太宗的态度也是不去管他:“吐蕃言语不通,衣服异制,朕常以禽兽畜之”,暂且“置于度外,存而勿论”。

熙宁五年5月,宋筑古渭寨为通远军,任命王韶为知军事。王韶到任以后,积极操练军队,准备进军。7月, 王韶在渭源堡筑城,进兵至抹邦山,与吐蕃蒙罗角、抹耳和水巴等族对垒。宋军居高临下,吐蕃兵士翻上宋营,王韶身先士卒,指挥宋军奋勇迎击,大败蕃兵, 焚其庐帐,洮西震动。木征渡过洮河来援,吐蕃余众复集。王韶命令别将在竹牛岭南虚张声势,自己亲率一支军队奇袭武胜军,建为镇洮军。不久王韶又打败木征亲军,招抚其部落二十余帐。10月,北宋政府改镇洮军为熙州,并以熙、河、洮、岷州、通远军为一路,任命王韶为经略安抚使,兼知熙州。

​不过,吐蕃人的战斗力还是很惊人的,特别是在唃厮啰政权兴起以后。1035年,李元昊就曾经兴兵去打过吐蕃,企图一举将之消灭,结果反而被打得屁滚尿流。不过,唃厮啰死后,吐蕃好像又不行了。

熙宁六年,王韶进驻康乐寨,开通饷道。2月, 王韶一举攻克河州,4月, 攻占诃诺木藏城和香子城,8月,穿越露骨山,南入洮州境内。 其间道路狭隘崎岖,骑马难行,宋军每天要多次下马,方能通过险途。木征乘王韶行军作战的机会,再次入据河州,并亲率人马追击宋军。王韶不畏艰险,奋力作战,打败了木征,再次平定了河州叛乱。9月,吐蕃岷州首领木令征听到河州已定, 遂主动举城归宋。宕、叠三州的吐蕃部落也相继归附。此次出征,王韶前后行军五十四天,跋涉一万八千里路,平定五州之地,招抚吐蕃诸部无数。自宕州临江寨北达安乡关,幅员二千里。这次胜利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弥漫于北宋王朝的因循苟安、逸豫懈怠的政治空 气,为改革派赢得了极大的政治声誉。王韶也因此而升任左谏议大夫、端明殿学士。

是的,王韶对神宗说,正是因为吐蕃不行了,大宋才要收了他们。因为如果大宋不收,这个地方必然会被李元昊收走,到时候就真的麻烦大了。更重要的是,东北、西北的马场都被辽和西夏占据,如果再失去河煌地区的马场,大宋就彻底没有战马来源了,这将是极为致命的缺陷。所以,河煌必须收归大宋的版图。

另外,在北宋王朝中,王安石则是王韶开拓熙河的积极而又坚定的支撑者。王安石深切了解,王韶不仅谋略过人,而且指挥作战也很勇敢,是一个敢于思考,敢于革新的难得人才。因此,他才敢于把进取河湟的任务交付给王韶;但是,王安石又看到王韶“内则 为大臣所沮,外则为将帅所坏”,所以一遇问题,他就力排众议,为王韶辩白。在此其间,他不但和反对王韶用事的大臣反复辩论,而且为了替王韶辩明和澄清一些问题,还特地给神宗皇帝写了一道奏章。这间接反映了王安石变法的心力交瘁:y连用个人的决定权都木有,还有反复争取,可想而知其它方面王安石还要操多少心......

​王韶的观点彻底说服了神宗皇帝,神宗决定派他去担任“秦凤路经略机宜文字”(相当于军事参谋),专门负责收复河煌地区。然而秦凤路的经略使(最高长官)却并不买账,多亏了王安石的全力支撑,在换掉了三任经略使后,又特设中央直属的兆河安抚司,让王韶任最高长官,这才确保了拓边西北的计划能得以贯彻实施。

在开拓熙河的过程中,王韶采取招抚、征讨、屯田、兴商、办学相结合的战略方针,取得了“凿空开边”的重大胜利。期间,“用兵有机略”,“每战必捷”。熙河之役,拓边二千余里,收复熙、河、洮、岷、叠、宕六州,恢复了安史之乱前由中原王朝控制这一地区的局面。并生擒木征,送往京师。熙河之役的胜利,“是北宋王朝在结束了十国割据局面之后,八十年来所取得的一次最大的军事胜利。”对于饱受外患的北宋是极大的鼓舞,使宋对西夏形成了包围之势,达到了使西夏“有腹背受敌之忧”的战略目标。

1072年,王韶的拓地计划取得了重大进展。当地的吐蕃军被打得大败而逃,王韶占领河煌要地武胜军。于是神宗就地设立熙和路,王韶被升任为熙和路经略安抚使。第二年,王韶又率大军出击,转战五十多天,陆续攻下了河、岷、洮、叠、宕五州,至此,拓边战争结束,宋代收复河煌地区的“汉唐旧疆”两千余里,实现了对西夏的战略包夹。

北宋功臣收复河湟与熙河开边:最后竟拱手相让。王韶经略熙河,具有重大的意义,可归纳如下:首先,王韶主持的开拓熙河的工作,乃是北宋政府以宋神宗、王安石为首的变法运动的一个胜利,是对保守派的一次有力的打击。经略熙河,招抚吐蕃各部族的成功,使宋代对西夏形成了包围之势,从而实现了王韶所预想的,使西夏“有腹背受敌之忧”的战略目标,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边疆各族人民,使其免受西夏统治集团的侵扰和掠夺。市易司的设置及其实践活动,更为新法创造了新的经验,增添了新的内容。

​接下来就是对西夏的大举进攻了。元丰五年(1082年),宋代五路大军伐夏,谁知却在永乐城遭到了惨败(出个赵括式的人物:徐禧)。经此一役,前功尽弃,宋神宗也终于经受不住失败的连翻打击而郁愤而亡。

其次,王韶经略熙河以前,甘肃以及青海地区的吐蕃诸部四分五裂,互不相属,不仅受到外部武力的威胁,而且内部各部族之间常年争战不休,严重地影响着各族人民的生活和社会经济的发展。王韶招抚吐蕃各部族,使之归于北宋王朝统一政权的保护之下,减少了内耗和战争,而北宋政府设置的营田司、市易司和蕃汉学等经济学问机构,客观上促进了甘肃以及青海地区各民族的团结与融和,促进了社会安定和经济学问的发展。

总体上看,从熙河开边的成果来说,宋代收复了河湟要地,实现了战略意图,是胜了。但从包夹西夏的结果来说,由于任人错误,终致功败垂成,又是败了。宋代就在这胜败交替之中,总是拿西夏无可奈何。直到再过几年后,宋哲宗时期的两次平夏城之战,章楶击破西夏四十万大军,打散了西夏筋骨,宋代这才算是彻底赢得了对西夏的优势。这多少也算是熙河开边一番努力的余泽。

最后,由于熙河之役的成功,被西夏的掠夺战争而阻断的丝绸之路,也可以畅通起来了。

可惜的是,王安石下台后,司马光上台,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竟然为了“让西夏不再扰边”,把好不容易收复的河湟地区又拱手相让!!!对,你没看错,是拱手相让,在下只能无奈的呵呵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20150325村上问答之「是的 人生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