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军史 > 中篇【历史战争】风云际会(三)忠肝义胆

中篇【历史战争】风云际会(三)忠肝义胆

时间:2019-12-19 14:41

蒙哥汗派宋代降将晋国宝劝降,被钓鱼城守将王坚斩首。蒙哥汗大怒,下令围攻钓鱼城。

睡至半夜,叱干雅鲁听得耳边有悉索之声,猛然惊醒。只见一亲兵正拿刀向他砍来。叱干雅鲁猛然翻身,顺势抽刀在手。亲兵见偷袭未果,胆气已泄。叱干雅鲁趁势上前,将其砍翻在地。回头看去,另一亲兵已将刀横在贺兰丰的脖颈间。

很快就有人找到了保罗·舒尔茨,并加以核实。保罗也详细的阐述了那段尘封的往事,还着重解释已从当年的中国国民政府那里得到过一笔钱。

参军术速忽里进谏曰:“大军久困于坚城之下,不利。不若出夔门,沿长江东下,与忽必烈会师于鄂州,进取临安。”无奈蒙哥汗骄横自负,此计未被采纳。

贺兰丰亦曰:“我也心有此意,只是无奈而已。”

保罗·舒尔茨所收到的红利,虽说是以国民政府的硬通货——银元折算,但实际上是以法币来支付的。这还多亏了徐庭坚的提醒,保罗及时将到手的法币兑换成了美元和部分黄金,才得以在国民政府倒台前的通货膨胀中避免了重大损失。

钓鱼城前后共抵抗蒙古攻伐三十六年,始终屹立不倒。可谓在世界范围内,未被蒙古军所攻破的唯一一城。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十五年,钓鱼城已成孤城,守将王立“以不杀城中一人为条件”,开城投降。时距蒙哥汗攻钓鱼城已十九年,南宋崖山之败也已三年。

图片 1

当时的两大阵营除了军事对峙,还通过电影、广播等大众媒体,进行着广泛的政治宣传战。

钓鱼城被围五月有余,仍不能破。汪德臣无计可施,遂单骑至钓鱼城下劝降。王坚突发礌石,将其击倒。汪德臣受重伤,数日后死于缙云山寺庙中。

什夫长见其五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遂不留意,只是令其进前答话。叱干雅鲁缓慢行至近前,趁其不备,突然拔出衣内所藏利刃,将其斩之。三名亲军亦拔刀上前,蒙古军卒猝不及防,被斩杀六人,其余皆散。叱干雅鲁抢得骏马三匹、弓箭四副,保护贺兰丰闯过哨卡。

保罗想起他还欠对面“幸运”酒吧老板五马克,他把那个胖老板叫到铁丝网跟前,借还钱为名询问情况。酒吧老板对他说:“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有什么事情就赶紧办,听说布兰登堡门那里也限制通行了。”

西征之旭烈兀已攻下波斯、叙利亚,攻灭阿拉伯阿拔斯王朝,兵锋直指埃及。闻得蒙哥汗死讯,遂率精锐东还,参与汗位争夺。西亚留守之蒙古军终被埃及苏丹忽都思率马穆鲁克骑兵所击败,最终未能踏上非洲土地一步。可以说,蒙古人的武力扩张止步于钓鱼城。

贺兰丰沉思良久,点头感叹曰:“此计甚妙!”

在这段时期,柏林黑市盛行,东边的货币与劳动力大量流失。保罗·舒尔茨看准商机,利用东、西两边的物质差异,开始倒卖各种生活必需品,从中赚取差价。

蒙古铁骑威慑天下,贺兰丰等人单势孤、建树无望,又自思随蒙古军征战,已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只得随遇而安,但求少伤人命。

贺兰丰闻言,掏出权玺掷于地曰:“性命尚且不报,要此物何用?”

他高价购买了拿张刺有纹身图案的人皮,并将该图案作为家族徽章,嘱咐后人永远铭记。他还因此设立了一个基金会,用于寻找全世界的赫连后裔。

贺兰德受伤数处,卧于山石之下。见叱干雅鲁,喜出望外,大声呼救。叱干雅鲁扶其缓行。此时已与大队脱离,又兼行动迟缓,山中土著蜂拥而至。二人寡不敌众,终被其生俘。

叱干雅鲁恨恨道:“定是怕我等弃他而去,遂盗马逃走。”众人继续前行,都感前途渺茫,均默不作声。

他又吸取了大量从东柏林过来的廉价劳动力,开办了一家专营日用品和原料加工的工厂。这时的保罗·舒尔茨已经成为了一个地道的小资本家,家族复兴计划开始起步了。

叱干雅鲁虽年逾古稀,然精神健硕,亦要同行。

叱干雅鲁见此情景心软,叹声说道:“公子且请放心,有雅鲁三寸气在,定保公子无恙。”

这个参谋对此很感兴趣,就把这份合同上交给了美军驻西柏林司令部。

一日深夜,山中土著偷袭贺兰丰军营。贺兰丰未有防备,知觉之时,帐外火光冲天,土著军士已杀至帐前。其时,贺兰丰、贺兰德重伤未愈,行动不便。叱干雅鲁命贺兰明守护贺兰丰、贺兰德,自己亲领护卫向外冲杀。

晚间,在一山坳中宿营。叱干雅鲁照顾贺兰丰休憩,自己与众亲军轮流值夜。谁知清晨醒来,那名受伤军卒与马匹踪影皆无。

联邦德国政府对此事的回应是:“德国从来不会赖账。不论是哪届政府,只要是德国人借的钱,就由德国人来偿还。更何况,这笔资金是用来支援反法西斯事业的。

三月,蒙古军攻东新门、奇胜门及镇西门小堡,均失利。

军卒见其心动,遂道:“此小儿有何德能,令我等为其卖命?今逢乱世,朝不保夕。此小儿奇货可居,正是我等防身之物。如若事成,吾甘为叱干将军屈从。”

针对这种情况,1955年5月14日,苏联同包括民主德国在内的东欧七国签订《华沙友好互助公约》,华沙条约组织成立。欧洲形成两大武装阵营对峙的局面,两个德国为对峙的最前沿,首当其冲。

蒙古宪宗九年二月二日,蒙哥汗率诸军自鸡爪滩渡渠汇,进至石子山扎营。

月光下,亲兵面目狰狞,哆嗦言道:“我等家眷尽在中兴府,生死未卜。此一去山高水远,不知何日得归。听我一言,不若将此小儿献于蒙古军,你我二人共图富贵。”

保罗·舒尔茨的生意伙伴有很多是在东柏林,这是他五年来煞费苦心打出的局面。这些年来,他在东柏林花了不少的钱,现在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了。

蒙哥汗恼羞成怒,于七月初,在西北外城制高点马鞍山搭望楼。蒙哥汗亲自擂鼓助战,声震数十里。王坚依坚城据守,毫无惧色。并发礌石将望楼顶端军卒打落,摔死在百步之外。望楼之下,擂鼓助阵之蒙哥汗亦受重伤。二十七日,蒙哥汗崩于军中,蒙古军遂撤围北还。

行不多时,后方有十余名蒙古骑兵追来。贺兰丰伏马狂奔,不敢回头。多亏叱干雅鲁回身射杀两名带队军官,镇住其余人等,方才得以逃脱。叱干雅鲁审视众人,除一名亲军小腿中箭外,余者皆无大碍。

图片 2

目录
上一章:英雄无悔
引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又走四天,行至一山口。此处设有蒙古哨卡,由一什夫长带队把守。

由于政府一时无法提供如此多的现金,所以将以现金、退税、贸易补偿等形式进行偿还,预计将在三年内还清。在此对舒尔茨兄弟银行的执行人——保罗·舒尔茨先生,提出诚挚的歉意。”

贺兰丰叹曰:“想咱十二岁,父母双亡。多亏叔父周全,方有今日。两犬子已逾弱冠,宜当随军历练,方可知处事之艰难。如再劳叔父操心,吾于心不忍。”

叱干雅鲁思绪良久,叹曰:“如此看来,也只好这样。可怜赫连一脉,断于我手。”突然,手指军卒身后大喝道:“谁在那里?”

“到现在,舒尔茨兄弟银行早已成为一个跨国集团。”赤老先生说,“在它旗下的公司遍布世界各地,经营范围涉及到冶金、制造、远洋航运、信息、奢饰品、酒店等多种产业。总资产七百七十三亿美金,而舒尔茨家族的私人产业也已达二百四十亿美金。”

五月,钓鱼城被围数月,依然物资充沛。守城宋军掷下大鱼两条,及面饼百余张。并扬言:“再围十年,也是枉然。”邓州汉军千户董文蔚激励将士,挟云梯,冒飞石,履崎岖以登,直抵其城与宋军苦战,但因所部伤亡惨重,被迫退军。

叱干雅鲁道:“长此以往,并非长久之计。”

所以当美军驻西柏林司令米歇尔上校看到这份合同时,认为如果加以运作,将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实例。他把此事知会给西柏林政府,并附上了自己的意见。

叱干雅鲁老泪纵横,亦跪倒曰:“三十年来,吾观公子所为,不辱赫连一姓。将军在天之灵,欣慰已。”

叱干雅鲁慌忙跪地捡起权玺,以衣袖擦拭,颤声曰:“公子岂非忘却夫人之命?此权玺历经七百余年,浸满赫连一族血泪。夫人拼得身家性命,托付于汝,公子此举实为不孝;视国恨家仇于不顾,实为不忠。我等拼死效力,岂不枉然?”

赤老先生也看出了我的心情,他对我说:“当赤家的人找到保罗·舒尔茨的时候,他已经八十多岁了。到此时他才知道他的先祖们都是怎样一种经历。

九日,东道军史天泽率部参战,围城东北。先锋都总帅汪德臣猛攻镇西门。贺兰丰率所部冲上陡坡,方才发现镇西门外只有一道狭窄山梁,地形险恶,军卒无法展开。宋军抵抗异常凶猛,贺兰丰部瞬间死伤数十人。贺兰丰亦被砲矢击中受伤,被贺兰明拼死救出。

叱干雅鲁劝曰:“公子身负振兴赫连一族重任,岂能如此颓废。想将军为民请命而死,是何等的英雄。公子此为,有愧将军在天之灵。况公子身死是小,保全权玺是大。”

目录
下一章:回乡祭祖
引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贺兰丰劝曰:“叔父当颐养天年,不宜随军。”

趁军卒回头之际,叱干雅鲁飞身上前,攥住其持刀之手,将其踢翻在地。

1949年3月,美国和英、法等西欧十一国国家组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并于同年4月4日在美国华盛顿签署《北大西洋公约》后正式成立。而在东、西方两个意识形态不同的阵营的影响下,1949年5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10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诞生。

蒙古太宗七年,蒙古军分三路攻宋。耶律朱哥统刘黑马、奥屯世英等汉军七万户,随都元帅塔海绀卜为西路军出征。

叱干雅鲁道:“今天下大势,金已穷途末路。转投蒙古,或可有所作为。”

没过多久,那道铁丝网就被钢筋混凝土墙所代替,还被空出了一百五十米的无人区作为军事管控区,擅闯者可能会被击毙。

蒙古宪宗八年,蒙古大汗蒙哥、其弟忽必烈及大将兀良合台分三路大举进攻南宋。蒙哥汗亲率主力征四川。

叱干雅鲁眦目怒曰:“尔等小人,作出如此下作之事,天理不容。”遂一刀将其斩为两段。贺兰丰因惊吓过度,已然昏厥在地。

柏林大空降开始了。在历时十一个月的封锁中,美国空军和英国皇家空军不间断航行,高峰时昼夜24小时不停,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降落。送来包括煤炭、药品、食品、以及口香糖、生日蛋糕等生活必需品。在美、英等国的强力援助下,西柏林度过了难关。

蒙古宪宗八年秋,蒙古军相继攻占剑门苦竹隘、长宁山城、蓬州运山城、阆州大获城、广安大良城,直逼钓鱼城(合州)。

叱干雅鲁道:“姓贺兰,契丹人。”

目录
上一章:绝处逢生
引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此时蒙古军损兵折将,御前翻译买哥、宿卫称海、前锋将马塔儿沙、万户达鲁花赤密力火者、千户囊加台等具已殒命,军卒死伤不计其数。

目录
下一章:英雄无悔
引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听起来非常振奋人心,但我未免还是有些失望。“这就是所谓的‘宝藏’吗?好像离我远了点。”我的心里嘀咕着。

忽必烈从湖北鄂州撤军,与其弟阿里不哥开战。

无事之时,贺兰丰便拿出“天王权玺”端详。每当此刻,贺兰丰心潮起伏,顿感祖先的热血感召。

社会舆论对此事进行了长篇累牍的报道,一则夸耀联邦德国政府的胸怀气度,二则称赞保罗·舒尔茨的高风亮节。一时间,保罗·舒尔茨成了新闻人物,由于他的诚实守信,从此商路大开。

钓鱼城之战,对世界历史进程影响深远。此时的蒙古帝国经两次西征,国土向西至多瑙河、向东至高丽、向南至长江流域,空前绝后。

叱干雅鲁道:“难民。”

“世事难料啊!”父亲也感慨起来,“东方开花,西方结果。真是一段传奇的故事。”

目录
下一章:天佑忠良
引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贺兰丰等人商榷不定,终被乱民裹挟向东南而去。行至怀州地界,遇蒙古骑兵追杀,难民四散奔逃。乱军之中,折氏被蒙古人掠走,亲军当中亦有一人殒命。

1961年11月的一天,一名美军驻西柏林参谋在清查纳粹德国所遗留的档案时,偶然发现了当年舒尔茨兄弟银行与纳粹德国政府签订的贷款合同。有意思的是,在合同的副本里竟然明确写着:这笔贷款资金必须要用在对中国经济的支撑方面。

叱干雅鲁道:“杀敌或可不为,但为谋划可亦。两公子年幼,不谙世事。保公子无恙,老朽力当所及。”

中篇【历史战争】风云际会(三)忠肝义胆。叱干雅鲁止步不敢前行,继而面向大河,低头不语。少时叹曰:“吾世受将军恩德,不忍落井下石。汝之意也并非万全之策,如有差池,吾于心不忍。”

保罗·舒尔茨却明确表示,他只要其中的一半。因为剩下的一半应该属于犹太人阿哈罗尼·本多尔。虽然本多尔一家已经被纳粹所杀害,但是这笔本属于犹太人的还款,仍应该还给犹太人。所以,保罗·舒尔茨委托联邦德国政府将这笔钱交给以色列,用以作为二战期间德国对600万犹太人罪行补偿的一部分。

图片 3

几年下来,贺兰丰深感生计之艰难、岁月之沧桑。一年冬日,叱干雅鲁染伤寒,昏卧于破庙。贺兰丰独守五天五夜,寸步不离,终保全叱干雅鲁一命。历经磨练的贺兰丰心境大变,已非当初的柔弱少年。

其实我所认为的‘宝藏’并不是那些钱,那是保罗·舒尔茨一生奋斗的结果。真正的‘宝藏’是这个基金会。咱们能有今天的成就,绝大部分是受益于此。”

贺兰丰时年四十三岁,官至上千户所达鲁花赤。因曾随耶律朱哥攻蜀,遂领正四品前军上骑都尉衔,率二子贺兰德、贺兰明及所属兵马,随征蜀先锋都总帅汪德臣出战。

贺兰丰掩面,哭坐于地。

二战后的德国被苏、美、英、法分区占领,柏林也一样被分成四个占领区。保罗·舒尔茨的家,就居住在法国占领区。一年以后,美、英、法占领区合并,柏林被分为东、西两个区域。

蒙古太宗八年,攻入四川,下成都、利州等路州。同年六月,耶律朱哥不习蜀地湿热,染恶疾,卒于军中。叱干雅鲁、贺兰丰等率亲军,护灵柩北返。

目录
上一章:赫连长歌
引荐作品: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

到1948年10月,西马克与东马克的兑换率达到了一比四。这种情况,为金融投机分子创造了机会。曾经的银行家保罗·舒尔茨也不失时机的大赚了一把。

而钓鱼城之战,直接导致蒙古灭宋战争的全面瓦解,使宋祚得以延续二十年之久。由于蒙哥汗没有立嗣,他的死导致诸王公为争汗位,大打出手。

一日,一条大河挡路,苦于无舟船摆渡,众人只得在岸边露营。

1948年6月20日,西方占领区进行货币改革,废除旧德国马克,发行西马克。3天后,苏联占领区也进行同样的货币改革,发行东马克。

贺兰丰单膝跪倒,双手抱拳道:“叔父在上,受孩儿一拜。”

两人相依为命、漂泊江湖,过着寄人篱下、饥寒交迫的生活。

此时的保罗·舒尔茨意识到,在这种军事高压政策下,大战很有可能一触即发。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要与一些位于东柏林并且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司,建立起一种亲密关系,最好能成为平稳的长期合作伙伴。这样一来,不管是哪一方面最终获胜,他在其中都能获得一定的好处。

途中贺兰德掉队,叱干雅鲁令贺兰明保护贺兰丰先走,只身返回寻找。

叱干雅鲁道:“如今兵荒马乱,随时性命不保。唯有投军,方为上策。”

但是因苏联占领区内的商品供应不足,而西方占领区由于有美国经济作为后盾,所以西马克的币值一路飙升。

二十四日夜,蒙古军乘夜偷袭,一度登上外城,与守城宋军激战。但后援不继,终被宋军打退。蒙古军马背得天下,无奈钓鱼城山势险峻,骑兵优势荡然无存。由西域诸国所学之攻城器具,亦无所作为。

中兴府虽在察罕的极力保全下得以幸免,但西夏国其余之地,在战火的涂炭下已是满目疮痍。

赤老先生一笑说道:“其实在东方的贺兰一系,也有一段传奇。老朽不才,五年前在广东汕尾,找到了贺兰承宗的后人。”

六月,汪德臣所挖地道已成。五日晨,汪德臣部借地道攻入外城马军寨,守将王坚率兵拒战,蒙古军终未得手。此战,贺兰丰腿部受伤,几不能行。贺兰德头部受重击,昏迷不醒。

什夫长喝问道:“来者何人?”

赤老先生又感慨的说:“很可惜,保罗·舒尔茨在前些年去世了。他临死前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亲眼见到‘天王权玺’。”

叱干雅鲁道:“虽今非昔比,然战事凶险。如有闪失,岂不有负老夫一生心血。想当年,老夫一族世受将军恩德,无以为报,只有披肝沥胆。”

此时的蒙古,窝阔台继汗位已二年有余。蒙古经庆阳、卫州、潼关凤翔之战,已耗尽金朝元气。窝阔台汗正计划分兵三路,合围汴京,一举消灭金朝。

第一次柏林危机爆发。西柏林的物资供应立即紧张起来,以至于人们为了取暖,都不得不砍掉街头的大树。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保住西柏林。

三日,蒙哥亲督诸军战于钓鱼城下。蒙古军水军力战,克钓鱼城水师码头。七日,围攻一字城墙,未果。

叱干雅鲁谏曰:“当弃大路而走小道,与民众脱离,方可隐灭行迹。”贺兰丰许之。

就在苏联占领区发行东马克的第二天,即1948年6月24日。苏联切断了西柏林的所有水陆交通和货运,并切断了对西柏林的电力供应,开始对西柏林进行封锁。

钓鱼城其地当嘉陵江、渠江、涪江之口,控扼三江,自古为“巴渝要冲”。其城筑于钓鱼山上,分内、外城,外城筑在悬崖峭壁之上,城墙系条石垒成。且三面环水,地势险要。

贺兰丰、叱干雅鲁二人以叔侄相称,被编入耶律突花之子耶律朱哥军中。

由于美国的支撑,联邦德国经济快速恢复,并很快成为欧洲经济强国之一。1954年10月23日,美、英、法等过签订《巴黎协定》,决定终止对联邦德国的占领,并吸取其加入北约组织,允许其重新武装。以此来遏制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

蒙古军围攻钓鱼城六月有余,给养全凭劫掠周围郡县,百姓恨其入骨。蒙古军扶蒙哥汗灵柩北还,一路受山间乡民袭扰,苦不堪言。

叱干雅鲁怒曰:“将军待你不薄,安敢乘人之危?”遂持刀上前。

可是在1961年8月13日,保罗·舒尔茨一觉醒来,却发现他再也去不了东柏林了。在他居所旁边的街道上,拉起了一道铁丝网,还有很多工人在用砖石封堵对面大楼的门窗。

四月,大雨持续二十天,满山泥泞,攻城更为不利。

叱干雅鲁刀法娴熟、勇武过人。一日,与军中一刀术高手比刀,五招之内将其制服。被路过之耶律朱哥相中,遂被招为亲军,任百夫长。贺兰丰亦被招为亲军护卫。

几经努力,曾经作为银行家的保罗·舒尔茨保住了他应得利润的三分之二。这些钱对保罗·舒尔茨来说,还是比较满意的。他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做人不能太贪婪。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上帝的眷顾了。自己的事业要自己来做,不能完全依靠别人。那么就从头开始吧!

贺兰丰怒曰:“蒙古与我有杀父兄之仇,恨不能灭其族而后快。汝休得胡言。”

保罗·舒尔茨拿着这笔钱,开始了新的事业。他移民到了瑞士的洛桑,并重新挂起了舒尔茨兄弟银行的牌子。

二人遂投西京(今山西大同)而去。

我突然认识到了自己内心的渺小,与赤钰老先生相比,咱简直微不足道。

贺兰丰问道:“那里是我等容身之地?”

当初所借的六百五十万马克,将按当时汇率换算成等价的黄金,并由同等数量的黄金折算为现在的西德马克。一共是九百二十六万西德马克,这就是联邦德国政府所需偿还给舒尔茨兄弟银行的债务。

军卒喝道:“且住,再若前行,我等共死。”

保罗·舒尔茨深受重大打击,他深刻体会到了兄长当年的心情。他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一定还有办法。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时候,真正的转机出现了。

又过月余,二人已入金境甚远。此处兵匪横行,百姓流离失所。一日遇金溃兵追击,叱干雅鲁将随身财物散于道旁,趁匪兵抢夺之乱,得以逃脱。

当时的世界格局发生了新的变化。1946年3月间,前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州富尔顿市对大学生演讲时提出“铁幕”的概念。这一概念在日后被广泛应用,为冷战奏响序曲,也标志着欧洲分裂的开始。

贺兰丰看到前途渺茫,又想起国破家亡只恨,只感到心力憔悴,终日以泪洗面,已有轻生之意。

贺兰丰一行人等出得城来,本要向西至西凉府找寻赫连岳。途遇逃难难民,言称兴州、盐州、甘州、黑水城等地已是千里赤地、白骨蔽野,幸免者百无一二。西凉府已破城近一年,境况亦凶多吉少。

什夫长又问道:“姓什么?”

叱干雅鲁道:“当年天王亦有灭国之难,然能审时度势、不拘小节,终成大器。吾闻得,蒙古濮国公耶律突花为契丹人,契丹遗民多投其麾下。吾料不久,蒙古必将伐金,而契丹与金为世仇,从军者必众。我等亦可自称契丹人,投于耶律突花军中,以此借尸还魂之计,方能中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