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军事资讯 > 读《中国哲学简史》02

读《中国哲学简史》02

时间:2019-12-19 11:48

一是哲学。这个词给人的第一感是:莫测高深。晦涩的理论,繁杂的逻辑,读来几乎毫无快感,反而时不时地会有智商被侮辱的感觉,何必受罪?

禅宗被大家熟知的就是老禅师与弟子的故事,人们通过把禅师的话记录下来,叫做“语录”。如《五灯会元·黄檗运禅师法嗣·临济义玄禅师》:“上堂,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竖起拂子,僧便喝,师便打。”这就提现了禅宗中教授弟子的原则和方法,运用“启”,让弟子“悟”,修行的结果就由弟子个人的领悟程度决定了。还有老师上课经常提到的禅师的“大拇指”与这“棒喝”都是禅宗精神的写照。禅宗当中的“第一义不可说”,禅师每每遇到此类问题大都静默,称第一义的学问是不知之知,修行的方法是不修之修。基督教修行是向善赎罪,佛教就吃斋念佛寻求超度,只有这禅宗最不确定最玄妙了,一切化为两个字:悟性。正如无得之得中提到:“山是山,水是水”的说法,在你迷中,山是山,水是水;在你悟时,山还是山,水还是水。”或“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后来的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一切其中的各般感受也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体会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片面的把禅宗看作是佛教的外在形式与道家的内在精神相融合发展的产物,不知是否正确。

儒家强调人的社会责任,但是道家强调人的内部的自然自发的东西。

这就是书和书的差别。有的书高居排行榜前列,开读时像是和美女约会,读着读着就悔恨了,怎么选了游泳池来约会,卸完妆的美女……不忍直视。有的书恰好相反,主题冷门,识者寥寥。像是《演员的诞生》里的周一围,名气和外貌都被流量小鲜肉们碾压;可一演起戏,气场瞬间爆发,能让章子怡一秒变身迷妹。

关于儒家的理想主义派孟子:提到孟子,自然离不了著名的“性善论”。人性善与恶,向来是中国哲学中争论最激烈的问题之一。记得上学期沙龙同学也提到过,进行一番讨论,也没争论出什么结果,最终各执己见,不了了之。当然在这个问题上确实很难有结果,不然前人早有了。孟子说:人性善,认为人性内有种种善的成分,也承认有其他成分,若不加之控制就会通向恶。但是孟子却把这些成分排除在人性之外,称之不代表“人”的方面,将它们归到“动物”方面。这点咱不赞同,人生命中恶的方面当然也属于人性,善与恶是人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它俩的存在人性才完整。而且人性并非一成不变,又怎么能单纯用“善”、“恶”区分呢?很少有人能做到在他的生命中一直保持“性善”与“性恶”的状态,即使是被称为圣人的孔子。我觉得人的一生人性发展状态如下:刚出生时,既不善又不恶,是天然的;在社会生存发展过程中,由于环境人性开始显现,变得既可善又可恶,然后根据自己的选择,走向善或恶。但还是会不断变化,并不是这次选择了“恶”下次就一直是“恶”,还是有变“善”的可能性,反之亦然。就好像俗话说的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再好的人也有坏的一面,人性就是“善”“恶”矛盾的结合体,又或许根本就无“善恶”之分。因为衡量善与恶的标准是后于人类出现的,是人在社会中创造的,而并非原始就存在。

《吕氏春秋》里有其中一篇为《上农》比较了“农”的生活方式和“商”的生活方式,指出“农”很朴实,所以容易使唤,他们孩子似的天真,所以不自私。他们的财物比较复杂,很难搬动,所以一旦国家有难,他们也不会弃家而逃。另一方面,“商”的心肠坏,所以不听话,他们诡计多,所以很自私。他们的财产很简单,所以容易转运,所以一旦国家有难,他们总是逃亡国外。这一篇由此断言,不仅在经济上农业比商业重要,而且在生活方式上,“农”也比“商”高尚。“上农”的道理就在此。

这样的书,排行榜上找不到,荐书文章里看不到,平时闲聊也聊不到……而我却读得津津有味。

我喜欢哲学,喜欢中国哲学,喜欢书中的一句话:哲学教人以怎样成为圣人的方法,成为圣人就是达到人作为人的最高成就,这是哲学的崇高任务。

道家和儒家不同,是因为他们所理性化的、或理论地表现小农的生活方式面不同。

不过,说来惭愧。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读这本书了。前两次读,一次在大学,一次刚工作,都只读了开头几章,就在昏昏欲睡里把书束之高阁。

禅宗:

最近刚读完都这本书——《中国哲学简史》——恰好同时具备这两个不受欢迎的属性。

我现在不是圣人,未来也不会是,但是“圣人”的要求将伴随终生,当然还有喜爱的哲学。


关于西方哲学的传入,冯老在讲述西方哲学对中国哲学的永久性贡献是逻辑分析方法即正的方法。而中国的佛家和道家都用负的方法。正的方法试图做出区别,告诉我们它的对象是什么,而负的方法试图消除区别,告诉我们它的对象不是什么。正的方法与负的方法是完全对立的吗?以及为什么各自采取不同的方法,到文末还是不理解。书的倒数第二段说:在使用负的方法之前,哲学家或学哲学的学生必须通过正的方法;在达到哲学的单纯性之前,他必须通过系统的复杂性。那咱是不是可以简单地认为:学哲学要先知道它是什么,再分辨出它不是什么?这倒是可以解释得通了。

-2- 同

读《中国哲学简史》的乐趣在于,站在历史的高度纵览中国各大哲学流派,发现学问之间的联系,体会智者们思考的相通之处,感受以不同方式认识世界的殊途同归。既折服于智慧的恢弘和伟大,也增强了探寻真理的信心。

一是佛道儒之间的联系(注:这些联系只是作者本人的主观想法,不具有学术的严谨性)。

儒家讲“中庸”。“中”的真正含义,是“恰如其分、恰到好处”。这与道家所讲的“遵循中道”,佛家讲的“中观”,都有相似之处。

道家说“无我”。宇宙中万物本是一体,人达到与万物一体的状态时,就将超越有限而融入无限,享受到无限所给予的绝对快乐。“无我”,指的就是超越了有限而融入无限的终极状态。这种状态,和儒家董仲舒所说的“天人一体”,佛家所讲的“破咱执”后的“无我”状态,不尽相同,但也相去不远。想要更直观地理解这种状态的,可以参考电影《超体》里Lucy大脑利用率不断接近100%的场景。

佛家说“无常”。“诸行无常”,意思是一切和合事物都在刹那刹那地变化。儒家的《易传》说:“宇宙万物都处于不断变化之中”;道家的庄子也说:“事物在不停地转化为别的东西。”在这点上,三家基本达成了共识。

孟子提倡的“养浩然正气”,认为积累善德是人最需要做的事情;这几乎就相当于佛家所讲的“积累福德资粮”。

墨家“兼爱”理论所讲的“为世界谋利益”,和儒家的“一个人如果不关心别人的完善,自己便不可能完善”、大乘佛教所秉持的“为利众生愿成佛”的理念,至少在方向上都是统一的。

图片来自于网络

二是东西方哲学之间的联系

例如,斯宾诺莎曾说:“人越多了解事物的因果由来,他就能越多地掌握事件的后果,并减少由此而来的苦楚。”

用道家的话来说,这就是“以理化情”,通过明了事理来化解情绪。佛家说的也是类似:无明,是一切痛苦的根源。《杂含经》里说:

“于无始生死,无明所盖,爱结所系,长夜轮回,不知苦之本际。”

所谓“无明”,指的是无知,不了解事实,或对事实了解得不正确,或认识得不完整——有情众生的苦迫,都来自于此。

例如,墨家讲“兼爱”,其实就是功利主义。早期墨家追求“对国家和人民有利”,后期墨家主张“人类对一切活动都是为了趋利避害。”《经上》说:“利,所得而喜也……害,所得而恶也。”

英国哲学家边沁认为:“道德的目标是“谋求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快乐。”边沁的“功利原理”,与墨家的功利主义哲学不谋而合。

再如,程朱理学认为,万物之所以各从其类,是因为“气”各依不同的“理”聚结而成。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有着类似的观点。柏拉图认为:

“在物质世界的背后,必定有一个实在存在,也就是‘理型的世界’,其中包含存在于自然界各种现象背后、永恒不变的模式。”

——“柏拉图的理型论”,与程颐和朱熹所讲的“理”,不谋而合。


【本文由“seeker行客”发布,2017年5月25日】

-3- 破

《中国哲学简史》,破除了一些我曾对中国哲学各流派有过的错误的认知。

图片来自于网络

道家说的“无为而治”,这里的“无为”,不是叫人完全不动,什么都不干,听天由命。“无为”指的是:“不要以多为胜”。崇尚理性玄学的新道家进一步解释说:“一个人,在他的活动中让天赋的才能发挥出来,这在他就是无为。”

道家并不讲愚民。《道德经》里说:“古之善者为道,非以明民,将以愚之。”这里的“愚”,不是“愚蠢”,而是“质朴纯真”。道家说“无知之知”,不是让人直接进入“无知”的状态,而是必须要经过“有知”的漫长过程之后,最终达到“无知”的终点。

儒家所说的“知命”,并不是宣扬宿命论。《论语·宪问》里说的“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重点不在强调成败由命运而定,而在于鼓励人们竭尽全力,不计成败。

墨家并不只是一帮到处帮人守城的游侠。墨家在建立学问论和逻辑方面的努力,超过了古代中国的所有其他学派。

名家并不是一群油嘴滑舌的抬杠者。对“名”的思考,是对“思考”本身进行思考。这是升华到了更高层次的思维。道家反对名家,可真正继承名家的,正是道家。

法家讲究通过“势、术、法”强力治国,看似与道家的“无为而治”背道而驰,实际上法家执政的目的,是“无为而无不为”,恰与道家一脉相承。

再如程朱理学和陆王心学,两者之间并不是迂腐古板与自由开放之争,而是柏拉图学派的实在论和康德学派的观念论所争论的核心问题:

“自然中的规律,是否人头脑中的臆造,或宇宙的心的创作?”


冯友兰先生所写的《中国哲学简史》虽自称是中国哲学史的“小景”却是我中国哲学启蒙一顿“大餐”了。从古到今,娓娓道来,相互联系,讲述了中国哲学的演变与发展,不知不觉在阅读和思考中提升了知识的宽度和思维的深度。当然,要想深入,还得看《中国哲学史》来学习。

直到最近,再次硬着头皮打开这本书时,突然发现那些原本看不懂的、不理解的、感觉无聊的方块字的排列组合,竟然变成了闪烁着智慧光辉的学问的瑰宝。

颜回“不知”与“无知”:

二是历史。虽然当年明月让历史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但终究不是正史。大部头的二十四史,史学大家的著作,都会让人望而却步。

《中国哲学简史》全书以西方人觉得儒家是宗教开头,可实事求是地说,儒家确实不是宗教,这点上老师在宗教与信仰课中也有过详细解释。虽然《四书》被封建时期中国人捧为“圣经”拜读,但仅仅因为这要称之为宗教就少的太多了。缺少“天堂”、“地狱”的“儒教”也许只有在那个皇权至上的年代里才有可能被推之为国教吧,似乎在时光的长河中有一个朝代差点就实现了。而我又多么希望有一天,“儒教”成为国教,让中国人不再在世界上被称为“没有信仰的民族”还有国人自己不自暴自弃称“中国人只信仰金钱”等言论。而事实上,中国人是有信仰的,只是儒家思想渗透在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但由于没有宗教华丽的外衣,所以在时间的沉淀下,很多人都视而不见了。在游历部分城市后发现,老济南人身上体现儒家思想最甚,比孔子之乡的曲阜更为突出,蕴含在那眉宇言谈中,在那“老师”的二字中,那正是儒家精神与现实生活糅合的生活哲学。

《中国哲学简史》 冯友兰

《大宗师》中有一段孔子与颜回虚构的对话,指的是颜回用弃知的方法得到了“内圣”之道,弃知的结果就是没有学问。但“无知”与“不知”不同,“无知”是原始的无知状态,“不知”是经过有知的阶段后才达到的。原始的无知与忘记后不知并非相同性质。个人觉得“不知”的解释有些牵强,从哪里可以看出“不知”前“知”呢?还是觉得换成“知无”好些。比如“大智若愚”,愚也是“知无”的形态,是精神的创造。忽然想到金庸武侠小说中一般大师教弟子武功时教到顶层时,通常会叫弟子把之前所学招式全部忘记,无知胜有招,就是最高境界了,大概也是这番道理吧。复习考试也是如此,起先觉得什么都不会,学完一遍不断记忆,感觉脑子里充满了学问点,到了一定时间点忽然感觉空空如也,担心上考场脑子一片空白,写不出,但真正答卷时却不是那样,而是胸有成竹、一气呵成。

-4- 立

回到最初的问题上来:为什么要学哲学?

哲学,特别是形而上学,为我们增进对事实的学问并无帮助。在我们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里,哲学几乎毫无用处。

哲学真正的功用,在于帮助我们提高自己的心智。这里讲的“心智”,指的是心灵和智性,与李笑来在《把时间当作朋友》里反复提到的“心智的力量”并不相同。

图片来自于网络

《中国哲学简史》里提到了四等境界:

第一等是天然的“自然境界”,随波逐流,能满足基本的生存条件即可。

第二等是讲求实际厉害的“功利境界”,凡事讲利弊,求结果,以享乐主义为生活方式,以功名利禄为终极目标。

第三等是“正其义,不谋其利”的“道德境界”,穿越功利的虚无,实现从物质到精神的升华。

第四等是超越世俗、自同于大全的“天地境界”,超越有限,融入无限,追求“天人一体”的终极境界。

鸡汤书的任务,是让人从第一等状态中觉醒,进入第二等。干货书的任务,是让人在第二等状态里努力追求功利层面的成功。

哲学的任务,是为了帮助人们达到后两种人生境界,特别是天地境界。天地境界也可称之为“哲学境界”,这是其它实用类学科,包括科学、经济学、管理学等等,都无力涉及的领域。

再来,为什么要学历史?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太阳底下,从来就没有新鲜事。我们正在经历的绝大多数事情,政治、人性、斗争、博弈……都曾在历史上反反复复地发生过。

罗振宇在卖他的学问服务产品时,强调过一点:在我们这个时代里,信息获取的速度是关键。言下之意,我们需要时刻关注新出现的信息,并纳为己用,才能在竞争中占据优势。

果真如此吗?学问的优势在于速度吗?

显然不是。除了少数需要查阅最新论文的科学或科技工作外,所谓新的“学问”,只是新的“新闻”,可以增加与他人聊天时的谈资,也有机会偶尔增加一些收入,但对于拓宽个人的知识边界,提升思考的能力,并无太大帮助。

学问的二手贩们,很清楚焦虑的人们最想要的是什么,他们对症下药,通过贩卖速成的方案,让人们找到通往功利终点的捷径。因此,他们并不关注学问,不关注本质,只关注“新闻”的变现能力。

真正的学问内核和本质,是亘古不变的。人类在通往真理之路上前赴后继,在科学和应用层面上获得了了不起的大成就,但在精神层面上,我们不仅毫无寸进,反而沦落到了只剩下给两千多年前的老祖宗们提鞋的资格。

那些失落在历史长河中的智慧的瑰宝,我们只能远远地仰视一番。如果还要说“学问的优势在于速度”,那得是多么的自大、傲慢和无知

图片来自于网络

当我们焦虑地在所谓学习学问的道路上狂奔时,放慢脚步,想想这条道路究竟通往何方;当我们翘首等待着所谓的新学问新鲜出炉时,稍停一下,想想我们的老祖宗留下的浩如烟海的知识宝库,我们是否连门缝都没有打开过。

读完《中国哲学简史》吧,你会找到自己的答案。

公孙龙的白马飞马的理论:名家一个主要领袖公孙龙有一次骑马过关,关吏说:马不准过。公孙龙回答:我骑的是白马,白马非马。说着就连马一起过去了。这是一则传说,真假就不得而知了。而在他的著作《公孙龙子》中的《.白马论》的主要命题就是“白马非马”。其中有三条论据:一,“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白马非马。”说两者内涵不同,所以白马非马。二,“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故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用西方逻辑学解释马的外延与白马的不同,所以白马非马。三,“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有马如己耳。安取白马?故白者非马也。白马者,马与白也,马与白非马也。故曰:白马非马也。”这一点强调的是马的共相与白马的不同,马的共相就是一切马都有的,只是“马作为马”,而白马就是作为“白马”了。这当然不同,不过如果一个人见过的马只有白马那怎么办呢?这还成立吗?公孙龙认为“白马”乃“实”,可变、有生有灭,而“马”不变、绝对,当提到马你想到的永远是那个样子,肯定不是羊或是牛。起先看了公孙龙的理论时我认为白马非马,读到后面说白马即马的理论,长篇略有道理的理论让前面的白马非马观点又有所动摇,思考再三,也难分不清谁说的更对。后来想想公孙龙的理论是为过关,而后面的墨家也是为了反驳对手。每个人用他们各自的思想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就好了,又何必在乎白马非马或白马即马呢?你说是它就是,你说不是,它就不是,哲学本来就没有对错。

-1- 异

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的差异在于,思维方法的一正一负

图片来自于网络

西方哲学所用的“正”的方法,致力于突出区别,描述其对象“是什么”;中国哲学所用的“负”的方法,致力于消除差别,描述其对象“不是什么”,尤其是道家和佛家,在描述各自体系中的核心概念时,用的全是“负”的方法。

道家说:“道可道,非常道。”在《老子》和《庄子》里,始终没有直接解释“道”到底是什么,只说了“道”不是什么。

郭象注《庄子》,有很高的学术价值。但后人却说:“曾见郭象注庄子,识者云:却是庄子注郭象。”。什么意思?《庄子》里所描述的内容,一旦以“正”的方法来解释,就无法体现庄子的原意。郭象的注,更像是借《庄子》来表达自己的哲学观点。

佛家也是类似。禅宗直接说了:“第一义,不可说。”如果学禅宗的弟子问师父“什么是第一义”,是会被打的,这个问题本身是不被认可的,因为没有答案。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提到“空性”。有人留言不停追问:空性到底是什么?“有”还是“无”?怎么可能描述不出来?如果描述不出来,说明就不存在啊。

其实在中国哲学里,这类“无法描述”的概念,并不少见。

我越来越相信,究竟的真理,是不可描述的。几个原因:

一是观察的局限,这是科学的角度。海森堡的“测不准原理”明确地说:位置越准,速度就越不准;速度越准,位置就越不准——连位置和速度这样基本的信息都无法同时获得,谈何真理?

二是理性的局限,这是西方哲学里的荒诞主义的角度。比如德国的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认为一切本体论都不成立,认识的不可能性是确认无疑的。再比如加缪,认为人的理性是有限的,理性的藩篱之外,是茫茫的非理性。所谓荒诞,是非理性和非弄清楚不可的愿望之间必然会产生的冲突

三是文字体系的局限。人类的文字或语言,所承载和传递的信息,在量级上是很小的。更要命的是,在信息转化的过程中,损耗巨大。从作者本人的思想转化成文字,再从文字转化为读者的思想,传递两次之后,很可能面目全非。《庄子·外物》说:“不落言筌”,讲的就是这个意思。

时至今日,西方哲学几乎已经走到了终点。“正的方法”所触及到的天花板,是本质层面的,靠逻辑推理和演绎归纳,都不可能突破。

这正是中国哲学的价值所在。中国哲学讲直觉,是因为智者们早早地意识到,“真理不可描述”,只能靠近。先框定一个大的范围,再通过“负的方法”,去掉其中不可能的部分,最终尽可能地逼近真理本身

英文里有句话:“Less is more”,少就是多。或许对哲学的终点来说,不够精确(模糊)反而意味着精确。真理就像是量子态的波函数,一观察,立马就坍缩了。

就此而言,我很赞同冯友兰先生的观点:

“一个完整的形而上学体系理当从正的方法开始,而以负的方法告终。它若不以负的方法告终,便不可能登上哲学的高峰。”

然而,如果因此就说中国哲学凌驾于西方哲学,是不妥的。“模糊就是精确”的说法,仅限于真理终点附近的有限区域。如果离真理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就天马行空地寻找模糊,求意会,求顿悟,只能是一无所获。

中国哲学的问题,一是缺乏逻辑推理体系,即西方哲学的“正的方法”,以至于起步和进阶都很难。对悟性不高的人来说,不得其门而入;对悟性高的人来说,又容易在早中期误入歧途。

另一方面,中国哲学缺少对认识论的发展,在讨论问题时,对主观和客观没有明确的界限。比如说眼前的这张桌子,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幻觉的存在?中国哲学家们几乎从不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图片来自于网络

只有佛家是认真对待的,而佛学来自于印度。名家和墨家曾以不同的角度对认识论有过贡献,但后世更多的认为这种贡献仅仅在口舌之辩的狭隘范围里有意义,而忽视了其在整个哲学体系里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必须先说很多话然后保持静默。

《中国哲学简史》,让我学到了些什么?

所以,有些书,读不下去时,别扔。过段时间,再翻开,或许会有惊喜。

​有两类书,也许会出现在人们的书柜里,但很少会出现在书桌上——认可这是好书,但就是不爱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孙子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