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战役战争 > 全世界最难装修的办公室

全世界最难装修的办公室

时间:2019-12-19 12:23

图片 1

8月3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将改头换面的椭圆形办公室介绍给公众。面对这个更复杂的办公室,各界纷纷发表意见。他们都看到了什么?

图片 2

作者:龚进辉

引荐阅读

图片 3

今天下午,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老罗)现身企鹅问答回答网友提问,在回答“如何将iPhone用户转化成锤子用户”这一问题时,他坦言iPhone用户是全世界用户里最难转化的,但锤子正朝这个方向努力。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金

骨盆骶骨肿瘤,曾一度被称作外科医生不敢碰触的禁区:因为肿瘤紧贴着肾脏、坐骨神经、髂动静脉等重要脏器和大血管。要在这个部位动刀子,一般人不敢。

老罗表示,锤子在资本市场被看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用户人群与iPhone高度重叠,旗舰机用户很大比例由iPhone转化而来,但尴尬之处在于,苹果用户忠诚度高,只要iPhone迭代时不出大毛病,销量不成问题,这让锤子等其他手机厂商郁闷不已。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但是他,偏偏不信邪,用了15年时间干出了一条“保命又保肢”的生路。他,便是郭卫,被业界誉为骨肿瘤手术的“亚洲第一刀”。

在老罗看来,做出手机并不难,但真正吸引用户且将其留住则非常难。拥有出色体验的Smartisan OS是锤子一块金字招牌,如果从专业角度和用户角度去评测,300项指标至少有60%碾压iPhone,但不足以说服用户放弃iPhone转而投入锤子怀抱。

四月裂帛

要说中国有哪个学科的影响力在世界医学领域名列前茅,骨肿瘤绝对是其中之一。造就这一影响力的,正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肿瘤科主任 —— 郭卫教授。

老罗分析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用户在卖场选购手机时通常是轻描淡写地体验,不可能做到深度体验,深度体验需要试用2到3周,因此无法切身体会到Smartisan OS的细节拿捏和产品优势,从iPhone转化到锤子的意愿自然不高。当然,一旦用户被锤子成功吸引,使用后粘性会很高。

8月31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对伊作战行动“结束”。是条大资讯,但身处椭圆形办公室的记者们,此时却琢磨起另一些细节——地毯不复是布什的“光芒万丈”了;扶手椅从蓝黄条纹变成了棕色;出现了一个现代感极强的咖啡桌……

他曾说过一句很霸气的话:“不占领制高点,很多事情做着就没有意义。”

二是计算平台竞争异常残酷,这才是iPhone难以被取代的根本原因。老罗认为,2007年iPhone诞生时手机巨头林立,但最终在市场胜出,原因在于其比竞争对手好300%、500%,从而颠覆现有行业格局。因此,尽管今天锤子比苹果好60%、70%,但不足以改变命运,至少好300%才有可能。

没错,经过十余日的装修,办公室终于驱走了小布什的气味,改姓“奥巴马”。这应该正是总统想要的:“面对传统,更为现代的姿态。”历史学家、《总统的房子》一书作者威廉·西尔说。

15年时间,郭卫突破了手术禁区,解决了骨盆骶骨肿瘤切除、重建的世界性难题。他,被誉为骨盆骶骨肿瘤手术第一人。

至于锤子能否在手机触控交互上比iPhone好300%,老罗表示不确定,但正朝这个方向努力。随后,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想要成为伟大的公司,必须要在下一代平台颠覆和转换的时期抢先胜出,否则永远是行业老二。换言之,即便锤子等手机玩家的产品比iPhone出色300%,也顶多发展成小iPhone,颠覆iPhone市场优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椭圆形办公厅是美国总统日常办公和会见来宾的地方,根据白宫官方网站的介绍,“建筑风格是巴洛克、新古典主义和乔治亚传统的,是美国人和全世界人民心目中总统的力量和权威的象征。”

郭卫常说:“能工巧匠是干出来的。”

“我们必须到下一代计算平台的时候才有希望,这个道理像在PC和MAC的战争中,iPhone输给了微软,乔布斯一直到死没有一天不努力,MAC就是打不过PC,输了就是输了。”老罗表示,无论是PC还是手机,这一代输了只能到下一代计算平台上再谋取胜利。

世界注目的一个办公室。改装它需兼顾民族感情与个人特色、公务特征与怀柔气质,还不要被人看出政治意图,谈何容易!

年近花甲,他依旧一周五天、每天坚持六七个小时地站在手术台旁。纵使拿下了诸多第一,他却从未真正满意。

这也就解释了老罗治下的锤子做手机心态一直很好,既承认iPhone的强大,iPhone是个值得敬畏的对手,但也不妄自菲薄,未来锤子仍有机会。正如马云所言,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当2009年1月奥巴马在一片清冷的经济氛围中入驻办公室时,他没有改变前任总统小布什的布置。两个月后,他在白宫接待一群银行家,指出,他仍在使用那块弄脏了的地毯,请对方表达同样的“自制力和责任感”。

“荣誉不重要,重要的是成就感。”郭卫说,“你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事儿,好多不治之症被我们治愈了,好多本该截肢的患者,被我们保下来了,这种感觉,特别好!”

做个小调查,你是否愿意放弃苹果,转而将锤子产品当作主力机型?

但贴着时髦先生的标签,奥巴马哪肯闲着。过去18个月里,在加利福尼亚室内设计师迈克尔·史密斯的协助下,奥巴马小心翼翼、循序渐进,将个人偏好带进这个拥有75年历史的房间。座椅背后的相片换成自己的家庭照,比布什的更私密;四件当代印第安艺术家打造的陶器,换下壁橱内布什的装饰性瓷盘;然后,退回安顿近8年的丘吉尔青铜半身像,换上马丁·路德·金的雕像;墙上布什老家得克萨斯州的油画风景,自然也挪走了。

1

如今,从马萨诸塞州度假归来,奥巴马看到了一个改头换面的椭圆形办公室。这是18个月以来,最彻底的一次改装。

郭卫教授脾气冲,尽人皆知。

从肯尼迪开始

“那就这样了?”门诊上,一位患者家属面对郭卫停掉化疗治疗的决定,很不客气地问道。

现代一些建筑评论家如迪耶·萨迪奇,认为空间安排和政治权力之间存在某种关联。椭圆形本身是一种相对民主的建筑形式,而总统椅子背后面南的三扇巨大窗户,通向不同办公室的四扇门,更显得这是一个动线灵活、自由开放的地方。

郭卫一听,直接怼了回去:“难道明知是‘毒药’还用?”

天花板边缘装饰的精致的雕塑,中心铭刻的总统印章,则表明了椭圆形办公室的另一重含义:权威。

曾有不讲理的患者家属在他门诊上拍桌子,他直接拍了回去:“如果你觉得大夫是弱势群体就肆无忌惮,那就是开玩笑!”

并不是所有总统都那么在意办公室是否体现自己的个性。“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窗帘和室内装潢迎来了艾森豪威尔,后者继续使用它;然后,艾森豪威尔用他的高尔夫球隔板打上了自己的印记。”威廉·西尔说,直到肯尼迪施政,总统才好好考虑椭圆形办公室的装饰问题。这也与媒介传播以及总统本身的明星化有关。众所周知,肯尼迪正是利用电视媒体,让尼克松在1960年的第一次电视辩论中相形见绌,其就职典礼,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通过彩色电视直播。

郭卫深知自己的脾气,但凡是觉得不合理的事情,他从不留情。而一个实干型的医生却与他这副脾气相得益彰。

最近才被奥巴马换掉的Gunlock高背椅,就是肯尼迪特别定制。那时还有一张著名的照片,肯尼迪的儿子约翰正躲在爸爸的办公桌后向外偷看,它所传递的,正是一种“年轻、重视家庭”的信息。

郭卫的手术,通常固定在七号手术间。看过他手术的人都知道,手速极快,绝不拖泥带水。

办公室形状特殊,加之布满窗户和门,空间变化非常有限。于此间腾转挪移,通常都是在家具、地毯、挂画等方面做文章。

一台骨盆肿瘤切除内固定手术,台上的女孩年仅22岁,正值花季时光,骨盆的重建质量,关乎她今后数十年的生存。

1993年,比尔·克林顿来了,他看到老布什的遗留:米色的毯子,暗红的椅子。47岁的少壮派,春风得意,坚决要与前任划清界限:把那浅色的地毯换成大片幽蓝,蓝得如同暗夜,连国徽也被那种蓝色所包围。沙发是白底红色细条纹,靠垫是深红色,窗帘是金色——一个饱满的空间。

当天的手术由于肿瘤位置复杂,需要从前后路一起操作,中间需要给患者变换两次体位,因此需要准备的器械和辅料包自然不少,单单基础骨科器械就需要8包,平均每个包中50件器械,再加上重建所需,用到的器械多达上百种。

克林顿在任八年,白发多了不少,地毯却始终是蓝色,其间不过是换成另一种稍浅的蓝而已。

能同时hold这么多器械,并且能配合郭主任的,显然对助手和护士的要求会极高。在同行看来,这些人的技术早已非常娴熟,但即便这样,不论是肌肉牵拉的方向、止血钳发出的动静,都会触动郭教授“大发雷霆”的点。实话实说,做郭卫的助手,是一件“压力山大”的事情。

到了小布什,夫人劳拉设计的辐射图案的地毯,取代了那种突兀的蓝。这布满办公室的图案,从中心喷薄而出,光芒耀人——布什不止一次说,这让他想到日出时的快乐,“如果你们有机会走进椭圆形办公室,只要一看地毯,就会知道我是个乐观的人。”——倒也符合他那种憨嗒嗒的乐观主义和自我中心。布什的根据地是得州、中部和南部地区,选择夫人设计的地毯,政治上十分讨巧:重家庭的概念,正符合主要票仓农民和保守人士的趣味。

“再慢点!血管神经都在那儿呢!”“那边先按着,不做就先按着!”“夹,夹钳子得有个响儿!”“给我纱垫儿!再来一个!放上!绑!这个要快,怎么慢慢吞吞的!”……

奥巴马化改造

“手术时间越长,出血越多,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儿!所以你想快点,同时希望助手特别理解你的思路,配合好。”郭卫事后对笔者解释。

对于那些喜欢将克林顿与奥巴马相比的人,相同点在于——设计师霍克史密斯说,同样是在克林顿到葡萄园岛度假时,她将办公室整饬一新。

图片 4

白宫称,奥巴马那小麦色的地毯,来自克林顿所用地毯同一厂家。密歇根州的Scott Group of Grand Rapids,制作并捐赠了这一中心绘有国徽、更为低调的地毯,其中使用了25%的再利用羊毛。

↑ 骨肿瘤的手术,用到的器械多达上百种,是所有手术中最多的。这不仅是脑力劳动,更是繁重的体力劳动,术中敲、拧、凿、锯,都需要很大的力量。“目前来讲,我们科里扳手腕大部分人掰不过我。”郭主任半开玩笑地说。

媒体津津乐道于,这块地毯的边缘,印上了富兰克林·罗斯福、马丁·路德·金、亚伯拉罕·林肯、约翰·肯尼迪和西奥多·罗斯福五位的名言。这一形式,恰恰呼应了马丁·路德·金那句话:“道德宇宙的弧线是漫长的,但始终归向正义”。

十多公分的肿瘤,在无影灯的照射下,被一步步地剥离、切除。24℃的手术室里,郭卫的额头布满汗珠。“背给我!”他转过头,迅速在助手消毒服上的擦了一下,眼神却丝毫不离病人。

有一些元素,自椭圆形办公室建成以来从未改变,如大理石壁炉架、天花板上的总统印章,以及办公桌背后的两面旗帜。有一些是前任或者更前任的遗留,如林肯和华盛顿的肖像。布什那张洋溢贵气的黄色锦缎沙发,被奥巴马换成了棕色、由棉和天鹅绒两种材质做成的沙发。沙发前摆放着纽约家具设计师罗曼·托马斯设计的云母咖啡桌,非常现代,桌上放置的也不再是排列有序的鲜花,而是一盘新鲜的iPhone。

剥离之后便是重建。用钉棒固定两端没有切掉的髂骨,形成一个跟教堂一样的拱形结构,随后用一个异体骨顶住劲儿,相当于起到房梁的作用。4根棒,10个钉子,一个异体骨,锯、削、敲、凿、拧,郭卫手上的动作行云流水,短短几个步骤,半骨盆就被干净利落地重建了起来。

引起大家讨论的正是这些:沙发是否过于随意,未能体现办公室的肃穆?咖啡桌是否过于现代,与其他物件格格不入?那些熟悉的红色、白色和蓝色都去哪儿了?

“这跟做木匠有点相似,怎么样把它做得既符合力学原理又美观。”郭卫开玩笑说:“应该让咱们骨科的大夫都去学学木匠。”

主持此次重装的史密斯,45岁,曾经为如新闻集团前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皮特、明星辛迪·克劳馥等在内的名流服务。装修公开后,他一直保持沉默。威廉·西尔则说新办公室让他感觉宁静,他认为现在比原来实用很多。

而配合郭主任的医生、护士,短的磨合了数月,长的已经磨合了几年,对于他手术中的坏脾气已是见怪不怪。

“之前的风格更传统、更安分守己,而新办公室更具风格、更复杂。”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心理学教授萨姆·高斯林认为,这显示新主人更具个性,对新经验更开放。“新旧两个办公室都很好客,显示他们都很外向。”

“主任对每台手术,都非常非常追求完美。”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骨肿瘤科副主任医师杨毅已在这里工作了17年之久,他一语道破了郭卫急脾气背后的初衷。

还有一些,真是难识庐山真面目。你认得出,那棕色皮革包裹的扶手椅,还是布什和奥巴马谈话时坐过的那两个吗?以前,它是清爽的黄色蓝色相间的条纹布。

拿组配式假体的置换来说,一般一厘米的误差在患者愈后是看不出来的,郭卫却要将这个误差控制在5毫米之内;一般骨科医生做手术需要佩戴护目镜,郭卫却从来不用,他说看得清、手术过程顺利才是最重要的。

嗅出政治味道

“手术不能唬弄!要追求完美!一定要做到自己满意!”每天晚上,郭卫都会将这一天做过的手术在心里复盘一遍,思索哪个细节还可以做得更加完美,这个习惯至今不曾改变。“都是奔着我来的,我给收进来,肯定要尽最大努力去做。”

《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采访的多位人士都认为,奥巴马的这个办公室是“中立的”。华盛顿室内设计师、曾为副总统切尼设计住所的弗兰克·巴布·兰道夫说它“很漂亮”,“让人感觉轻松……我被那种中立状态震撼了。你的目光被引向旗子,然后是椭圆形的窗以及窗外。你不再在室内逡巡,向着红色、白色或蓝色致敬。”

2

看看奥巴马,或者说史密斯,如何艰难地平衡这个办公室的倾向:小心翼翼地将前任具标志性的红色、蓝色镶嵌入这个灰褐色的空间——靠垫和灯座的蓝,沙发上织入的棉丝;前任使用过的金色锦缎窗帘也保持原样。椅子依然用政治味十足的“坚毅号”,这是维多利亚女王送给拉瑟福德·海斯的礼物,由一艘被美国捕鲸船解救的英国海军军舰部件制成。除约翰逊、尼克松和福特,海斯以来的每一任总统都使用这张桌子。

骨盆骶骨肿瘤,曾一度被称作外科医生不敢碰触的禁区。在“生死存亡”之际,郭卫一头扎进了这个禁区,并成功上演了逆境突围。

“它想在一座联邦建筑中显得更现代。”纽约室内设计师、国宾馆布莱尔楼的设计者马里奥·布亚塔说。《建筑月刊》新任主编玛格丽特·罗素也感觉,此次设计表明奥巴马是“一个当代的总统,一脚踩在过去,一脚踩在未来……它让人感觉是一个温暖和好客的空间”。

曾有一位骨科医生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两类手术我不敢碰,一是脊柱侧弯,二是骨盆骶骨,前者怕做瘫,后者怕做死。这其中的缘由是:一方面,是因为骶骨肿瘤位置深,不易被发现,发现时往往已十分巨大。在密布血管脏器的盆腔里,把肿瘤切干净本就十分困难,比这更难的是无法遏制的出血问题。动辄一两万毫升的出血令很多人望而却步。另一方面,则是术后100%的复发率。

由于美国的选举制度,总统及一家的私人兴趣都会被敏感的人们嗅出政治火药味,更何况是总统办公室改头换面?奥巴马渴望将自己亲民、朝气、勇毅的印记打上白宫,政客和媒体呢?有些读解得更深:“新沙发在纽约定制,但是那些织物——织着红色、白色和蓝色线的浅棕色棉布,是从宾夕法尼亚来的。也许这是巧合,但是纽约有31张选举人票,宾州有21张。”《华尔街日报》调侃说。

就是这么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郭卫生生把它啃下来了,因为不做就得“死”。

1993年,郭卫博士毕业,并入职北大人民医院骨科,1996年赴美国著名的肿瘤医院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进修,1998年回国,2002年郭卫接手骨肿瘤科时,病区一共27张床,随时都有10张床空着。这是郭卫的性格所不能容忍的。

作为一个地道的山东汉子,郭卫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就连年轻时跟人喝酒,一桌十几人,他也一定要把所有人喝趴下才罢休。他笑言:“其实喝第一没啥好处,但就是要喝第一。没办法,这东西克服不了。”

生死关头面前,郭卫想,科室要生存、要发展,就得做“突围”。“别人干不了得事,我们来干。越有挑战性,越要去干。攻下来就‘活’了,攻不下来就得‘死’。”

此后,郭卫带领科室的医生们,决定攻克骶骨骨盆肿瘤这一难题。经过反复研究和动物实验,找到了手术操作的要点和难点,手术终于得以开展。每做完一例手术,由于放心不下患者,他总是亲自守在病房,连续几天不回家。

郭卫当年暗下决心:3年,当不好这个科主任,就辞职!

图片 5

15年时间,郭卫将骨盆骶骨肿瘤手术做到了世界第一。骨盆年手术量250余例,骶骨年手术量300例,累计完成骨盆骶骨手术近3000例。“这个数量肯定是全世界最高了。我们做了全世界最难的手术。”说起这一点,郭卫教授难掩骄傲,“美国一些知名中心,100年以来的病例数,和咱们十年的病例数差不多!。”

郭卫这种跟自己较真的劲儿,为无数恶性骨肿瘤患者带来了最后的一道希望:“截肢,去了好几个医院都说要截肢,只有郭主任给了我们最后一道光亮”;“切了半个骨盆,您看我现在走的多好,上楼、下楼、跑步,啥也不耽误。”术后的病人大多如此描述着自己的病情。

2013年7月,郭卫作为欧洲骨肿瘤年会特邀嘉宾,在大会上主讲了两个题目。不少欧美同行听过他的演讲后竖起了大拇指:中国医生真的很出色!

3

后路全骶骨切除,是郭卫教授开创的诸多手术术式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它将手术时间从48小时下降到了4个小时,使骨盆骶骨肿瘤手术得以规模化开展。

无法遏制出血,是当年摆在郭卫和团队眼前的第一个难题。骨盆骶骨不像四肢,特殊的手术部位令止血带无从着力。郭卫想到,老师徐万鹏教授手术时,曾经用消过毒的鞋带系在腹主动脉上,以达到止血的目的。以此为契机,郭卫在2005年将腹主动脉球囊应用到了骨盆骶骨手术中,低位阻断腹主动脉,使得术中出血从10000ml大幅降低到2000ml。

出血问题解决后,下一个难点就是肿瘤的分离。正如上文所提过的,盆腔内重要脏器血管神经密布,需要对解剖结构谙熟于心,才能将肿瘤安全分离。

图片 6

↑ 曾有业内人士评价郭卫“脑子里就有导航仪”,对于盆腔里面的“线路”很清楚,血管在哪儿,神经在哪儿,大刀阔斧往里进,没有犹疑。

在熟知解剖结构的基础上,郭卫首次提出了骶骨肿瘤的外科分区及手术入路、骶骨神经源性肿瘤的外科分型及切除方法。2007年,郭卫完成了第一例Ⅰ期前后路联合全骶骨切除。

随着手术例数的增多,技术日渐成熟,郭卫渐渐觉得,一台手术十几个小时,实在太慢了!尤其在中国病人这么多的环境下。继而,他开始思考,能不能将手术切口从三个减少到一个?

这便是“单纯后路全骶骨切除”的开端。

一个切口解决全骶骨切除,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全后路切除,需要从病人后方截断骶髂关节,但问题是,脏器血管全在前面,稍有不慎,就是可怕的大出血。因而没人敢从后面截。

“我本来也不敢干,但脑子里忍不住总想这事,有什么办法能做成呢?”既然从外向里截骨,会损伤血管,那从里向外截不就安全了吗?郭卫想到了骨科截肢手术常用到的“线锯”。将线锯从血管和髂骨的缝隙中掏进去,不就能从里向外截骨了吗?但如何能保证放线锯的时候不拉伤血管呢?郭卫用了一根最最简单的塑料管,用它把线锯导进去,最大程度保护血管。

全世界最难装修的办公室。2012年开始,“单纯后路全骶骨切除”成为现实,手术时间从十几个小时逐渐减少到4个小时。“这个数字是全世界最快的,我们一年能做美国人10年的手术量。”郭卫自豪地说。

郭卫说:“手术术式的演变,都是实战经验催生的。你在手术时,不断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不断想这个方法不太满意,有没有更好的?到现在也不能说是很满意。”

2011年,郭卫设计了后路半侧骶骨的切除。“骶骨只被肿瘤波及了一半,另外一半没事,如果能保留半侧,能解决很多问题。”该术式一经提出,立即得到了国际上同行的认可,并接到了美国著名医学杂志Cliu Drthop Relat Res的约稿,在国际上首次发表了矢状位半侧骶骨切除术式,为该领域弥补了一项空白。

4

学医对于郭卫来说,实际上是一个美丽的意外,时间久了,他却发现,自己“特别适合学医,特别适合做骨肿瘤大夫”。创造力,给了这份适合一个强有力的理由。

郭卫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正好赶上学问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年轻时,他干过木匠、做过钳工。

学木匠时,本来试用期是半年,他仅用3个月就转正了;干了仅一年,他亲手打了一套家具,给姐姐做嫁妆。师傅夸他“悟性好”。在青岛圆珠笔厂做工人时,他很快就做到了厂子里的第一高工——模具工人,一个月21块钱工资,郭卫至今记得清清楚楚。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郭卫感觉到,当工人到头了,再在厂子里做下去没什么前途。上大学成了他的此时唯一的执念。

机缘巧合,他考上了青岛医学院。入了这道门,郭卫可说是一门心思扎了进去。生活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医学。当住院医时,他几乎钳子不离手,上厕所时都会拿根线练打结。直至今日,郭卫依旧保持着这份专注,或许正因如此,灵感总会源源不断地造访他。

或许正因如此,灵感总会随时随地“造访”郭卫。无论在飞机上,还是候机厅,郭教授常常有了思路随手就画,据说他还曾经在飞机的垃圾袋背面画过设计图。他的办公桌上,随手就能找到新的假体设计图;手机备忘录里,五个月记录了30多个突发奇想。

图片 7

↑ 郭卫教授的办公桌上随手都能发现他随手勾画的设计图,两张印有医院title的纸张,还有一张他已经记不起来源的白纸。

图片 8

↑ 胫骨三叶草柄3D打印、国产可延长关节的研制开发、单纯后路半侧骶骨切除术、盆骨置换后臀肌的保留、核磁测肌群脂肪化程度、前路钢板设计……这些是郭卫随手记录在手机备忘录里灵感和问题。

“我有时候会突然想到很多东西,都是即兴的想法,这是前路钢板……有时候想法不一定对,但也需要记录下来。”郭卫说,“我这人有个特点,想到一个事,必须立即干,不犹豫。”

双齿轮半骨盆假体就是郭卫在周末去外地开会时突然想到的主意,周一他就联系厂家商讨产品的可行性,仅一个月,想法就变成了现实。

无独有偶,3D打印假体也是他想到就和厂家商讨,几个来回下来,模型就出来了,钉道再一改进,不出俩月,产品就成型了。

当然,也会有一些想法半路夭折。比如球轴关节,“关节如何能够既稳定,又能灵活转动,能不能在膝关节上实现球轴关节?我画了很多图纸,发现不稳定,最终放弃了。”诸如此类,对于郭卫来说是家常便饭,他一笑而过,“干了再说,错了回头也不晚。”

全骶骨人工假体、髂骨缺损重建假体、儿童保留骨骺骨缺损型人工假体、人工半骨盆假体、双动型人工膝关节假体、髂骨长入复合固定型半骨盆假体……一个个专利,见证了一路来的创新。

郭卫说:“我对自己有个要求,每一年都要有创新的东西,无论术式创新,重建方法创新,假体改进,每一年都要有一个标志性的成果。”

2014年,他凭借“原发恶性骨肿瘤的规范化切除及功能重建系列研究”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这是在医疗卫生领域,极少出现的重要奖项。

5

保肢率是体现骨肿瘤科室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要达到这个目的,既要将肿瘤切干净,又要将截掉的骨头重建回去。郭卫设计的组配式的人工半骨盆假体,使恶性骨盆肿瘤患者,能够和正常人一样有尊严地站立行走。

在过去,“半盆截肢”是恶性骨盆肿瘤患者必然要面对的结局,郭卫见了很多这样的患者,深知截断一条腿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一般人都不能接受,我们就想,能不能保住这个腿”。

在这一想法下,郭卫在2003年开始探索使用组合式人工半骨盆重建髋臼周围肿瘤切除后骨缺损。为什么要设计组合式的人工半骨盆假体?郭卫解释道,手术中,肿瘤切除范围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切除范围一变,定制式的假体重建就会变得十分困难,“这对临床使用太不方便了”。而组配式假体的优势在于可以根据术中缺损范围进行临时装配,完成重建,“截多了就安个长的,截少了就安个短的,就像做衣服有大中小号,我们也弄个大中小号,一下就适用大多数情况了”。

此后,郭卫又在2008年设计研发了钉棒连接半骨盆假体,用于骨盆I+II+IV区的切除后功能重建。该方法被认为是国际上该部位切除最好的功能重建方式,而咱国使用的基本都是由郭卫设计的一代半骨盆假体。

但“满足”二字从不可能出现在郭卫身上。他依旧觉得,这种重建方法没有达到他想象中的理想状态。最大的问题就是术中无法调整方向。如何能够让假体变得更灵活一些?郭卫想:要不加个轴?一个轴不够,就两个?

这一灵感正是来源于此前做工人的经历。郭卫曾在工厂做了两年钳工,见到过这种双轴设计。郭卫感叹:“人生就是这样的,走过的每一步都有用,多干活不会吃亏的。”

说干就干,仅仅几个月时间,双齿轮连接的半骨盆假体就从想法变成了现实。这种假体可调节臼的外展角,适应病人的个体化情况。

2015年,随着3D打印技术的兴起,3D打印组合式人工半骨盆假体诞生。郭卫进一步优化了半骨盆假体的力学设计,根据解剖结构设计,将平面改为勃朗面,更为贴合;同时增加了假体的骨长入功能。

郭卫曾经为一位学跳舞的女孩置换了这一假体后,女孩的肢体灵活度保存的相当完好,现在依旧可以在舞台上表演。同时,笔者也亲眼在门诊见证了数名复诊的患者,行动基本与常人无异。其中一位患者言道:“都说郭主任妙手回春,咱觉得自己现在就在春天里。”

十五年时间,郭卫实现了30余项外科技术创新,取得11项国家专利。他坦言:“我只是想把很多东西变成现实。

图片 9

如今,骨肿瘤科已走过二十年的历程。越来越多的患者慕名前来就诊,科室已经发展为两个病区99张床,共收治骨与软组织肿瘤患者17000余人,手术患者超过16000余人。

其中,长达20年的骨巨细胞瘤系列研究在国内外学术界广受关注,逐渐发展成为国际著名的骨肿瘤治疗中心,在国际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郭卫曾担任国际保肢学会主席,亚太地区骨肿瘤学会主席。2016年,他成为美国《骨与关节外科杂志》第一位中国籍国际副主编,目前还是国际骨肿瘤学会候任主席。

停不下来的郭教授,又有了新的想法:对骨肿瘤来说,外科切除重建似乎已经做到极致了。“我现在更关注肿瘤药物的发展,肿瘤的新靶点,新型向药物的研发。”今年开始,多中心的药物临床研究成为人民医院骨肿瘤科的另一个重点“今年我们启动了一个新药,对于肿瘤取向性更好……”

未来,郭卫和他的团队还会寻找研究更多抑制恶性骨肿瘤的有效药物,最终目标,是提高骨肿瘤患者的生存率!用郭教授自己的一句话来说,“没事儿干的时候,觉得特别扭,前面堆着干不完的事儿,这才是正常状态”。

上一篇:lu lu生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