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军史 > 抗战80年 | 【小说】杀死汉奸(上)

抗战80年 | 【小说】杀死汉奸(上)

时间:2019-12-19 14:52

原创

优德w888 1

五、中将司令。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

苏长官在护兵搀扶下,由七里湖渡口往村口高地急忙赶去,远远地,稀疏的枪声击碎了宁静。苏长官索性推开护兵一簸一颠往村口阵地赶去,穿过两里地的芦苇荡后,稀疏的枪声变得密集了,偶尔,还有听不真切的咣当咣当的爆炸声。

苏长官眉头皱了起来,他听得出来这是鬼子最爱用的掷弹筒,一个小队配备三只。越来越近后,他心里有些发慌,听掷弹筒炮击的声音,至少有七八具,也就是说,这股袭击王村的鬼子,起码也有两个鬼子小队100多人。

远远的枪声和爆炸声,在明净的天空肆意浮游靠近王村,炎热的空气充满刺鼻的硫磺味。有战场经验的护兵立即就惊慌起来,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个村民更是惊慌、不安。苏长官脸色依旧沉静,心里在想,打是打不赢的,那就想想怎么打了赶紧跑的事情吧。

幸好,王村的老弱妇孺和其他不会放枪的村民都转移去了渡口。苏长官进入村口阵地,询问了一下埋地雷的情况后,急急对两个护兵和王贵说,等会打起来,我说跑,你们就带大伙赶紧跑,往山路跑,上山去越远越好。

苏长官面色凝重,一字一顿:别往渡口跑!

然后,苏长官就招呼大家伏下身子躲在寥寥草草才搭建的掩体后面,然后一边往弹夹压子弹,一边居高临下监视着平静得让人心里发紧的村口。

鬼子来了!

远远地,传来赵老六撕心裂肺般的破锣嗓子吼叫:“鬼子来了,鬼子来了。”

然后,伴随嘈杂的尖声惨叫,撒开脚丫子一路狂奔的膀阔腰圆的赵老六出现在视线。然后,就是他带去村前山口要道放哨的两个兄弟。三人一般的惊慌失措,不要命的一面奔跑,一面吼叫。

苏长官苦笑着举起望远镜。三人进了村口,就沿视线开阔的村口洼地往他们奔跑而来。三人身后不到一百米,是十多个穿军装的人。最开始,苏长官以为是鬼子,心想赵老六他们凶多吉少,不料仔细看看,苏长官这才发现是国军。

十来个国军神情非常紧张,他们交替掩护着往王村退了过来,不时,倒下一二个。

终于,望远镜里,苏长官看到日军从袅袅藏在茂密灌木丛里的山道上出现了。至少一个小队100来号鬼子兵疯狂地嗷嗷叫着,沿狭窄的山道,不顾死活地冲锋。后面,鬼子的掷弹手不住手的哐当哐当往国军退路上砸。

国军越退越近,突然,苏长官一阵心惊,他清晰看到了其中一位国军,居然肩上挂了两颗金星。这时,不少本来蜷身躲藏的王村村民们趴在阵地上惊慌失措而又满是兴奋地张望。

国军一部分在进村口的狭窄山道伏身还击,一部分则拥簇着肩上两颗金星的国军将军往村里退却。正在此刻,一连数枚炸弹在他们退路上炸响,一团团浑黑的烟雾蔽盖过去,然后一片短暂的寂静,再然后就是密密麻麻的枪声。

王村那些放枪打猎的村民们一看到这个场合,一大半都哗地起身,当即丢掉了枪,掉头就往后跑。

王贵没跑,王贵此刻用手抱住脑袋趴在苏长官旁,哆嗦着嘀咕,不当亡国奴,还真是要命的事情!

想着想着王贵又是一阵不禁冷颤,一阵忍不住的尿意也忽然随之而来,百忙之中王贵不由得满脸通红。

剩下的人不时也陆陆续续有人丢下枪,大呼小叫惊慌地跑了。一分钟不到,愿意和苏长官趴在小山坡上,誓死不当亡国奴的王村的猎户只有不到十人。王贵恨恨地骂,日你先人,一个个都是汉奸。

赵老六也没跑,听到王贵在骂,他侧过身子对王贵翘起大拇指,用嘶哑和发抖的声音,对已经忍不住尿意湿了一裤裆的王贵说,少爷,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一条好汉!

王贵在骂,苏长官的两个护兵也在骂,不仅骂,还举枪恫吓企图逃跑的其他村民,说,淞沪战场那么大的阵仗,老子没跑。谁跑谁汉奸,临阵枪毙!

苏长官劝住两个护兵恨恨叫骂和举枪恫吓,专注看着望远镜,说,他们不是军人,他们可以害怕。

不到十分钟,留在村口阻击鬼子的国军全部阵亡,鬼子正急急忙忙往村口冲来。逃在前面的躲过鬼子掷弹筒的几个国军,也退到阵地前不到一百米。情况危急之中,苏长官立即仰起身,赶紧大喊:兄弟们,往我这边撤退。

带头的国军将军突然看到苏长官显得很吃惊,于是就往山坡上转移。

等国军爬上小山坡,苏长官挥手准备示意拉响地雷,王贵和赵老六就急急忙忙用吃奶的劲,赶紧拉响了地雷。

轰隆隆,鬼子没有注意,地雷炸起一大堆黑烟,悠悠扬扬的黑烟立即包裹了村口的树、牌坊和几十个鬼子。

良久,爆炸烟雾散去。一群被土地雷熏得漆黑的鬼子虽然没有被炸得死伤满地,但是,突如其来的轰鸣与黑烟,倒是把鬼子一下子被炸得七荤八素,愣在当场。

肩上两颗星的中年人笑起来,他一边提起冲锋枪就开始射击,一边命令大家一起开火。

密集的枪声后,鬼子倒下十来个,其余的哗啦啦就往后退下去了。

这个中年人这才哈哈大笑着进了苏长官的阵地。苏长官立即拂去满身尘土,正了正军帽,笔挺站在肩上两颗星的中年人面前打敬礼:“国军上尉苏毅。”

肩上两颗星的中年人满脸笑意打量着苏长官苏毅。:“不错,国军上尉苏毅。 好一个国军上尉苏毅!”

然后,肩上两颗星的中年人也立正,很肃穆向苏毅敬礼,向王贵和赵老六敬礼,向王村留在阵地上的十来个村民敬礼:“国军中将上官潇。”

苏毅心里一震,再次重新敬礼。上官潇,毕业于西点军校的赫赫有名的抗战将领,国军集团军司令。打过淞沪会战,打过台儿庄会战,是苏毅他们师长的老长官。

站在一边的少将也和苏毅互相敬礼。

优德w888,按照最高统帅部和战区长官命令,国军将依托武汉,向大举进攻的日军实施抗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反击。战区长官在发布命令稍微军事会议上神情坚定、悲壮:此战,势必重挫日军攻击,挽回被动局面,实现对日作战的相持局面。事关重大,拜托诸公!

按照战区命令,上官潇集团军作为这次大会战的南路主力,将在会战开始后,承担战区战役反击的精锐。连日以来,上官潇集团军行军数百里,赶赴武汉下游的长江到七里湖一带战区,不断调整、机动、部署,等待最后的出击命令。

是日,上官潇亲自带着集团军参谋长和作战参谋,在一个加强连的警卫下,往东行军勘察地形。

不料,因为战区配给集团军的作战地图描叙含糊,上官潇一行在水网纵横、地势复杂的情况下数次迷路。最为恼火的,是他们不期遇到鬼子。

这是鬼子第106师团担负侦察、搜索的一个鬼子加强中队。突如其来的遭遇战,国军不支鬼子人多,边打边退,虽然数度交战杀伤不少鬼子,但是鬼子看到上官潇肩头的两颗金星。

鬼子没想到突然会遇到国军大角色,大惊大喜。虽然损折惨重,但是剩余的鬼子情急之下,蜂涌扑来,虽然战损惨重,但是一路死缠烂打几乎陷抗战名将上官潇于险地。

王贵战战兢兢给上官潇点燃一颗纸烟。跟随上官潇的另外一个上校简洁地对苏毅描叙了经过,并且询问了苏毅的部队番号。然后,他以近乎商议的口气对苏毅说,你部可以在此地阻击日军一小时,确保上官将军安全撤退?

苏毅回顾身边两位护兵,王贵、赵老六和三五个村民,内心不禁苦笑。但是,作为一位热血的年轻军人,苏毅当然知道上官潇的安危直接关系到整个上官潇集团军,甚至整个战区反击战的成败。

在上校热切的、期盼的目光中,苏毅非常郑重地致礼:“我保证!”

优德w888 2

退到阵地上的上官潇一行,除却上官潇和上校之外,还有另外三个少校和几名战士。喘息未定,一个少校急急和苏毅热情握手,一边焦急万分:“长官赶紧撤退。这里是路口,我们可以坚守两个小时,保证长官安全撤退。”

上官潇沉吟,片刻,他拍了一下那位少校和苏毅的肩膀,说:“我把人手给你们,你们帮我守一个小时。”

说完,上官潇再无他言转身离去。王贵和赵老六发现,少校和苏长官一直对他们离去的背影举手敬礼,但是,上官潇一行匆匆忙忙消失在视线,却始终没有回头。

在带着上校和其他参谋匆忙赶往去瑞昌的道上,上官潇热泪盈眶,他对上校说:“那个年轻的军官,记住他的名字,记住他的部队番号。”

六、没有牺牲。

带领几个战士留下来的少校姓李,也很年轻。他是上官将军的卫士长。

坚守三个小时,显然这只是李少校的希望。

李少校说,上峰组织会战,南线就靠上官潇集团军了。他继续说,局势太险恶了,而且,也不能再打败仗了。这次大战,上官集团军和战区是大后方最后的防线,只能釜底抽薪,就此一搏,挽回颓势。

李少校狠狠吸着王贵递去的烟头,说,上官潇集团军才赶到战区,沿途溃兵如潮。说到溃兵,李少校恨恨交加:“那些溃兵,当兵吃粮是好汉,遇到鬼子却这样怂!”

听到李少校这句话,苏毅感觉脸热。想解释什么,却终于没有开口。

李少校狠狠吸烟,没有注意苏毅的表情。继续给苏毅解释着局势,说:“你们师退到湖南休整去了。这会,战区集中了上官潇集团军在内的数十万国军精锐,将在武汉外围和日军进行大决战。”

上官潇集团军是国军主力,是国军决战的希望。上官将军才是真正的岳武穆!三个弟弟都在淞沪会战牺牲了,唯一的女儿在金陵女子大学读书,将军打完淞沪会战就急急忙忙赶往徐州会战,却没抽出时间安顿他的女儿撤退。

李少校狠狠地吸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头丢在地上狠狠踩擦,南京陷落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苏毅忽然想到上官,想说,话在嘴边,一阵爆炸声就咣当咣当在阵地上炸成一片。爆炸声里,有痛苦的哀嚎声响起。鬼子开始进攻了。

苏毅转身对浑身发抖的王贵说,你带老乡们退吧,鬼子太多了,你们到湖边通知大家往湖里逃生去,最好在芦苇荡躲一段时间。王贵还好,赵老六在炮声里早已酥软如泥。其他村民也有勇敢的,哆嗦着把枪举到掩体外,朝村口放枪。

这样激烈的战斗,显然不是苏毅事先想象那种以多打少,以暗打明的战斗。面对面的,不是几个鬼子斥候,而是一个一百多鬼子野战部队。

王贵似乎没有听见苏毅的命令,也在不时举起枪往村口放枪,虽然念念有词中国人不当亡国奴,但是,密集的炮声、枪弹声,他又感到裤裆一阵接着一阵的湿热。

李少校和苏毅,不断指挥几个精干的久经战阵的战士组织火力,对试图闯进王村的鬼子予以了杀伤。苏毅擅长射击,是师里出了名的擅用双手使枪的高手。李少校也很利害,这位十四岁就跟随上官潇身经百战的卫士长,一边毫不含糊地夸苏毅神枪,一边弹无虚发,击毙若干嗷嗷狂叫冲锋的鬼子。

在鬼子攻击的短暂间歇,苏毅再次高喊:王少爷,你们赶紧的退下去,把枪留下,记住,快带大家往七里湖逃身。王贵此刻裤裆已经湿透了,红着脸连忙点头,然后,他和赵老六带着没被炸死、打死的两三个村民留下枪弹,连滚带爬撤下小山坡,然后,腿软如泥的王贵和他的乡亲们,相互搀扶着往通往七里湖小道上,踉踉跄跄跑去。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发狂的鬼子在掷弹筒和机枪掩护下,全然不顾杀伤,对村口小高地上的苏毅们嗷嗷狂叫,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锋。

很快,鬼子冲上山坡。不知什么时候,苏毅四顾阵地,战士们几乎全都阵亡。靠在西边掩体边的李少校身中数弹,有气无力,举起在没有子弹的手枪,对冲来的几个鬼子,顽强地扣动扳机。

一下,两下,三下!

然后,一窝蜂疯狂的鬼子一拥而上,恶狠狠的刺刀不断捅刺李少校年轻的躯体。

王村村民们建设的潦草和简陋的阵地,终于被鬼子彻底占领。但是,他们还是无法进村。阵地最后一棵怀抱粗的黄桷树下,有两块峻峭的岩石。两块峻峭的岩石缝隙之间,苏毅在那里!

一把盒子炮,一把勃朗宁已经被苏毅捏出了汗。身中数弹的苏毅顽强钉在那里。被李少校夸为神枪的苏毅,果然是神枪。左右开弓之间,试图冲来的鬼子一个接一个被撂倒。

鬼子显然被这位神枪手震慑。他们不再放枪放炮,分散匍匐着逼近苏毅,试图活捉这个顽固的支那战士。

这个局面太适合苏毅了。靠手里两组弹匣,苏毅甚至洋洋得意摸出最后一只香烟点燃,一边射击露头的鬼子,一边有滋有味吸着纸烟。

一支烟的功夫,又是十分钟。

苏毅摸出怀里的欧米茄手表看了时间,突然想起,和上官小姐分手的时候,怎么没把手表给她?然后,他困难地支持其身体,把手表对准岩石用力砸去。

终于,鬼子没有耐心了,几个鬼子军曹挥舞着军刀哇哇大叫着,驱赶一群鬼子兵爬起身来,冒死冲上去。

此刻,苏毅感到一片空明。他信手射击,啪、啪、啪,清脆的枪声中,几个鬼子扑倒在地。他一边射击,一边念念有词:四、三、二、一。

枪膛里只有一颗子弹了!苏毅望了一下天上的云,炎热刺目的太阳浮游在云上,悠悠闲闲。然后,他慢慢把勃朗宁手枪举起对准太阳穴。他不知道应该想什么。想淞沪会战、南京会战死去的兄弟?想上官?

硝烟漫过眼帘,一颗清凉的眼泪滑落脸颊。一群狰狞的鬼子正对他冲过来,苏毅感到气愤,感到失望,感到无可奈何。

他不想死,但他绝不想被这些屠杀他的弟兄,屠杀他的同胞的鬼子们投降。于是,苏毅果断扣动了扳机。但是,最后那颗子弹,是哑弹。

七、日你先人,汉奸!

王村的人们都认为苏毅就是戏台子上的岳爷爷,在渡口边,村民慢条斯理着一边上船撤离,一边猜测苏毅指挥下的王村村民这次怎么大获全胜。

然后,他们看到了由村口阵地先跑来的会放枪,但是已经吓破胆的村民。于是,他们开始慌张。等到踉踉跄跄的王贵和赵老六等数人,气喘吁吁来到渡口,村民们如被火把燎的马蜂。

顿时,村民们意识到离岸上船,逃往七里湖深处的紧张。于是,紧张的气氛弥补芦苇荡蔽盖着的整个渡口。在渡口和七里湖湖心的沙洲之间,寥寥十多几只船,急急赶来,再急急离去。

船少,坐不下,焦急的村民们有的开始绝望抽泣起来。王贵此刻立即感觉两腿有力了。他大声吆喝让水性好的年轻人护送一部分村民涉水,他狂怒着从小船上把两三个年轻力壮的村民踢下小船。

王贵忽然想起苏毅真像岳爷爷,也想起李少校说的上官潇就是岳武穆。这两天和趴在村头阵地两个小时,王贵明显感到苏毅那种英雄气嗖嗖灌注在身上。于是,他一直没有上船,陪伴着留在最后的村民们。

远远的,枪炮声稀疏到安静下来。留在最后的,除了几十位村民和王贵之外,还有上官。

优德w888 3

听到远处紧一阵,松一阵的枪声,上官心里一阵阵发虚。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等苏长官,但是,她似乎感觉到苏长官此刻可能真的正在想她。看着她怔怔着迟迟不上岸,王大在一边拍着胸脯着急,说:我可是答应了苏长官,绝对保证长官娘子头发都不会少一根。

上官好看的脸上浮起浅浅的笑意。上官又在想,如果当苏长官的媳妇,其实真的不错。想着想着,心不再那么发紧,脸却是绯红。

当王大连声叫她上船的时候,上官轻轻咬住嘴唇,用芦花飘落水面的声音说:“我要等苏长官,等我的丈夫。”

王大听到了,王大也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刀戏文,大宋代的陆登抹脖子的时候,陆登的夫人也是这样呀。他想哭,但哭不出来,国难当头,一门忠烈。

就在这个时候,四面的芦苇里,突然想起叽哩哇啦的不详的怪叫。鬼子围上来了。

啪啪的枪声,突突的枪声响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子弹从摇曳的芦苇里,嗖嗖地钻出来。血,伴随着四面八方惊恐的叫声,一朵一朵,在顷刻之间,在被狂风扬起的雪白的芦苇荡里,绽开。

四周王村的村民们不断倒下,有男人,有女人,有孩子,还有让船没走的几个王家的大爷,倒下去的时候,甚至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王大急忙抱起上官跑到船边,把上官放到船上,又转身跑去抱住一个孩子,又往小船跑去。王贵、赵老六也各自挟扛着一个孩子趟过浅水,往小船跑去。

然后,王大急忙爬上船,取出船篙,用劲全身力气,猛地把船往远处撑开。

突然,背对岸边正在撑篙的王大,发现船上的人莫名其妙露出如像见鬼一样的表情。甚至,几个村民情不自禁站起身子,然后,被子弹击倒,掉在水里。

王贵也像是活见到鬼一般。他扑哧哧眼泪跟断线一样。王大正准备纳闷的瞬间,感觉背心一凉,全身无力,头重脚轻轻飘飘像芦花一样,似乎要在水面上飞舞起来。

在掉在七里湖里的瞬间,恍惚中,王大看到上官在船头站了起来,似乎要呼唤什么却没喊出来。然后,她单薄的身躯坚定地撑了第二下船篙。

几乎同时,一排子弹击中了上官,上官素雅的旗袍顿然血花跟礼花一样,散开,在明媚的阳光下很璀璨。

他看到上官在船头倒下的时候,嘴边似乎含住一个可怕的词:“汉奸!”他目睹着,感到莫名其妙的心疼。此刻,王大几乎感觉不到自己到底是王村的王大,还是七里湖里一条寒冷的鱼。但是,他迷迷糊糊的眼光依然可以看到王贵去接船篙,然后,王贵也被一排子弹击中,掉进湖里。

赵老六最后撑起船篙。船,悠悠扬扬往七里湖深处划去。

此刻,后背再无剧痛,一阵倦意让王大昏昏欲睡。于是,王大用尽最后的力气闭眼,睁开,回头,顺着上官、王贵、赵老六他们惊讶得跟活见鬼的视线的方向看去...... 五花大绑的苏长官无力地垂头跪在岸边,岸上密密站着鬼子,悠悠闲闲四面开枪。

优德w888 4

奔跑的、水里挣扎的王村的妇孺老小们,在鬼子哈哈的笑声里,一个接一个栽倒,一个接一个沉没。

王大死前,终于明白。

村头到芦苇荡渡口的这条小道,淹没在芦苇之间。远远望去一片片白茫茫的芦苇荡里藏着这条小道,没有村头到瑞昌的大道那么引人注目。如果,不是预先知道这条道可以通往芦苇荡,没有谁会注意,这条忽而明灭,踪迹难寻的小道的终点,会有那么多的手无寸铁,等待屠戮的王村的妇孺老小。

王大此刻很想骂一声跪在岸边,颓废低头的苏长官,他张嘴,感觉嘶哑的声音在喉咙里跌跌撞撞就是滚不出来。

于是,他含着一个骂词,一个由充满亲人被屠戮的愤恨与被欺骗的委屈交织的骂词:“日你先人,汉奸! ”但他终于没有骂出声来。

和王贵一样,和上官一样,和其他王村遭难的乡亲们一样,王大慢慢沉入冰凉的七里湖里。和他一起沉下去的,还有这句骂词...

八、自古汉奸没有好下场。

不久,上官潇将军率部参加名震中外的武汉大会战。

长江中游的南岸,上官潇集团军数万抗日健儿,会同友军,奋勇与气势汹汹的日军106师团进行全面野战。经过惨烈战斗,国军毙敌3000人,伤敌更多,缴获轻重机枪50多挺、步枪1000多枝,军马100余匹。几乎全歼日军106师团。

武汉会战扼止了鬼子全面进攻,成为中国在抗日战争由被动到相持的转折点。是役,载入史册。

战后数年,上官潇将军转入云南、缅甸战区。精锐的上官潇集团军在滇缅战场继续抗日,多次围歼鬼子兵团,成为国军抗日大军中战功赫赫的王牌军。

1945年9月9日,冈村宁次在南京签署中国战区投降书,中国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

1045年11月20日,上官潇将军在湖北省省府主席陪同下,携若干随从,来到当年王村遇险获救的旧地。其时,经历抗战浩劫,王村断墙残瓦,除却野狗乌鸦,再无人烟。

将军唏嘘良久,席地而坐,亲笔写了碑文。然后,将军下令,在王村村头阻击战旧址高地,竖王村阻击战牺牲官兵及王村村民记功碑。

立碑时候,除却上官潇将军随身牺牲的官兵外,仅苏毅一人名字得铭刻碑上。因为这次立碑,远近人们才知道1938年的6月,王村发生过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

再后来,淮海战役之后,上官潇将军离开大陆去往台湾。从此,失去兄弟、妻女的上官潇将军潜心修佛,直到最后离世,再无回返大陆。

文革期间,远在荒郊野外的王村阻击战牺牲官兵及王村村民记功碑,惨遭某地红卫兵破坏。1988年,记功碑由当地政府修补一新。不过,根据当时一位耄耋老人的回忆,当地政府在碑文上抹去了苏毅的名字——他是汉奸。

上官潇将军当然不知道王村后来,到底发生过什么。

因为关注上官潇将军亲手立碑的故事而关注王村的人们,他们自然更不知道当年的王村,到底发生过什么。

芦苇荡屠杀结束后三天,赵老六带着王村幸存的村民来到芦苇荡,他们点香叩头,掩埋祭奠他们的亲人。但是,赵老六到处都没找到王贵和上官的尸首。

他们在芦花纷飞之中,也看到了身首两端巅峰苏毅。

苏毅的身躯笔直地以跪的姿势,立在滩涂上。冰凉的湖水漫过他的膝盖。但是,经历三天,苏毅还是没有倒下!

两三米远,是苏毅残留着悲伤、绝望的表情的首级。

王村一位祖传铁匠手艺的老眼昏花的大爷俯身看了,啧啧称奇:“小鬼子的刀,可真厉害。”

再细看时,苏毅身上,八九处枪伤。他的后背军服已经被撕去,露出的后背,一条条肌肉已经被刀割掉!赵老六声音都在颤抖:“没有天良,没有天良!”到渡口收尸、下葬和祭拜的时候,赵老六几乎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优德w888 5

后来,赵老六还是和王村幸存的人们,在四散离开已经一片废墟的王村之前,也把苏毅遗体收殓了,孤零零下葬在远远的一个无名的小山坡背阳处。下葬的时候,赵老六想起王贵,也想起王贵趴在山坡上低声自言自语的一句话:“不当亡国奴,还真是要命的事情。”

戏文说过,自古汉奸没有好下场。苏毅确实是被杀了。

苏毅在被砍头的瞬间,麻木看鬼子肆意屠杀他的同胞。他亲眼目睹美丽的、年轻的上官在船上被一排子弹击中,然后掉进七里湖。然后,他忘却剧痛,感到无比的悲伤。

于是,他仰天长嚎。在他身后,一个赤膊的鬼子曹长比试着,缓缓举起军刀。

苏毅出来没有这么放肆地嚎叫过。嚎叫声里,大颗大颗的泪水淌了下来。

此刻,上官将军一行可能到了瑞昌,进入了上官潇集团军的安全地带了。苏毅想起了李少校。在苏毅自杀失败,落入鬼子的手里,他明白,当时的上官将军,依然将在鬼子这个加强野战小队的突击距离之内。

如果上官将军遇险,那么上官集团军的数万弟兄,甚至整个会战,将会遭遇无法想象的灾难。

于是,当鬼子粗暴刑讯上官将军撤退路线的时候,苏毅熬住酷刑沉默着。当他发现鬼子似乎准备试探性往两条道路都要派出斥候的时候,苏毅流着泪,俯首在鬼子皮靴下,用颤抖的手,为鬼子指出了芦苇荡那条明灭隐蔽的小道。

鬼子半信半疑着带着苏毅,往王村村后藏在芦苇里的渡口赶去。

然后,就是屠杀!

但是,鬼子不是傻子。鬼子屠杀手无寸铁的王村村民们泄愤后,最后不断折磨,砍死了苏毅。

鬼子虽然砍死了苏毅,但鬼子还是再无追杀上官将军们的可能了。后来十多天,安全回到司令部的上官将军,指挥了武汉会战南线主战场的反击战,战绩辉煌。

九,尾声

转眼就是2017年7月13日。

县城史志办重新修撰县志,在抗日战争历史的章节,他们调查、研究了王村阻击战牺牲官兵及王村村民记功碑碑文,沿袭了民间流传的史料:日军在一名姓苏的汉奸军官带领下,把全村老百姓围困在村西10公里的芦苇荡。

日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全村当场死难的同胞为137人。之后,苏姓汉奸也被日军砍死在芦苇荡。记叙最后有一句备注,这也应验了自古汉奸没有好下场的说法。

县志就这样写着。

到现在,苏毅坟茔早已经不知去处,苏毅藏身于岩石缝隙抗敌,苏毅被五花大绑跪在王村村后七里湖渡口的故事,终于如每年秋季漫飞的芦花,悠悠扬扬,总是无声无息沉落在七里湖里。

沉落在七里湖底,汉奸终于暗无天日了。

全文完。与橡树同行

人性崇尚自由,感谢你的关注


【写在文后】

本文均是流浪的橡树原创。流浪的橡树是我,我却不是流浪的橡树。生于书香世家,碌碌写文。由此,喜欢潜心军史、战史、文艺、音乐、摄影等等,偶尔文字血气方刚。

本篇小说试图诠释另类的“汉奸”,以及残酷的战争环境下的人伦。限于时间和工作,篇幅为短篇。其实,在这个视角上看战争,可能会倍感和平珍贵。

那么,如果觉得本篇小说能够得到你的认可,请转圈,点赞。同时,欢迎各位就这篇小说提出你的观感。

原创 橡树

优德w888 6

鬼子到县城了——大清早,昨天去县城卖药回来的王大一进村,就大呼小叫往王贵家里跑。一边跑得鸡飞狗跳,一边跑得声嘶力竭。

一、鬼子来了。   

王村在九江县城和瑞昌县城之间,一条山路,一条水道,很是方便。 前清长毛闹反的时候,王家的先辈们躲避乱军,就从九江逃难到了这里。

王村正面是七里湖,背后是小青山,依山靠湖端是山清水秀。王贵的爷爷不断颔首称赞正好生息。于是,王家先祖十来口便在王贵的爷爷带领下,一番收拾后定居下来。于是,这里就被人唤作王村。

山上可以寻草药,湖里可以捕鱼虾,四周上百里地的人都知道王村人的生活滋润。于是,每逢荒年,陆陆续续又有其他姓氏的人慕名迁徙而来。搬来了十来户外姓。等到民国27年,王村村民快到800口子人了。因为距离县城偏僻,少有官家和俗事,村里人遇到纠纷,有王家的上年纪的大爷们坐拢评判一番,大致是喜笑颜开散去。

王贵就是王村看宗祠的。王家的大爷们就是王贵的爷爷辈老人,村里大小事的公正评判人。

王贵的爸爸是王贵爷爷的长子。在王村是守看王家宗祠的长孙。王贵的爸爸去世后,王贵就接着守看宗祠。守看宗祠是长孙的事情,在王村,王贵就是名份上这片小小江山的太子爷。

王家大爷们断一点家务事,王贵是可以赞成或者反对的。虽然王贵不到二十岁,自幼被赵老六带着比划拳脚,也在九江县城读过书。勤于和王大们上山打猎,下湖掏鳖,对王家的大爷们礼貌,对王村的村民们客气,算得上王村公认的顶梁汉子。

此刻,王贵正在家里和赵老六一边吃早饭,一边谈着村里的大事。

赵老六在王村是老光棍猎户,据说以前当过七里湖里的小土匪,胆子大,脸皮厚。后来七里湖一带土匪被县长带兵剿灭了,赵老六一瘸一瘸流浪到了王村。王村当时看宗祠的王贵的爸爸就收留了他。

没房,没田,王老六专门扛一把猎枪打山鸡,打着就换米,打不着就嬉皮笑脸敲邻居的门蹭饭吃。

因为看着宗祠,赵老六在王贵爸爸安顿下也忙着宗祠的杂务,偶尔也抱着梆子巡夜。时间一长,赵老六就把自己当作王家的人,鞍前马后从来不辞辛劳。王贵的爸爸去世,赵老六就跟在王贵身边。

昨天,赵老六去七里湖打野鸭子,回来就带着苏长官四人。跑江湖混湖口见过世面的赵老六,从来眼里只有王贵他爸。现在,居然眉飞色舞讲着苏长官怎么一枪一个打鬼子,紧凑舒缓抑扬顿挫把苏长官一夸,王贵立即就感觉到,苏长官了不起。 

正在七里湖畔寻找渡船的苏长官一行,是昨天下午由赵老六带路来到王村的。

当时,苏长官的呢子军装全是血污和烂泥,身边两个护兵左右搀扶着他,苏长官的右腿右腿军裤全是血污,神情疲惫。

优德w888 7

你是村长?我是国军上尉。苏长官简单自我介绍后,就叫王贵准备吃喝和休息的地方。听着苏长官吆喝让自己伺候人,王村的看宗祠的“太子爷”王贵就满心不快。正在这个时候,王贵眼睛一亮,他看到苏长官修长的身子后面,跟随一位娘子。

娘子看上去二十不到,一席旗袍,几许书香,跟画儿一样,眼睛眉毛在白皙的脸上一眨一挑,都让王贵像是踩上七里湖的蚂蟥——脚心一阵痒痛。 

在县城读过几年小学的王贵知道书香女子最耐看,但是,他更知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于是,王贵咽下一口口水就再也没有正眼看那位娘子。那位娘子却好言好语:“烦劳大哥照料,再等三、两天,我们长官腿伤稍微好点,就要上路。”

他在城里听过水浒的评书,他懂得江湖好汉的礼数。不只是水浒,他还在城里听过说岳,他懂得尊敬英雄。 

既然尊敬英雄,王贵豪爽挥手,让赵老六引路,带着苏长官一行,去往自己正房住下。苏长官也没推让,面色沉静感谢了王贵几句话,王贵就感到淡淡的自卑。一向在王村颐指气使的王贵这才惊讶发现,苏长官一开口,说的就是他得去做、去遵守的规矩。

倒是跟随苏长官的那位娘子非常客气,不住声感谢。这让王贵又高兴又难堪。

一大早,王贵把赵老六叫来,正在听赵老六讲苏长官的事情。也就在这个时候,王大汗如雨下撞开门进了院子,王贵这时正在和赵老六吃早饭。王大气喘吁吁,满脸惊慌:“鬼子来了!”

抗战80年 | 【小说】杀死汉奸(上)。“多少鬼子?  ”

“比七里湖的蚂蟥都多。我亲眼看到鬼子丢铁地瓜炸垮了县城的门墙。动静比七月的炸雷还吓人。 ”

王贵丢开饭碗,吧嗒吧嗒开始抽烟,烟是苏长官前几天打赏的一支纸烟。王贵看着苏长官抽纸烟很有气魄,此刻心里一慌,也想抽着气派,不料一连串咳嗽。 

苏长官是前天晚饭后到王村的。二十多岁,军装偻烂,一脸疲惫。带苏长官来到村里的,是村里最有名的猎户赵老六。苏长官一行被赵老六带到王贵家。赵老六在苏长官一行洗脸收拾的空闲,告诉王贵和王家大爷们:“苏长官厉害,敢下黑手,手里两把手枪,一口气打死好几个鬼子。”

鬼子是什么?王贵娘一面收拾饭碗,一脸懵茫地问。

鬼子就是小日本鬼子,原先住在岛上,现在来我们这里。是抢钱抢粮抢女人的强盗。

王大说完,附身在庭院水缸瓢起凉水,咕咚咕咚喝完,看着老眼昏花的王贵娘依然一脸懵茫,就继续解释:“就和岳飞岳爷爷当年打的金兀术差不多。”

赵老六也放下饭碗,提高嗓门:“苏长官说,中国人打鬼子就是精忠报国。”

听完赵老六的报告,知道时局吃紧的王贵感觉头皮发紧,纸烟烧完烫了手指感觉不到痛,两腿却突然开始打哆嗦了。

王贵忙说:“请大爷们来,把苏先生也请过来。  ”

“要得。”赵老六急急答应着出了门。

二、中国人不当亡国奴。

鬼子到底有多坏?

拿活人练刺刀,拿木棒敲碎人脑,抢、烧、还要强奸妇女。

大爷们和王贵心里发慌。他们以前听逃难路过的人说过,但听苏长官说,似乎这些更真实。

王村的大爷都是王姓的年长者,有到城里考过秀才的,有在七里湖对岸跑过江湖的,也有灾荒年到青山山背后剪径的,都算见过市面。尤其王贵,十四岁在九江城里还读过城里的小学,当时王贵就知道日本人在山东和上海闹过不少事了,中国人不当亡国奴的道理当时学校的先生也说过。

此刻,听到鬼子来了,大家心里一阵发紧。

几个老眼昏花的王家大爷们一阵嘀咕, 我们王村这么偏僻,当年长毛不会来,现在鬼子也不会来。

肯定要来。鬼子要打武汉,就得往县城路过。难免鬼子不会往我们王村这些偏僻的地区派遣斥候?

当其他人还以为这次和以前长毛战乱一样,不会波及到僻静的王村的时候。当苏长官平平淡淡说出这句话,屋子里的人慌作一团,王贵们面面相觑。

苏长官不慌,点燃纸烟,很气派扶着桌子站起来说:“鬼子也不会大队人马到这么偏僻的王村来。如果小队来,我们就干他们。王村可退可守,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退到七里湖的芦苇荡,鬼子也得瞎忙。”

苏长官是什么人?苏长官是师长的少校作战参谋。

苏长官的护兵解释什么是作战参谋时,绘声绘色说,戏台子元帅帐下最会打仗的人,专门打仗的人。所以,十多个鬼子,苏长官一个人都不会放在眼里。

两个护兵似乎对王贵招呼着好吃好喝好住满是好感,其中一个护兵就宽慰王贵:“咱们苏长官小腿被小鬼子刺刀捅了,在你们这里将息十来天,我们还得往武汉赶路,咱们要去和鬼子再干一场。另外一个护兵说,你帮我们就是帮国家,苏长官会帮你请赏。”

听完,王贵感到自己真没看错人,苏长官确实了不起。现在,了不起的苏长官如此胸有成算的一席话,王贵和王村其他爷们脸上浮出豪壮的笑意。

站在门口的赵老六和王村十多口子少年们听到苏长官一说,都在喊好。在县城读过书,知道中国人不当亡国奴的道理的王贵,当然更要大声喊好。在王家大爷们还没明摆着么回事的时候,王贵和赵老六就开始分派大家各自回家准备家伙,准备老弱妇孺们撤退。

苏长官不经意颔首露出微微的笑意。

王贵发现苏长官跟赵子龙长得像,都很白净,也很英武。在长坂坡,赵子龙身边没有娘子只有阿斗;在王村,苏长官身边有娘子。苏长官的娘子长得真好看,想着想着,王贵满脑袋都是那位娘子好看的样子。

“王村长,抓紧叫大家准备。然后,你把会用枪的人喊过来。我们现在就做好准备。”苏长官慢条斯理对王贵说。

“好,好,好。”王贵神不守舍答应了。在大爷们一片豪壮的注视里,赵老六和王大就提起铜锣出门了。

三、大将之才。

人喊到齐整了,王村会用枪的27个精壮汉子,都提了家伙兴奋赶到宗祠,一个都没落下。

苏长官看了一下,家伙都不错。七里湖打野鸭子猎户们的家伙,居然十有七八都是七成新的汉阳造,更稀奇的,居然这些汉子挎着单肩的装子弹的布袋沉甸甸,一走路装子弹的布袋咣当响。

优德w888 8

“怎么来的?”

“去年从九江过路去南京的部队的一个长官老板卖的。”

“子弹呢?”

“前几天九江有不少国军老板叫卖。”

没人注意苏长官在叹息。

苏长官到底是元帅帐下最会打仗的人,专门打仗的人。坐在王家祠堂院子里,就像大戏里岳飞打仗那样,对围在身边的人开始训话。

喊赵老六带两个弟兄去山口要道轮流值班,看见鬼子得赶快来报告。喊王大带着村里的妇孺老小去七里湖边的芦苇荡,如果鬼子来了就往湖里逃生。

最后,他把剩下的24个人分成三个班,叫他随身的护兵当长官,一个班在村头高地修阵地,一个班把王村炸鱼的几十斤炸药收集在一起,用手雷牵挂,埋在村头紧要路口充当地雷,把用渔网线做的引发的绳子牵到高地上。

另外一个班叫赵老六带着,在村口前通往县城的山道上巡哨,看到鬼子要火速报告并且不露声色退到村口阵地。

王贵问:“咱干什么?我不当亡国奴。”

苏长官淡淡看了王贵一眼说:“我腿不好,你跟在我身边,帮我传达命令。”

最后,苏长官对大家说:“鬼子这次是想打武汉,想灭亡我们中国。武汉国军都准备好了,鬼子打不赢,最多一二个月,鬼子还得哪里来往哪里跑!大家退躲在湖里一两个月没问题。村里打鬼子,事后国家会嘉奖。”

旁观的大爷们等到苏长官调拨完毕,都在翘大拇指:“大将之才,大将之才!”

王村往七里湖有两条道,一条道通到湖走水路去瑞昌,一条道可以走山路到上游渡口过河去瑞昌。

苏长官闭上眼都谙熟的作战地图上,王村是他退往江北转道去武汉的捷径。他取道王村,就是因为七里湖走水路可以不用伤腿。

目睹过数次鬼子斥候执行侦察却屡屡干出屠杀、火烧若干勾当,苏长官暗暗揪心,看着眼前这几天对他和同伴们嘘寒问暖给予帮助的村民们,他忽然意识到他不再是取道王村的路人,他应该是王村的保护者,他不能让王村的村民在毫无准备下再遭鬼子毒手。

屋里屋外王村的人们兴奋、热情地议论,也有更多的王村村民们急急忙忙开始收拾细软和养的猪、羊。一时间,不大的王村到处人喊狗叫。

等大家慢慢散尽,苏长官点燃一颗纸烟,慢慢躺下去,他想有可能在王村发生的战斗,也想,前几天在九江把军火卖给这一带猎户的老板,到底都是哪一部国军?

四、苏长官的娘子是女学生。

苏长官所在的部队在安庆与鬼子打过仗。一路边战边逃,过了湖口县,师部又被鬼子追上了,苏长官接到命令,为掩护师部撤退,带着师部警卫连的兄弟阻击鬼子。

激战之后,苏长官的一百多弟兄死伤殆尽。剩余不到十来人的兄弟们,在苏长官安顿下,分散往武汉逃。

自东向西逃亡的路上,攘攘的都是军人和平民。偶尔,尾随的鬼子斥候赶到,一阵乱枪,逃亡的人们便乱纷纷惊慌四散。

几天前,一次鬼子斥候偷袭后,苏长官和两位护兵救了一位南京逃出来的女子大学学生。看着跑得精疲力尽的女学生坐在路边无奈的孤苦的样子,苏长官叫护兵把她带上。

护兵甲说:“长官,我们还要扶你。”

护兵乙说:“长官,莫管闲事。”

苏长官当时鼻孔发酸,对兄弟们说:“知道吗,掉在鬼子手里,这个女子就完了。守土抗战,守不了土,再不保护中国的女子,还叫中国军人吗?”

于是,他们就带上了这位女学生往武汉方向逃亡。

一路风声鹤唳,苏长官他们甚至没问这个女学生的名字。只是不留意间,发现这个女学生长得很漂亮。一路逃亡,苏长官称呼女学生小姐,女学生自然着就称呼苏长官是先生了。

再后来,苏长官看着地图,他们离开大道,准备抄小道过七里湖去武汉。这就一路急急忙忙着来到了王村。

王贵读书的时候,校长太太就喊校长先生。王贵还知道戏台子上英雄身边都会有一位美女。所以,王贵一看之下,就认定了女学生是苏长官的娘子。第一次看到像是画里走出来的苏长官娘子,王贵就在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像苏长官的娘子一样的娘子,这样才不枉过人生。

谁也不知道,苏长官除了知道女学生是宁波人,复姓上官,在金陵女子大学读书,准备到武汉找他的父亲。之外,他不知道其他关于她的更多。当然,他更不知道,王贵和王村的人们,都在王贵一厢情愿的文绉绉的对先生一词的解读下,已经把上官,当作了他的媳妇。

当天午后,上官,也就是王贵心里的苏长官的娘子和王村的妇孺老小一起,准备向通往七里湖的道路上离开。临分手的时候,上官和苏长官默默对视良久,都没说话。

上官说:“先生,你要保重。”

苏长官只是微微点头,他挥手示意上官离去,一直没有说一句话。

王大在一边看着,就拍胸脯,说:“苏长官你放心,你是英雄,我绝对保证你媳妇头发都不会少一根!”

上官和苏长官依旧默默对视,但是,他们的脸上都浮出淡淡的、温暖的笑意。上官忽然感觉到苏长官坚毅的眼神,像一把刺刀,正不知不觉挑开了自己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她在想,如果战争结束,真的当了苏长官的媳妇,其实也是不错的事情。

苏长官终于说话了:“上官,你保重。打完这一仗,我送你去武汉找你的父亲。”

上官有点羞涩地点头,说:“我爸爸比你官大,他没有保护我,是你保护我。”

很快,在这个勉强算做儿女情长的气氛,被远远传来连声不断的呼唤打破。

苏长官回头,一位持枪的村民急急跑到近前。神情紧张的村民上句不接下句地报告:“长官,六爷他们在山道口子发现鬼子了。”

这么快?他在一位护兵的搀扶下,匆忙着对王大和上官挥手,头也不回,往村口高地走去。


与橡树同行 支撑原创【未完待续,明后天发全部】

上一篇:铁军无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