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军史 > 官道

官道

时间:2019-12-19 14:57

        事后,当地百姓有感于将军王伯当的忠烈,把他葬于南面山上,后人将此山称为将军山(即官道口镇南边的将军山);李密为瓦岗军首领,称魏公,并两次打开隋官仓,开仓放粮,救济百姓,有恩于民,被厚葬于山下,(今三官庙村南),并修墓造冢,建庙祭祀,墓冢、古庙尚存。

石峁古石城面积在400万平方米以上,其规模大于年代相近的良渚遗址、陶寺遗址,属于我国北方地区“一个超大型中心聚落”。规模宏大的石砌城墙以及数量庞大的石峁玉器的出土,“显示出石峁遗址在北方学问圈中的核心地位,对更准确和深入理解‘古国、方国、帝国’框架下的早期文明格局,具有重要意义”。就目前考古发现所提供的科学证据,中国还有哪个镇在历史学问上有高家堡这样的贡献?

古风/金紫缘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还有不尽相同的说法;但共同点都和救助刘秀有关。历史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今已无法考证。但这里善良的乡民,睿智的乡绅,淳朴的民风和这个叫做东汉村的小山村以及大淙庙,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着。

那么,高家堡的人平时生活在哪里呢?他们为什么会舍得离开这么好的古堡?我请教了几个当地人,都未得到明确的答案,倒让咱觉得提出这个问题很傻,很不得体。设若我是高家堡人,在现代花花绿绿的商品社会,还会留在这儿吗?这真是个有意思的现象……

古道无粗茶。

        新十四军的主力部队集结在官道口附近,敌我两军对峙月余。5月13日,日军向咱石大山守军阵地发起攻击。一七七师师长郭振西将军指挥部队奋力抵抗英勇杀敌,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战斗一直持续到20日,伤亡惨重。黎明时分,三千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发起了最后的猛攻,中国军队再次迎敌,始终固守阵地。子弹打光了,就拼刺刀,战斗进入了焦灼状态。危急时刻,当地群众自发组织起来支援前线,送水送馍,搬运弹药,运送伤员。

陕北顶端的神木县,古称“麟州”。据传城东南约40步,有松树三株,大可数人合抱,为唐朝旧物,人称“神木”。神木最“神”的高家堡镇,建于明正统四年,震惊世界考古界的石峁遗址就在它的界内,距离古堡只有一百多米。公元前2000多年,高家堡是目前所发现的“中国史前时期最大的城堡”。

图片 1

        至此,称官道口镇为千古名镇应是实至名归吧!

那么,现在的高家堡又是怎样一种景象呢?古堡的城墙很高,因春节临近,古堡前的广场上有人正在粉刷巨型“火判官”。 “火判官”的七窍都是空洞,小的如碗口,大的似足球,连着空空如也的巨大腹腔。匠人告诉我,到正月十五闹花灯的时候,所有“火判官”都会从七窍向外喷火,趋吉辟邪,红红火火。走进巍峨的城堡南大门,先见瓮城,我脑子立刻出现将来犯之敌诱入瓮城,城门一关,从四面城头上箭如雨下,甚至滚油浇头,烈火焚烧……当然,古堡垒的第一要务是防敌。穿过瓮城,天地随即明朗,视野开阔起来,城内有两条笔直的南北和东西大街,在城中心交叉。交叉点有明朝建造的中兴楼,楼分三层,顶层为玉皇阁,中层是药王殿,两翼配房左是观音菩萨,右为立马关公。关羽在此,甚可玩味,边塞重地,请“武圣人”坐阵把关,足以鼓励士气,震慑敌人。

乌纱白发露,

        镇东山谷内的三官庙村是隋唐英雄李密和大将王伯当的遇难地和永久的安身地。

站在中兴楼上远眺,高家堡四面环山,山山有庙,千洞万佛,规模壮观,北部还有古长城……像模像样的秃尾河从北向南穿过古堡的西侧,永利河从东北直下高家堡,与秃尾河汇合,于是圈出良田千亩……真是好地方,一派千古名堡的大千气象。从制高点上俯瞰古城堡,城内明明有四条街通向东西南北,却只有东、西、南三个城门,北城无门。是不是因为入侵之敌多从北面来?北面虽然无门,城墙上却建有两层的庙楼,顶层有三官塑像。城内四条大街的两边排满商铺,可见当初高家堡人烟稠密,相当繁华。如今牌匾还在,但油漆失色,墙皮脱落,商铺大多关门闭户,高家堡几乎变成一座空城。幸好隔不远就会有一个“火判官”,高坐街头,威风凛凛地看守着这座空空如也的古堡。据说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古堡里就会万头攒动,人山人海,年味最足。这里毕竟是他们的根。

图片 2

        前些年,村里和全镇开始栽种烟叶,据说镇里的土质特别适合烟叶生产,生产的烟叶质量特优,而全镇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土地肥沃,面积辽阔。没过几年,乡民们不光有粮食吃,钱包也鼓起来了。如今烟叶已为支柱产业,政府财政收入及乡民的个人收入多年来一直保持稳定。现在的官道口镇已旧貌换了新颜:文化广场、居民小区、商业小区和宽广的街道,热闹的集市人群,淳朴憨厚的乡民,构成了一幅充满了现代文明和极具山乡特色绚丽多彩的画卷 。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作者!

图片 3

何处有人家。

        古镇,饱经沧桑的古镇,美丽富饶的古镇,充满理想和美好未来的古镇!

西风吹瘦马,

图片 4

        这时,从西安飞来了十一架中美联队飞机前来增援。日军的三架飞机,一架被击落,两架被击伤,受损的日机仓皇逃离,战场上的日军被打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日军联队长佐藤被击伤,两个大队长被击毙。战斗结束共歼敌2000余人。

        不幸的是,李密在后来的北邙山战斗中,中了王世充的埋伏。兵败后,无奈之下,李密带了一万余人投奔了李渊。到长安后,李渊只让李密做了光禄卿,并无实权。贪图享受不是英雄本色,李密心有不甘,他对李渊说:打算到洛阳去收复他的旧部抗击敌军。李渊爽快地答应了。因为李渊虽已称帝,但洛阳还在王世充的手里。王世充势力强大对他的威胁和争夺无时不在,加之西边薛仁果的割据豪强对他的虎视,李渊只能做这样的选择,也就是说,将来的江山到底由谁来坐,还不能确定。

        儿时的记忆里,这里地广人稀,然有一件事一直使我感到困惑:镇北面有个叫岭南的村子,住着许多外地人,据说是除了没有台湾省的人之外,全国各省的人全部都有,还有上海人。真是奇了怪了。

官道。        公元二十五年,刘秀在洛阳称帝,史称光武帝,建立了东汉。光武帝刘秀不忘乡贤的救命之恩,厚赏了乡贤财宝,并封乡贤尊号:“大淙”。后来人们把乡贤所居住的小山村称作东汉村,当年刘秀经过的峡谷叫做汉川峪。东汉村的大淙潭瀑布亦由此得名。

        国家4A级风景区——豫西大峡谷景区,每年都吸引着数以万计的海内外游客。这里的山水美如画卷,使人流连忘返;这里的勇士漂流,激荡人心,堪称一绝;这里的民俗学问,丰富多彩;这里秦汉时期的一颗银杏树高大参天,枝繁叶茂,吸引无数游客观赏合影。

        官道口镇为进出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如今的三淅高速,郑卢高速,二0九国道都经由此地;正在修建的豪华铁路亦经由此地。交通的便利为官道口带来了繁荣和文明。近来又喜闻官道口镇被定为全国重点镇、省级生态镇、改革试点镇。不难看出官道口镇的发展前景将会更加美好!咱不仅为家乡感到自豪、感到荣耀!

        这个东汉村不在别处,他就位于官道口镇豫西大峡谷风景区内,也是景区内唯一的一个古村落。

        说官道口镇是千古名镇,当然不能只是现今的繁荣和文明,她必定有着辉煌的过往和历史沉淀。好吧!让咱们穿越时空,回到汉唐,回到抗日的战场,去领略和感悟那一幕幕悲壮的历史吧!

        时隔多年后,咱终于明白了这些人拖家带口汇聚到这里居住的原因:他们是奔着这里的土地来的,因为这里有广阔、肥沃的土地。在这里只要人不懒就不会饿肚子。

        消息传到熊州,唐右翊将军史万宝担心李密前来攻打,便让行军总管盛彦师带领人马埋伏在李密必经的熊耳山上。熊耳山山高林密,中间一条峡谷便是唯一的通道。当李密的部队全部进入埋伏圈后,盛彦师一声令下,万箭齐发。李密所带的军兵,猝不及防,无处躲藏,死的死,伤的伤。王伯当挺身而出,以身挡剑护卫李密,身中数箭而亡,李密随被乱箭射杀,死时三十七岁。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

      李密到达桃林县(今灵宝市),杀死县令,夺得粮食,发兵洛阳,以图东山再起。

        相传,当年刘秀被王莽追杀,刘秀躲进了一个深山峡谷。然而,刘秀越往前走,山越大谷越深,好似永无尽头。刘秀和他的军队人困马乏,饥渴难耐。在这危急的关头,刘秀看到了一个老者在谷边的田里耕作,刘秀上前行礼询问。老者看到了落魄的刘秀和他疲惫的军队,心生恻隐。当老者得知眼前之人是汉室之后的刘秀,便二话没说让刘秀到他的小山村歇息。可就在此时王莽的追兵已近,老者立即让刘秀和他的军队躲入山上的密林之中。待王莽的追兵过去之后,老者把刘秀和他的军队领到他居住的小山村安放下来,热情款待,临走时又送了粮草。刘秀和他的军队得救了。

        官道口镇东边有座山名曰石大山。1945年春,侵华日军铃木军团从陕州出发,一路向西南进发,避开了中国军队函谷关的守军,企图配合驻守洛宁长水的另一日军军团,合围歼灭我住寺河、官道口的第四集团军新十四军,然后取卢氏县城,再向西南进入商洛,攻打西安。由此不难看出侵略者的狼子野心!

                            (作者 马卫民)

        官道口镇位于卢氏县最北端的浅山丘陵区。那里是咱的故乡。

        李密(公元582——618年) 字玄邃,隋末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李密从小聪明好学,曾深得隋朝宰相杨素的赏识,著名的《牛角挂书》 就来自他们二人的相见。在后来的反隋大潮中,李密历经挫折投奔了瓦岗军。首领翟让按照李密的计策大败郑国公王世充的随军,两次开仓放粮,救济百姓,深得民心。瓦岗军的队伍迅速扩大,声震中原,此时翟让感到自己的才能不如李密,主动把瓦岗军的指挥权交给了李密。

        石大山抗击日寇战役的胜利,粉碎了日军侵占我西北的梦想,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谱写了一曲军民同仇敌忾,奋勇杀敌的新篇章。

        官道口镇素有卢氏北大门之称。千百年来,它像一位忠诚的将军,始终戍守着古镇的北大门。

        常常发生这样的事情:这里人出门在外,别人问是哪里人,你如果说是卢氏县官道口人,他们会感到茫然。如果你说是豫西大峡谷那地方人,他们就会说:“知道,我去过!你们那地方真好!”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豫西大峡谷就在官道口镇境内。

        那时,你来到这个村子能够听得到的语言,不仅是南腔北调,还能领略吴侬软语。我想:如果那时候搞全国方言竞赛或方言大会之类的活动,无需到全国各地找选手,在这个村子里就可以搞定。

        其实,古镇不只是守卫卢氏一座县城,而是有着极高的战略地位。这样说吧:守住官道口就卡死了东出洛阳、西驱陕地的咽喉;守住这里就阻断了南下荆楚、北上函谷之路。所以,这里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上一篇:生吞活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