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军史 > 藏族远征军浴血鸦片战争

藏族远征军浴血鸦片战争

时间:2019-12-19 13:59

最先抵达腾冲西郊的和顺村,是远征军预备2师。该部各部先头部队和零星日军斥候接战,当地乡民印象尤深。

声明:敬告网站、公众号,未经授权使用、转发本号原创,本号将适时诉诸法律。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本号原创。

在历史上,藏族人民一直有着协助中央政府保卫祖国的优良传统。清代乾隆年间,瓦寺地区的藏族土司千总刘正祥、王保等人就曾率藏兵协助清军抵抗廓尔喀对西藏的侵略。在清军总督福康安的统一指挥下,瓦寺藏军“六战六捷,杀敌四千,收复后藏”。在那场战斗中,许多藏兵为国捐躯。几十年后,当英国侵略者的隆隆炮声回荡在祖国边疆的危急时刻,藏族勇士们再次做好了为保卫国家而牺牲的准备。

日军看似固若金汤的守势,如果对付缺乏远程火力的国军当然有效。然而,远征军对腾冲攻势,将得到中美空军的支援,以及较为充足的弹药支援。

滇缅路打通之前,美国虽然大力支援中国抗战,然而,受制于后勤线漫长,尤其驼峰航线运力限制,除却最为重要的军事物资之外,用量最大陆军武器,完全不能应付中国战场的巨大消耗。

事后,曾有英国军官记载:“他们的尸体厚厚地乱摊在四旁,据说他们曾经决定不战胜即战死。他们的帽子是用老虎皮制的。”从英国军官的记述中可以肯定:这些英勇捐躯的将士,正是前面所提到的藏族士兵。

此刻,他们在阵地上点烟悠闲谈笑,好奇看着天上的飞机飞来飞去,兴致勃勃目睹日军缩头挨炸。不仅是他们,四周胆大男女老幼百姓也在距离战场远处,三五成群,兴高采烈如同过节,大呼小叫观看日军挨炸。

《咱的团长我的团》里面的虞啸卿、龙文章和孟烦了、阿译、迷龙、豆饼、要麻、康丫们。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可以看到当年远征军的影子。历史亏欠他们。

攻山战斗开始后,哈克里率领藏族士兵冲上陡峭的台阶,杀向招宝山上的威远城。藏兵敏若猿猴,在英军的枪林弹雨中闪转腾挪,攻入威远城。山上的英军拼命用大炮向下射击,但命中率极低,没有对藏兵造成什么威胁。就在英军抵挡不住,准备四散逃命时,停泊在江中的英国军舰从背后向藏军开炮,腹背受敌的藏军为保存实力,不得不撤退到慈溪大宝山进行防御。

该师攻坚,士气、勇气、血气却绝不含糊。 首次总攻,即以两个主力团,以营连规模,分两路攻山。无奈,各部官兵凭借单兵轻火力武器,对日军残余的钢筋水泥永备工事毫无撼动。数次冲进日军前沿阵地,都无解决日军永备工事有效办法。随着攻击进入纵深,该部被日军以永备工事火力急袭压制。随之,日军数次组织疯狂逆袭,国军不得不退下,再次组织攻击。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阅对比两个战事,一是海陆空全面优势下,美军对日军攻坚永备、半永备工事的硫磺岛战役;一是火力明显处于劣势下,八路军最大规模的攻坚战关家垴战斗。

攻入宁波城后,清军大队人马直奔英军指挥部。据史料记载,英军指挥部的所在地“门坚墙高”,进攻士兵无法攀登。英军用优势火力射击,将装备上处于绝对劣势的清军击退到宁波城狭窄的街道里。随即,英军又爬上临街的屋顶,对准拥挤在街心的清军进行射击。清军冒着弹雨发起强攻,但毕竟火力太弱,始终无法前进。不久,英军拉来了大炮轰击,清军伤亡惨重,阿木穰和他率领的百余名藏族士兵全部为国捐躯。

直到二战,在欧洲战场上,德军、美军、俄军多以坦克、装甲部队及空军掩护战机的闪击战,大纵深迂回钳击等作战,这才破解了钢筋混凝土的永备工事不可逾越的威力。

然而,在日军遍布永备和半永备的高黎贡山战区,国军一路披荆斩棘,血战向前,一路及时调整攻击,挥戈向南,兵临松山,锋芒直逼腾冲腹背龙陵。

两战镇海,藏军肉搏战中重创英军

现在,腾冲叠水河畔、来凤山北麓,国殇墓园碧草萋萋。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云南的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殇墓园,正是那一段壮怀激烈抗战史的不朽丰碑。

远征军少年士兵。

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清军已弹尽粮绝。眼见英军冲上了阵地,哈克里从腰间抽出战刀,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在乱军中,他身中数枪,倒在了阵地上。战后,损失惨重的英国人仍心有余悸,承认“自入中国来,此创最深”。

尤其苏军围攻柏林战役。苏军以空军、火炮绝对碾压德军之优势,同样是付出极惨重伤亡之后,这才攻克柏林。

1944年4月,蒋介石签署了《中国远征军怒江作战命令》,这份文件,正式标志着中国经历艰苦的防御、相持抗战,已经进入了抗日战争大反攻。

就在藏军出征前几天,道光帝的侄子、钦差大臣奕经,也从京师率部出发。但奕经并不懂军事,是个夸夸其谈的高手。

远征军军、师以下,以营、团作为主要攻击单位。沿主攻方向,准备了相应的各类山炮、迫击炮多个攻击阵地,以及炮兵前敌观察哨位。

此情此貌,可能不少人会看着眼熟。

按照战役部署,由阿木穰率领的百余名藏族士兵负责攻打宁波城的西门。战斗打响后,在城里内应的配合下,藏兵擒杀了城门口的英军哨兵,打开城门,随后清军大部队迅速攻入城中。

同时,远征军围城各部截断日军退路后,尤其重视对县城和来凤山日军据点进行有效阻隔。

机械化战争时代,同等规模下,永备、半永备工事部队的火力,远大于机械化部队。

奕经“五虎扑羊”的谬论固然可笑,但哈克里和阿木穰率领的藏军确实英勇善战。每次发起进攻前,他们总是主动要求打头阵,不甘落在别的队伍后面,在作战中,他们更是表现英勇,视死如归。

夜深,善于钻山洞潜伏的残余日军,小部分发起夜袭。随即,被枕戈待旦的预2师各部分别全灭。

腾冲战役,电视剧《咱的团长我的团》里面,龙文章率领的“川军团”的故事,便是取材于这一战事。

1841年11月,2000名藏族远征军在松潘一带集结完毕,准备出征。四乡八里的父老为这些勇士举行了盛大的壮行仪式,喇嘛们祈求神佛的保佑,乡亲们献上洁白的哈达。藏军将士们跨在高头战立刻,头戴虎皮帽,身着藏袍,个个显得精神抖擞,踏上了保卫国家的征程。

听上去似乎有了美援,远征军已经鸟枪换炮。实则情况却非常恶劣。

和《我的团长我的团》剧情一样。很快,渡河的国军即遭遇苦战。

奕经之所以把日期定在此时,是因为这天是难得的“四寅期”,即虎年虎月虎日虎时!他又任命属虎的总兵段永福为大将,这样就凑足了“五虎”,此次反攻也被称作“五虎扑羊”之计,“羊”即指洋人。奕经认为,“五虎扑羊”之计再加上头戴虎皮帽的藏族远征军为先锋,清军自然会大获全胜。

霍揆彰总司令对预2师师长顾葆裕予以鼓励后,厉色命令:你师习惯游击,他们说不能打硬仗,今天,我优先配发你5具火焰配射器,期望你总攻发起时,攻占来凤山。否则,军法从事。

国军一明一暗,南北夹击,刚一展开,很快便被居高临下的日军察觉。远征军前进的几乎各个方向,很快都遇到日军袭击、阻击。

由于在大宝山之战中伤亡惨重,英军不敢再次进攻,慈溪县城才得以保全。当地百姓为纪念清军的功绩,募捐建立了“交节祠”,祭奠为国捐躯的清军官兵。阿木穰、哈克里等藏族勇士的英名,也被安置在祠中祭祀。这些为保卫祖国而牺牲的藏族远征军的辫子,被剪下后送回了故乡汶川县的三江乡,人们在那里修建了一座“辫子坟”,以缅怀这些为祖国捐躯的勇士们。他们的英雄事迹也一代代流传至今。

日军孤军,死局无解。

飞度高黎贡山,变成了腾冲战役的初战,血战。

血战宁波,“虎头”藏军成破城先锋

这时,腾冲城里的日军,眼巴巴看着两军混战,再无二法予以援助,只好坐看日军越战越少,来凤山上主要阵地次序插上远征军战旗。

未经授权,谢绝网站转发本号原创。

3月15日,英军从宁波出动近2000人前后夹击驻守在大宝山的清军。朱贵率领包括藏军在内的500多名清兵英勇抵抗。战斗中,朱贵手舞战旗,指挥部队作战,不幸被英军的炮弹炸断了右臂,他忍着剧痛改用左手指挥战斗,最后被英军子弹击中,壮烈殉国。他的儿子朱昭南继续指挥战斗,也在战斗中阵亡。

这是抗战八年,国军首次以收复城池失地,发起的第一次攻坚战。也是在美军顾问、参谋谋划和联络下,率先以空袭,以重炮,开始的第一场机械化立体攻城作战。重炮急袭之后。当日,盟军轰炸机编队对日军实施了8次较大规模的轰炸。如此攻击,近乎持续了一日。有了美军军援,装备一贯简陋的国军,第一次体会到了优势的重火力掩护下,作战的“轻松”和“幸福”。

次后攻击,叶佩高请调两门重炮对敌攻击,该师以营连规模,携炸药包、手榴弹轮番强攻。血战三日,方才全灭日军,占据灰坡。

藏军到达后,奕经惊喜地发现,藏兵们头戴虎皮帽,正好与签中的“虎”字相应。奕经天真地认为,只要按签上所示,让两支戴着虎皮帽的藏兵打头阵,定可保清军旗开得胜。于是,他不顾双方悬殊的武器差距,竟命令部下强攻英军,收回宁波和镇海。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奕经将进攻的时间选在1842年3月10日四更时分。

自强渡怒江开始,国军一路劈荆斩刺,大小数十战,牺牲惨烈。此刻,抗日胜利曙光照耀,他们即将见证抗战以来,国军大反攻和第一次收复失陷的中国县城。

英美武器装备下和英美后勤、火力支撑下,国军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在宁波反击战打响的同时,由哈克里率领的另一队藏兵来到了镇海附近,作为清军将领朱贵的先头部队,他们的任务是夺取招宝山上的要塞威远城。由于人生地不熟,藏军在进军时迷了路。当他们赶到时,正遇到从镇海城败退下来的清军。两军随后合为一路,向招宝山发起了进攻。

预2师,对来凤山实施攻击的主力师。

日军并没有想到国军敢于逆天时地利而发起猛烈攻势,是以,最初组织火力攻击效率奇低。顺利渡江,国军上下自以为飞度高黎贡山也会顺利。

国难当头,2000藏军增援东南沿海战场

霍揆彰当即下令,发预2师5具。

该师师长叶佩高少将换上毛呢将军服,愤然提枪亲临前敌,指挥冲锋时,明言:第三次攻不下灰坡,这里便是本人的成仁之地。

1842年2月,奕经一行抵达杭州。不久,各地增援前线的兵勇也陆续赶到。就在等待藏族援军到来之时,奕经听人说杭州西湖关帝庙最灵,就去求了一签。这支签上写道:“不遇虎头人一唤,全家谁敢保平安”。奕经百思不得其解。三天后,哈克里和阿木穰率藏族远征军千里迢迢赶来后,奕经恍然大悟。

他在无奈回转的路上,心有不甘,哀叹不已,称松山、腾冲两支被围的孤军,已为“火中二子”。

其余周边溃敌则在148联队长藏重康美大佐指挥下,进入腾冲,和日军守备部队会合。

清军统帅不学无术,靠算命指挥作战

颇具冷兵器时代特色的古城墙,在美军直接支持下的机械化战争中,反倒成为不太理想的防御工事。日军事先并没有注意这点,一旦远征军以空军、重炮开始攻击,城墙上、下日军,则处于无死角的挨打场合。

兵员奇缺,当时扩编、组建远征军,士兵多见衣衫偻烂的少年。

1840年6月,中英鸦片战争爆发。由于清军的武器与英国军队相差甚远,再加上几十年的太平盛世,缺乏实战的洗礼,尽管清军官兵作战英勇,仍无法阻挡英军的进攻。战争开始后不久,英军一路北上,先后攻陷了舟山、宁波、定海等地,随后又占据了吴淞,逼近南京城,清代南北交通命脉———京杭大运河面临着被切断的危险。情急之下,清政府只得从全国各地调集兵马,仓促应战。1840年底,清政府的调兵令传到了远离前线的藏族聚居区———四川嘉绒汶川县三江乡土司索衍的手中。面对国家危难,索衍当即决定,派瓦寺土司守备哈克里,会同大金土司阿木穰等人,率藏军开赴东南沿海,协助清军保家卫国。

这是抗战史上,国军使用火焰喷射器对日作战的首战。

占据高黎贡山以后,日军并不空闲。他们日夜抢修工事,一二年间,沿山走势修建了几乎漫山遍野,数不胜数的永备、半永备工事。这些工事,至今如到滇西旅游,依然可以看到。

战至下午,国军当先数营,以班、排分路向山顶发起全面攻击。喊杀震天声中,国军官兵无不争先恐后往文笔塔追杀。然而,冲锋步调过快,抢先登顶的国军官兵遇到了意外的重创。最先登顶的国军官兵尚来不及收拾阵地,即遇到日军组织的最大规模的逆袭。匆忙之间,两军短兵相接,6、700人搅浑一起,开始肉搏血拼。

国军对高黎贡山和腾冲的攻势

这也是滇西大反攻中,远征军作战遇到的第一次误炸。

腾冲城,是滇西有坚固城池的古城,城外毗邻来凤山作为古城屏障,两处犄角之势。

火焰喷射器,二战时期攻坚利器。美军教官介绍火焰喷射器的使用。教者之认真,学者之认真,目睹他们的表情,可以感受到当时轻松、愉快的氛围

抗战八年,中国牺牲巨大。到了1944年,中国和日本一样,都处于久战之后最为疲乏态势。

两军步兵尚未接火,困守腾冲的藏重康美大佐以下近2000日军,除寥寥观察哨之外,其余则心情沉重躲在掩体,不时耳听炮弹啸叫、轰炸,更是惶惶不安。

图片 1

屡屡攻击,伤亡惨重,进展艰难,第20集团军司令部也不断调整攻击。

此刻,日军失守高黎贡山和腾冲周边阵地后,败军主力向南支援龙陵,保守松山。

7月12日,由轰炸机、火炮担纲的攻坚前奏结束。步兵开始向来凤山发起攻击。

然而,他们的武器,几乎没什么改变。尤其,第20集团军100以上番号和预备番号的部队,基本作战士兵的单兵武器也无法保全。

是时,国军曾经一连此起彼伏,气势如虹发起十多道冲锋,士气不衰,攻势不减,彻底崩溃了来凤山日军士气。

行军进入战场的中国远征军。

他们带来的先进的军事理念和即将开始的血战,将锤炼这支于艰苦抵抗侵略的军队,在未来对日作战中,变得更为强悍。

是时,藏重康美大佐指挥残余日军在古城和来凤山两处设防。日军官兵被陷重围,只好在惴惴而惶恐中,看着城外国军厉兵秣马,耀武扬威;猜测着国军将在何时,对腾冲发起最后的总攻击。

在有远程攻击和战机参战的现代化战争,根据远距离交战,战力强者更容易取胜的战争公理,优势一方可以利用远程打击,实现分割日军,并且予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日军分散防守。

然而,一旦了解这两个典型的对日攻坚战例,可能历史真的应该为当年远征军的巨大牺牲而抱愧。

历来以为国军攻击孱弱的日军,为突如其来的火焰喷射器威力震撼,也为确实不支国军此起彼伏密集发起的攻势,转身逃窜。

图片 2

美军轻轰炸机误炸来凤山时,国军和日军殊死拼杀并无停止。厮杀炽烈之际,炸弹落入人群,倒下一片。随后,继续厮杀、肉搏。

假设,虞啸卿是卫立煌,张立宪是中央军。那么,孟烦了、阿译、迷龙、豆饼、要麻、康丫等等战士,他们身上均有着浓郁的那个时代抗战队伍的气息。

来凤山卫星图,右上为古城,左边和顺,即为当时远征军发起攻击的出发点。

11日,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之第53军、第54军,共5个师,预备第2师、198师、36师、116师、130师于烟雨朦胧中,出其不意强渡怒江。

图片 3

攻坚战,是没有退路的勇者的战斗。

原创 2017-11-02 橡树

日军反应过来,各个自成体系的守备点对国军攻击予以猛烈抵抗。

7月8日,第20集团军明确了先打腾冲城外日军要塞来凤山,再实施攻城的作战计划。

国军选择最恶劣的雨季黎明,攻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高黎贡山山口。

曾经位在茶马古道要地的繁华县城,围城之后,除却偶尔冷枪冷炮之外,无声无息,寂静一片,宛如死城。

战事越发紧迫。

当时,国军攻击主力团指挥所距离敌阵不过500米。

此外,狡猾而精于细节的日军在高黎贡山防区,包括荒芜的茶马古道,还设置了素以十万计的竹签雷、陷阱、地雷。

他们需要做的,有很多他们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当时先进的机械化战争的战前准备工作。比如,准备炮位,准备观察,准备空投,准备信号联络空军等等。

这样,日军血战之后,几临弹尽粮绝,又顾忌腹背受敌,不得不仓惶溃散。

是时,率军救援松山、腾冲的日军高参辻政信大佐,这位曾经策划、指挥的诺门坎日苏会战中,日军的“爱国”“名将”,数次往腾冲攻击,终于为远征军击退。

大喜之下,卫立煌当即命令第54军首先对日军沿江防区逐步攻击,再挥师向南攻击腾冲。同时,第53军作为奇兵,绕行荒芜的茶马古道,奔袭腾冲。

不时,美军运输机开始向国军制定区域投送军需物资和弹药,降落伞落地,百姓一拥而上,争相运送,军民无不笑盈满面。

高黎贡山,腾冲门户。

庆幸的是,腾冲守城日军决心拼死一战,其指挥官藏重康美大佐或者人性未灭,也或者其他原因,在国军围城之前,下达命令把城内平民全部驱逐出城。

高黎贡山位列横断山崇山峻岭之中,坐居怒江西岸,主峰6000多米,直入云霄。

攻山的国军军官多持毛瑟手枪、冲锋枪,甚至步枪,率先冲锋。主官不退,其余官兵自然奋勇向前。

一路作战的远征军后勤,在公路断绝的山地,几乎全靠云南保山及附近本土民众十万余人肩挑背负承担。

预2师虽然不是国军一流的野战部队,然而,在来凤山上的预2师,其军令严明,战斗精神高昂,再也不是之前的一败千里的华北国军。

第20集团军第53军,脱胎于抗战初期一溃千里的东北军第53军。第54军于抗战军兴编成。然而,久经战火之后,两军战力,尤其敢拼敢打的精神均得到提升。

预2师官兵多是云、贵、川籍贯,他们个子不高,动作灵活,擅长山地运动。5具火焰喷射器,成为他们攻山的五路先锋。

多年以后,类似地形、地貌态势下,中国和越南的较量中,我看过很多战事的资料,地图。

图片 4

虽是血战,第53、54军国军主力还是基本预期进入了对滇西重镇腾冲的围攻位置。

期间,有文章记载,集团军副总司令兼54军军长方天,因不擅步炮协同,战场闲置美式火炮,被免去军长兼职。副军长阙汉骞升任军长。

战场的复杂地貌、地形与植被,对于作战双方均是考验。接敌最初,国军冒雨凭一股勇气,分路突进高黎贡山纵深。

图为远征军战士正在擦炮。他,无疑是一个孩子。

欲知后事,请关注本公众号,请与橡树同行。请支撑、鼓励本号原创。

此刻,他们终于迎来了反攻大军,无不喜气洋洋,纷纷以出力出工帮助远征军为幸。

此时此刻,抗战正面战场之外,中国滇缅战场也就顺其自然,正式开打了。

美军空军以轻型轰炸机18架,分三批轰炸来凤山营盘坡、文笔塔等日军阵地。

然而,高黎贡山山势陡峭,地形地貌以及植被极端复杂。火力支援大多无济于事。无奈之下,第20集团军被迫以气势如虹的强攻,直接和守敌血拼。

万里的云贵高原,碧空白云,松涛阵阵。

战后,日军资料透露,当时因为美军参谋携带国军大反攻计划不幸被俘,日军遂调整了由高黎贡山向腾冲的防御。由此,本拟飞度高黎贡山,奇袭腾冲的计划,遭遇重挫。

保山、腾冲一带,素来是善战的滇军主要兵源地区,当地百姓豪爽、刚勇。沦陷之后,该地百姓不甘日军残暴蹂躏,血性使然,激烈抵抗,持续两年,从不间断。

日军56师团,以日军山地作战精英师团著称,是日军滇缅方面主力师团。凭险死守高黎贡山区域的,便是该部148联队加强了146联队的一部。

是时,第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将军也将司令部设置于腾冲以西和顺村。

这时,日军才在正面侦察到了密集国军电台信号,判断国军主力抵达了松山战区。于是,自以为了解国军攻势,作了周密部署的日军,立即手忙脚乱。

教授远征军士兵学习战防枪的美军顾问。

所以,当时的远征军,最形象去了解,可能不到15%是张立宪的“精锐”。其余的大多数远征军,就是来自全国各省各地区的,衣衫偻烂,装备落后的“川军团”。

目前,在评论远征军的“军迷”里,广泛流行一种荒唐的见识。即:远征军以数万攻击日军一、二千人,却每每伤亡非常惨重。

困守主峰6000多米的日军,当年被洗脑的那些日本军人,那些鬼子,甚至惨无人道杀人吃人——几乎所有的关于滇缅战事,日军都有这些不齿于人的兽行。

如此一来,困守腾冲的日军本是孤军,如今被分隔,成为腾冲县城和来凤山要塞两部,纯粹是孤军中的孤军。

图片 5

其伙食之低劣,不过确保一班战士,可以饱餐一背篼的连石带糠的糙米而已。

日军当年的藏兵洞

7月26日,总攻发起。

这时候的国军,已经不再是1937年华北战场上一溃千里的国军了。

至此,第一波反攻,远征军基本完成了对高黎贡山日据地点的攻击。随之,松山、腾冲和龙陵等地,便暴露在远征军攻击之下了。

图片 6

由此可见,腾冲城下,远征军虽然有空中、炮火远程支援,但是,空军轰炸烈度远远不可能达到瓦解守军永备工事的等级。每次攻击前,也不过是山炮轰击,且炮火准备不过一、二个基数。

对于这场战事,尤其在不利的天时地利下,还承担国军首度反攻的全局士气影响。其伤亡之惨烈,可想而知。

图片 7

腾冲战事,一触即发。

重兵压境,来凤山日军指挥官可能急昏头。战前,日军为扫清射界,或烧或砍,清理了本来尤其复杂的植被。此刻,来凤山光秃秃一片,虽然射界确实很好,但是,国军炮兵和美军战机轰炸指导的观察效果当然更好。

当时,国军的强攻,并无《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面,龙文章的敢死奇袭队的早期潜入、突袭。

稍加分析,腾冲城下虽然远征军占据绝对优势,但是,除却弹药,紧急军需之外,远征军并无领先国内抗战军队的任何优势。

命令一下,中国远征军在总司令卫立煌上将指挥下,以下辖第11、第20两个集团军,及直属特种兵10余万东线兵团,即向日军第15集团军滇缅、怒江防线迅速机动、集结。

战至傍晚,国军终于消灭了日军,全面占领了来凤山顶全部阵地。

第53军,这支在抗战烽火里,由热河到中原一溃千里的部队,到久经战火、整训,再到包打腾冲的主力军,其成长过程,颇相似《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面的孟烦了的成长。

由来凤山居高临下,日军盘踞的腾冲古城一片阴沉、寂静。偶尔,日军往返调兵遣将,无不在来凤山上目睹之下。

他们本不是军人。

美军顾问、参谋就对来凤山攻势,紧急与印度方面协调。7月16日,美军向腾冲战场空投了当时最先进的10余具火焰喷射器。

中国远征军反攻滇西,首要攻击点便是腾冲古城。这是抗战苦耗多年之后,中国军队对日军展开战略攻击的首战。

激战腾冲,势所难免。

首战腾冲,中国远征军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川军团,担任着这一出历史活剧的绝对的主角。

很可能,这是抗战八年来,国军首次较为程序化的战前预备。

日军主要阵地不断失守,国军不断发起攻势向主峰阵地挤压,本来以为山地防区宽广,日军不可能处处设防的主要攻击点,国军都遭遇意想不到的强大火力的抵抗——在占领日军一处阵地指挥所,赫然发现日军守备作战地图。

远征军当年的伙食。和国内战场友军比较,虽然同样连石带糠,但是,似乎至少吃得饱了。

这份地图送到第11集团军司令部,时任总司令的宋希濂看后大惊,这是完全与国军攻势吻合的针锋相对的防御。奸细?泄密?

27日,晴空万里,来凤山上,远征军军旗飘飘。国军清理战场,缴获来凤山日军山炮2门、步兵炮及迫击炮各1门。据此可以认为,来凤山守备日军为日军一个加强中队,或者一个残编大队。

不说每支部队都是“川军团”这般缺枪少炮,至少,整个第20集团军作战部队的装备,和抗战前期,并无明显改观。

第20集团军在腾冲城下时,除却不到10门75口径美式山炮,再无其他重型美式火炮。

第20集团军连续不减攻势的猛攻,以及第11集团军对腾冲腹背形成迂回攻击态势压力,以及最后的弹尽粮绝,都直接破坏了日军防线不断崩溃。

图片 8

第11集团军挥戈向南,隐蔽潜行抵达松山。

这是火焰喷射手压制、消灭了日军永备工事,随后的远征军官兵便对纵深发起猛攻,直到遇到下一个日军工事。

当时的日军战力不比后来的越南士兵弱小。而当时的国军比起后来的解放军,战力,尤其炮火支援相对弱小太多了。

当日,预2师一连数次发起冲锋。每次命令一下,冲锋号响起,无数奋勇当先的国军士兵一片又一片,倒在了光秃秃的山坡。在观察室里的美军参谋和顾问目睹,不仅黯然惋惜、热泪潸然。

在美军空军掩护下,国军持续攻击,步步推进,伤亡惨重,也创造了连续数十次攻击,而战斗官兵士气不衰,奋勇向前的战争奇迹——这样的顽强作战,美军参战官兵后来撰文惊叹不已。

关于这点,咱在《1944,中国远征军,血战高黎贡山》里,多有陈述。不提。

此外,因为史迪威战争理念与国民政府抗日战略存在分歧,中美滇缅军事外交在抗战期间并不顺利。

那么,回到1944年6月27日吧。那一天,远征军数万大军正向腾冲方向运动,先遣部队终于出现在腾冲郊外。

山道奇险崎岖,深谷峭壁,原始森林、杂草遮天蔽日。而怒江之怒,更可见其谷深水急,怒涛汹涌之貌。

如此拉锯一天,预2师为日军永备工事火力压制,进展甚微。

在航图上分析战略,这是国军将领们在抗战中从未享受过的待遇。

在战后日军的史料记载,来凤山上,日军最高指挥官成合大尉及官兵有临阵脱逃之嫌。这当然也是来凤山攻击战中,预2师官兵辉煌战功的佐证。

每每看《我的团长我的团》,总有一种难以言传的好感。对龙文章,对阿译、迷龙、豆饼、要麻、康丫,以及虞啸卿。

腾冲城外,便是来凤山。日军两处设防,互为犄角。打掉来凤山,开辟攻击腾冲的道路,自然也就是远征军攻击的首选。

这次攻击准备,远征军得到美军直接支撑,进展颇为神速。5月,第20集团军、第11集团军已经展开对腾冲攻击的部署。

瞬间,昔日坚不可摧的钢筋水泥明暗堡垒,顿然黑烟、烈火。

随后,第53军和第54军两部开始分进合击,对腾冲县城形成了西北线、东北线和东线的三路合围态势。

图片 9

远眺高黎贡山主战场。

图片 10

鏖战大半月,远征军第20集团军各部终于迈过高黎贡山。

轰炸结束,当先国军冲锋的官兵,以机枪近距离压制日军,掩护国军火焰喷射手跃进、抵近日军堡垒。

1944年4月,中、英、美西线兵团由印度东进,兵势威压缅甸瓦兰地区,对第18师团主力和56师团一部防区,已然形成攻击态势。

本身就寥寥无几的美式火炮,岂有闲置道理?军史最可怕的误读,是写军史的人过于信赖当事人回忆资料,以及若干文字资料。

开赴前线的国军53军。远征军和驻印军直观区别在于,远征军士兵一般没有钢盔。

远眺来凤山,其塔,即为当年鏖战最炽之处文笔塔。当时为美军轰炸炸毁,后来修建。

或因家仇,或因国恨,或因种种无法言喻的经历,他们终于走在一起,代表着曾经苦难深重的国家与同胞,对日军作战。他们,便是那个时代的典型的军人。

在1944年欧洲战场和太平洋战场上,因联络失误,导致的误炸友军的军事事故频频发生。

滇缅大反攻的序幕就此拉开。

每次攻击得手,该师主攻两团士兵更为振奋。

孟烦了、阿译、迷龙、豆饼等人,如是东北军、晋军、滇军、桂军、粤军、川军以及八路军,面对日军的侵略,他们由天南地北走在一起,都成为了抗战的国军。

显然,在美军大力支援和补给,以及美军参谋、顾问参与协调、谋划下,国军攻击前的准备显得从容、自信,且有条不紊。

此刻,第20集团军已经由奇袭飞度高黎贡山,变为当面强攻。

反之,参与腾冲攻势的国军,再不像以往那般,一旦就位,就急于以血肉之躯奋勇当先去攻坚了。

图片 11

远征军和全副武装美国制式武器的驻印军,全然两个概念。

当时,中国驻印军在英军、美军配合下,早在1943年,即以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类似美军B+级的中国驻印军新22师、新38师,兵分两路,向东对日军第15集团军发起冬季攻势。

若干日军钢筋混凝土明暗堡垒、工事,直接裸露。自然遭受了劈头盖脸一阵狂轰滥炸。 到远征军发起步兵冲锋时,因营盘坡一带地势复杂,来凤山顶文笔塔隐蔽到位,其余的日军来凤山防御体系目标,被有效摧毁小半。然而,日军经营日久的来凤山阵地,残留的铁丝网、钢筋混凝土明暗堡垒,依然幽幽潜伏在步兵冲锋的路上。这是单兵装备简陋的国军步兵几乎不可逾越的障碍。

但是,国军确有以师、团分路穿插的潜入、突袭。战前,美军侦察机对日战区实施了长期的航行侦察。侦察资料汇总之后分析,国军参谋们发现了一条几乎荒凉、湮灭的马帮古道。

是役,预2师全师共阵亡官兵189人、负伤194人。除少数连夜尿遁的日军外,日军来凤山守备队被全灭,击毙日军167人。

是以,我们在看当年中国远征军战事,忽视这点而瘪嘴、轻视远征军的抗战功绩,确实也是一种因为无知诱发的荒唐。

即便如此,远征军试炮,还是吸引了很多和顺当地乡民围观。大炮轰之,来凤山日军阵地不时升起的一朵朵黑云,围观乡民也就鼓掌喝彩。零星的试炮轰击,爆炸声和围观乡民鼓掌喝彩,国军阵地煞是热闹。

滇西战场的宋希濂将军。

很多朋友通过《我的团长我的团》而了解远征军。不过,这张几乎人人都有钢盔的剧照,却不是史实。当年的预2师攻打来凤山,几乎没有配备钢盔。不仅预2师,在宋希濂集团军,钢盔同样很少。

高黎贡山的山头众多,比高很大。越往上冲,山势尤险,山道崎岖,仰角到达60°以上。国军士兵开枪射击,几乎都需要后面有人扶持、支持。

不仅是自发支前,战场远方,当地乡民三五成群,如是战场啦啦队,每次国军冲锋发起,乡民们更是怒骂日军,欢呼国军。

多年以来,缺乏了解远征军当时具体情况,不甚了解攻抗战时期攻坚战性质,继而,很多军迷对远征军战绩予以嘲笑、起哄者不在少数。

最后,疯狂逆袭的日军遭遇全灭。国军伤亡也颇为惨重。

原创 2017-10-31 流浪的橡树

滇缅路没有打通,囤积在印度的物资无法转运中国,少数驼峰航线转运到中国的物资却又杯水车薪。更兼中美军事外交协调的繁琐、误会。

当时的中国远征军,其实并不像很多朋友所以为。有美军战机、重炮掩护,由武装到牙齿的美式装备和给养。——滇缅路打通之前,他们和国内战场作战的国军,并无区别。

图片 12

12日晨,国军兵分两路,以营团规模,或者开始穿插,或者开始仰攻高黎贡山。

美军运输机向国军阵地空投弹药,保山、腾冲一带青壮乡民自发支前,保障了国军炮兵对日军发起猛烈轰击。

图片 13

作为远征军北路攻击集群,第20集团军负责对腾冲一带日军发起攻击,收复腾冲,打掉日军三角防御体系的北端一角。

正是由云南地方政府组织下的民众后勤支持,国军对腾冲的总攻击才得以在连续作战之后,顺利展开。

抗战八年,日军第56师团的“火中二子”,终于尝到了处于战略劣势,处处被动挨打的滋味。

图片 14

而要打通滇缅公路,形成印度至云南大后方的抗战补给线,拔掉松山、腾冲和龙陵,当然也是整个远征军实施大反攻的主要战略目标。

图片 15

天色将晚,各路国军更是猛烈发起一次比一次更为凌厉的攻势。

图片 16

是日,碧空万里。来凤山上,军旗飘飘,笑声朗朗,一片喜庆。

美军深知攻坚之难,是以调集了最大限度战机支援。其中陈纳德之飞虎队几乎以主力承担了对日防区的轰炸,直接掩护国军攻击。

发起总攻之前,盟军空军和国军曲射炮的轰击,一次又一次撼动、瓦解着日军的士气。

军情如火,火急赶往第11集团军司令部后,卫立煌等人随即调整了滇西反攻的总攻计划。

对应类似等高线的卫星地形图,由此可见来凤山与腾冲古城互为犄角的地理态势。

图片 17

当时,有至少100人以上的美军顾问、参谋进入了腾冲城下远征军指挥序列。

这也是抗战和后来的国共战争中,国军罕见的靠民众完成后勤保障的大型作战。

汽车、马车、牛车络绎不绝。当地乡民的欢呼声同样不绝。当天,前期赶到的腾冲城下的远征军炮兵便开始设置观察所,准备炮兵阵地。眼看天色未晚,性急的炮兵指挥官则命令架炮,开始试射日军阵地。远征军除第2军有军直炮兵团、营外,其余各军只有一个山炮营。各师火炮也很零星,一般都没有山野炮营。

5月,滇西南进入雨季,暴雨连天,怒江浊流汹涌,旋涡湍急。

是日,第20集团军前卫部队开始向腾冲县城、来凤山放出警戒线。腾冲亦然成为战场。此刻,到后来数日,通往腾冲的大路小路,源源不绝的远征军或者行军,或者乘车,风尘仆仆赶往站场。

为使得滇西总反攻计划不至因泄密而受阻,远征军总司令部和卫立煌将军抽调相对战力更强的第11集团军,果断挥戈向南,迅速抵达三江口至凤尾镇,对腾冲腹背龙陵形成了迂回攻击态势。

其实,就军事角度去看,步兵对永备工事的攻坚战,始于日俄战争,盛于一战。躲在堑壕、铁丝网后面的钢筋混凝土明暗堡垒的守军,几无例外,都可以对攻击部队予以最大杀伤。

中国在远征军出征之前,装备的美援武器,不到少量美援物资抵达昆明暨云南库存的20%。

1944年5月11日,远征军在高黎贡山山区及周边战场,发起对日攻击作战后,大小数十战,到6月21日,53军寸土寸血,终于占领南斋公房、江苴街等地。

目睹高山峻岭之敌情我情,地势地貌于眼前,各位将领喜笑颜开。

美军顾问向虞啸卿,不,是第20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详解火焰喷射器的使用,尤其强调是攻坚钢筋水泥永备工事的利器。

为攻打腾冲,远征军拟定了翻越高黎贡山,突然钳击腾冲的作战计划。

缺乏基本的军事知识,缺乏对军史体系化的了解与认知,使得这类荒唐的结论,一时,颇有市场。

在攻打高黎贡山战术要塞灰坡中,日军是大树碉堡、子母碉堡等预设常备工事抵抗,主攻198师接连攻击受挫,伤亡惨重。

即便如此,在毫无回旋的太平洋硫磺岛攻坚战上,美军以各类舰炮、火炮、坦克、战机轮番攻击的压倒性绝对优势,鏖战36天,耗费了近乎天文数字的各类炸弹,这才以6:10的伤亡比,击败日军。

利器在手,攻无不克。当先的国军在午后已经部分打上来凤山顶峰的文笔塔一带。

反攻滇西的中国远征军全军最先进的远程火力,仅是24门美式75毫米山炮,以及宋希濂部第2军12门苏式76毫米山炮,第6军山炮营10门苏式76毫米山炮。

日军意图据此防御国军反攻,也企图据此,控制由龙陵延伸到芒市、遮放、畹町的滇缅公路。

欲知远征军暨滇西大反攻后事,请关注本公众号,请与橡树同行。支撑、鼓励本号原创。

当日,国军炮兵再次对来凤山为主,发起大规模火炮试射,以及大规模火力侦察。

恐怖的惨叫声里,沾满燃油,浑身冒火的垂死士兵窜出堡垒,随即被手榴弹一阵好炸。

相距2、30米后,在日军瞠目结舌之间,国军火焰喷射手抵近攻击,摄氏1000度的烈焰,钻入堡垒。

7月11日,中美联军对来凤山日军守备阵地发起总攻击。

远征军战士。抗战进入1944年,中国无数少年走向抗日战场。在远征军里,因有美军战地记者拍摄照片,所以,我们今天才可以知道,当年的远征军,有很多这样的少年战士。

如《我的团长我的团》那一幕,当龙文章率“炮灰团”进入禅达之后,当地乡民奉之以水果、米饭、茶水以及他们淳朴的微笑。

图片 18

图片 19

28日,来凤山升起中国国旗,54军前敌指挥所也随即搬上山顶。54军前敌指挥所搬迁之时,腾冲古城一带士绅、乡民、幼童犹如欢庆盛大节日,他们拥簇着远征军的中美将领们,中美战地记者们一路登高。

抗战八年,位处西南边陲的滇西的抗战故事几乎暗淡于历史。然而,滇西人民对日侵略的反抗之剧烈,对抗日军队之支撑,其情真切,其气血勇,让人至今回望,不禁热泪潸然。

是夜,鏖战整天,国军毫无困意,在后续友军配合下,不时冷枪冷炮,据点搜山。另外一小部分日军见势不妙,于夜色中,往腾冲县城尿遁。

滇西大反攻首要攻击要点,便是松山、腾冲、龙陵三处。这也是日军第56师团于滇西三角防御体系三角支持点。

如此一来,伤亡自然加大。

如火焰喷射器等军援,也是激战来凤山后,这才陆陆续续、零零星星抵达。

这支自1937年底于贵州组建的野战师,一直是国军二、三流战力的部队。该师经历近八年恶战,每战阵亡过大,老兵并不多,战斗兵多来自云、贵、川的新兵补充。1943年初,该师调赴腾北沦陷区,专门对日游击。该师血勇有余,而装备简陋,如是《我的团长我的团》里龙文章的团队一般,可谓是标准的“川军团”式的“炮灰”部队。

日军最高城防指挥官藏重康美大佐在劣势下,虽然企图县城与来凤山互为犄角守城,无奈这一思路显得颇有冷兵器战争的思维。

远征军开始反攻的最大远程武器75美式榴弹炮。

二战攻坚,比较典型的是德军围攻斯大林格勒和后来的苏军围攻柏林。这类战例,有兴趣朋友不妨查阅。

其间,第20集团军主力兵分三路,在随军的云南当地平民后勤支撑下,在美军后勤保障下,一路作战、整顿、补充,快速机动向日据松山、腾冲和龙陵三地发起总攻势。

在隆隆炮声中,在乡民们的欢呼声里,远征军向来凤山发起了空前规模的步兵攻击。

凭借手里的单兵武器,扑向堑壕、铁丝网后面的钢筋混凝土明暗堡垒,这意味着什么?

腾冲古城,外墙为石头砌成,近乎垂直。内墙则是坡度很缓的土坡,土坡稀疏有树。

由此,承担攻击任务的远征军,远征军远程火力和单兵装备和国内战场基本采取防守反击的友军,几乎完全没有区别。

此外,各部远征军也沿腾冲各个进出要道,对日军放出警戒线。至此,日军腾冲守备队完全处于被优势远征军围打的被动态势。

此刻,按照攻击计划,中美联军轰炸机正呼啸赶来。联络已经不及。在前敌指挥所观战的霍揆彰目瞪口呆,目睹了中美空军在来凤山上,不分敌我的滥炸。霍揆彰跺脚乱骂联络参谋,甚至指着美军顾问鼻子,一阵湖南土话,愤怒斥责。

无数次,冒死攻近了日军钢筋混凝土的明暗堡垒,国军士兵以炸药包、集束手榴弹轮番使用,直至耗尽携带爆破器材,最终,大多对日军永备工事也是无可奈何。

腾冲古城,收复在即。

很快,参与攻城的第36师自腾冲以西,预备第2师、第116师自腾冲西南,完成了对来凤山实施攻击的集结、部署。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