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军史 > 余程万|血战常德的“虎贲”将军余程万

余程万|血战常德的“虎贲”将军余程万

时间:2019-12-19 13:49

橡树 | 你不知道的抗战:凋落的虎贲将军翁达

上一篇,先容了百战名将赵侗。被誉为“当代岳飞”的少年将军赵侗凋零于晋察冀腹地,为读者感伤。写就此文,我也尤感疲倦。

图片 1

历史就是这样。了解、分析、判读历史,尽量走近一些真实,总是提醒我们不要忘却那些在抗日战场上曾经血战日寇的民族英雄。他们,有的家喻户晓,有的却不为人知。但是,他们的光荣犹如皓月,每每夜深人静,总会洒落寂静与安详的我的书房。

于是,又一位抗战名将,由曾经抗战的硝烟弥漫中,渐渐清晰。

翁达,字醉卿,淳安县人。他和胡琏、林彪等人均为黄埔四期生。抗战前夕,就职委员长行辕特务团营长。这是一份年轻军人向往的职位,但也是翁达不置可否的职位。尤爱整洁的翁达在重庆期间,其实并没有过多接触蒋委员长。

平时执勤、训练等公务之余,翁达热衷于他曾经毕业的两个专业,体育与美术。他是罕见的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非现在的上海体育学院)和南京美术专科学校,然后再就读黄埔军校的军人。这点,他和肄业北大历史系而毕业黄埔军校的同期同学张灵甫,颇为类似。

类似,甚至他们最后的归宿。

1937年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同年8月,国军组织了抗战初期最大规模的淞沪会战。因军委会副委员长冯玉祥担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重庆行辕警卫团调往安徽为冯玉祥护驾。

翁达来到了抗战的前线。——其时,他的同学林彪为115师师长,胡琏为旅长,张灵甫为团长。而翁达,仅仅是营长,领中校军衔。

十一年,由少校营长,轮回到中校营长,翁达不禁苦笑着来到抗战的前线。

淞沪会战,中国军人以血肉之躯,前仆后继于日军海陆空立体火力,几乎所有参战部队编制全部打乱,打散,总伤亡人数超过30万人。战后,付出惨痛牺牲的国军,终于打乱日军由北向南攻击路线,使得日军重兵集结长江战场,夺得抗日战争的战略先机。

此刻,国军将官每每冲锋在前,伤亡过大。翁达再三请命,终于由风光的委员长行辕警卫营长,调往江苏淮阴,担任一个不入流的步兵团团长,兼淮阴城防司令。

老虎发威了。1938年2月底,翁达当了团长。

1926年,林彪、胡琏。张灵甫等名将不过连、排长。能够在那个年代,担任营长,同是黄埔四期的翁达,肯定自有一番本领。果不其然,翁达带着配备有自动火器的一个排,到了淮阴,接受了这个不足一千人枪的步兵团的当天,立即整顿士气,组织训练,开始战备。

此刻的苏北地区,四面临敌。中日主力部队混乱厮杀,似乎都顾不上翁达这支不起眼的不入流的“业余”步兵团。因为部队太差,甚至没有电台。但是,翁达终于有了自己可以做主的战区。

一月之后,清明,江南。

如电视《我的团长我的团》一般,这个不入流的团的千余勇士,由翁达亲自率领,突袭江淮平原重镇阜宁。阜宁是日军进出三战区的一个重要辎重集结地,驻防部队番号混杂。熟悉敌情的翁达率部分队突进,在夜色掩护下,四面开火,当地日军立即慌乱,也四面开火。

一时,阜宁内外,四面杀声,枪声混杂。翁达亲率敢死队,以猛烈火力深入战场,往来冲击,被突击失去联系的几股日军不敢恋战,且战且逃。天亮之前,国军收复阜宁——电报顾祝同司令长官,人人相递喜色。

在主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之际,一个不入流的步兵团,居然给第三战区带来如此辉煌的胜利,顾祝同大笔一挥,当天,翁达被授予上校军衔。继后,翁达开始指挥部队,顺势往日军空虚地区长途攻击,一路对日军后方兵站、后勤、据点砍瓜切菜,这支不入流的步兵团,打出了神威。

到1938年6月,翁达指挥他的千余江南子弟,一路披靡,长途奔袭,攻击,在日军重兵聚集和日本海军威胁的区域,收复盐城、海安、如皋等地。如此传奇战绩,一时名震华夏,三战区各路与日军精锐官兵备受鼓舞。

此刻,翁达的不入流的步兵团,成为三战区颇为看重的重要机动部队。在1938年国军韩德勤部两个团被日军包围态势下,翁达率部再次长途数百里,血战破围,在抵抗侵略的战场上,再现了长坂坡赵子龙的雄风。

随后,三月修整,由三战区重点关照,翁达的步兵团成为三战区首屈一指的精锐团。并且,翁达指挥该团,参加了台儿庄会战和徐州会战的外围战——翁达部脱离主力,孤军坚守连云港,这在抗战战史上,颇具传奇。

以一团孤军,与企图登陆连云港侧击钳击台儿庄的三千余日军正面较量,冒着日军海空火力,翁达和他的兄弟们打得气吞山河。战斗最艰苦时,翁达亲率警卫排充当敢死队,数次冲向战场最危险地带,并且扭转战局。

面对日军以海空立体火力掩护下的重兵攻击,直到台儿庄会战取得胜利后,翁达和他的兄弟们都没有后退一步。保障了台儿庄战场的侧翼,这是绝不输于王铭章将军受藤县的战功。

在王铭章将军伟绩得以光扬的同时,翁达将军在台儿庄会战的战绩少有人提及。

连云港守备战一直坚持,直到李宗仁率领大军在徐州会战之后,完成被誉为东方“敦刻尔克大撤退”的徐州大撤退,翁达这才率领伤亡惨重的部队,神奇地销声匿迹于日本追击部队的眼皮之下。

三战区有人回忆,当时翁达所部伤亡几乎均在连云港战场。翁达率部血战连云港,保障台儿庄会战侧翼,血战不退,日军无可奈何的传奇战绩,终于惊动了军委会。

翁达为此卓越战功,荣膺少将。挂名旅参谋长,继续指挥该团机动于建阳、湖垛,到鲁苏战区成立,翁达所部,已经成为该战区战斗力最强悍的主力团。其时,三战区和军委会数次拟调翁达担任高参,以作抗战名将保全。翁达则自认长于战术,不谙谋划推却。

翁达确实没有打过更大规模的会战。他在抗日战场上,却确实是敌我双方具为敬服的战术家。即便后来填补在翁达曾经战区的另外一位名将粟裕,到1944年,对日作战,也不过和日军中队规模部队打打照面。

AG亚游国际 ,1938年11月,南岳,民国最高军事会议在此召开。

随着武汉会战的结束,抗战熬过了最凶险的关口,中日进入相持阶段。南岳会议,军委会召集第3和第9战区司令长官、军团长、军长、师长等100余人,包括18集团军和新4军代表周恩来、叶剑英等,重点讨论相持阶段的对日作战方略。

群策群议后,军委会明确抗战相持阶段的方略是为:“连续发动有限度之攻势与反击,以牵制消耗敌人,策应敌后之游击战;加强敌后方之控制与袭扰,化敌后方为前方,迫敌局促于点线,阻止其全面统制与物资掠夺,粉碎其以华制华、以战养战之企图;同时抽调部队,轮流整训,强化战力,准备总反攻。”

游击战成为中国军队主流的抗战作战选择,游击战也由此记入了中国教科书的历史。

图片 2

黄桥纪念馆的游客们。

1939年7月,翁达任99旅旅长。老虎再次发威。

作为鲁苏战区一支重要的机动力量,翁达得以率领99旅在战区进行了战役规模的游击战。虽然没有百团大战那么轰轰烈烈,但是,翁达以少数炮兵攻击,集中精锐两翼钳击,强攻涟水。翁达再次看准了涟水虽然驻守日军千余人,却番号众多,全无戒备的命门。

挥手重拳,日军中招,当场鼻血长流,眼冒金星。

可惜,目前的涟水,仅可看到抵抗张灵甫的进攻的纪念碑,却再无翁达率部痛击日寇的伟绩。

涟水一战,翁达部血战数日,当面击溃日军收复涟水——收复重镇涟水,鲁苏战区司令韩德勤数度电令,要求翁达面报战况。眉开眼笑的韩德勤一面把喜讯急传重庆,一面要求翁达好好休整,整备待战。

1939年初冬,军政部命令,翁达授中将军衔。同时,担任第6独立旅旅长。

第6独立旅,是由最高统帅部配属在鲁苏战区,由最高统帅部决策调度的国军最精锐部队。这是轻武器全部配置美式装备,旅配机炮营,团配机炮连,每班一架捷克轻机枪的王牌部队。该旅编制七千余人,连长以上均为黄埔毕业军官。

这支部队,是国军早于74整编师的,被称为将来收复南京的先遣军。因为蒋公等人尤其厚爱这支精锐,也被人称“御林军”。但是,这支部队也另外号称“梅兰芳”旅——这点颇让人费解。

虽然费解,但是,“梅兰芳”旅打日本毫不含糊。

当年,翁达率部主力西渡运河,在天长县,翁达会晤了新4军最杰出的战术家罗炳辉,两人不期谈起对日作战的战法,惺惺相惜。对于罗炳辉宣传东进苏北,纯属决心抗日,翁达深信不疑。

翁达除却大学研读体育、美术,还热衷研读心理学。但是,翁达本人确实也不懂心理学,他读不懂1940年即将到来苏北的迷乱。在国军89军与罗炳辉部发生冲突之际,翁达劝和了双方。新4军以“友军”,数次与翁达联谊。

此刻的苏北,随着陈毅、粟裕率领的新4军精锐,渡江建立指挥部,不断派出部队进入苏北,已经和同属于游击状态的鲁苏战区其他部队,为争夺防地,处于水火不容的紧张状态。少一块地,少一袋粮;多一块地,多一份税。

然而,翁达虽然在抗战前,数度钻研经济学,但是,他没有发现苏北的悄然变化。他一心想的,还是打鬼子,光复国土——苏北日寇配属重炮,飞机掩护,倾巢出动,进犯兴化,力图寻找第6独立旅决战,占领兴化。

得悉情报,翁达分兵多路,与日军当面接战。日军全没料到,翁达部敢于不利战场,展开全面对战。一时间,骄狂的日军甚至没来得及架好重炮,便与第6独立旅多路突击部队迎面相撞。

在兴化外围老河口一带,两军贴身鏖战。虽然翁达部稍少日军,但是,第6独立旅灵巧多变的战法,以及全部配置美式轻武器,旅配机炮营,团配机炮连,每班一架捷克轻机枪的轻火力优势,在贴身鏖战中明显压倒了日军。

一场好杀,两军血战,损失都很惨重。战至黄昏,翁达亲率卫队排上阵督战,指挥预备队迂回敌后,发起冲锋。至此,日军士气为中国军人一往无前之勇敢拼杀震慑,全线崩溃。——到目前为止,这可能是苏北抗战最振奋的一次逆袭日军的大战。

这次大战,苏北日军闻“翁达”而心寒,避战。第6独立旅纵横苏北,耀武扬威,消息传到重庆,蒋公大喜,称呼翁达为"翁虎将军"

然而,也就是这之后不久,7月中旬,陈毅与翁达会晤密谈。密议内容不详。然后,1947年10月,黄桥事变发生。

据印刷传闻和革命电影,翁达率第6独立旅进攻新四军苏北重镇黄桥。经过激战,第6独立旅被陈毅、粟裕属部歼灭,翁达阵亡。——然而,根据袭击翁达第6独立旅主力的很多回忆录宣称:

翁达率第6独立旅3000余抗战健儿,以绵延数公里的一字长蛇阵,缓慢行进,“往黄桥进攻”,被新4军叶飞率部设伏,予以歼灭。也有传闻说翁达失踪。

平心静气一想,脑残也明白,不能以一字长蛇阵的队形,去进攻,或者靠近敌军——何况,翁达这样超一流的战术家,身经百战的名将。会犯如此近乎脑残的错误?

可能,当年写军史的老军人学问真的很低,平铺直叙中,不乏憨厚的描叙。因为不顾逻辑,信口开河处比比皆是。所以,很多不实,一眼看穿。

图片 3

雕塑很精美。

余程万|血战常德的“虎贲”将军余程万。至于粟裕这位战神,后来率军在苏北抗日,据说,他发起了车桥战役。但是,苏北地区,一个县城,七八个鬼子,居然安然无恙数年却传闻不已。他确实战神,袭击灭了翁达,包围灭了张灵甫。

粟裕是最棒的!

无论如何,翁达,这位威震苏北日寇的百战名将,闪烁于抗日战争的将星,终于,黯然陨落。

可以想象,那一天,苏北的日军,杀猪杀鸡,喝酒喝酒。

【转吧,让更多人知道这位被历史遗忘的民族英雄】


与橡树同行,向民族英雄致敬


11月22日,日军第11军主力在常德城郊集结完毕,开始向常德发起总攻,意图以压倒性兵力在短时间内一举掠取常德。原本布置用以攻城的主力第116师团在会战前期尽量避战,此时部队完整,整个师团均用以攻城。转于汉寿登陆的第68师团负责在第116师团攻城时掩护左翼,抵御来自第九战区的援军。第3师团与第13师团在慈利,桃源方面截阻王耀武集团的国军第二线兵团,第39师团,独17旅团与第58团一部则在后方抵挡第10集团军攻势,并掩护第11军退路。日军第一阶段之战略企图已经完成,国军两线兵团处于分散状态,常德危急。第100军第63师第188团在会战之初奉孙长官命令,抢占德山阵地,以与第57师成犄角之势。横山勇一动手便全力猛扑德山,第188团匆促应战,仅一昼夜德山阵地便告失守,第188团不支,邓光锋团长放弃德山,向第100军靠拢。德山是常德对外联络最重要的要害,是城南沅江上的渡口。德山失陷后,第57师后路被截,攻城战之如与外界交通便告中断。

此后,74军与友军围歼106师团,日军损失惨重,战斗的残状与日后在瓜达卡纳尔岛、新几内亚、因帕尔等南方战场上日军的惨状记录相类似。此战中幸存下来的日军辎重兵第106联队士兵那须良辅在战后仍然心有余悸地回忆道:“战友们大部都受伤,也有些因为饥饿和疲惫而倒下来。死在水沟的战友们,他们的脸色都变成茶色而浮肿,白花花的蛆虫从他们的鼻孔和嘴巴掉下来。一连几天都没吃东西,只能从漂浮着同伴尸体的水沟里舀脏水喝,活着的人也都快变成了鬼。咱也觉得我的死期到了。对着十月的月亮,我放声大哭。”

黄埔一期的政治干部

1941年3月,74军参加上高会战,上高位于江西锦江上游,日军采取分进合击战术,兵分三路;33师团、第20旅团、34师团企图合围国军主力于高安、上高地区。但南北两路进攻均被击退,中路日军孤军深入,又遭到74军坚强抵抗,3月22日日军集中万余兵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猛攻74军云头山、白茅山阵地,74军与日军反复争夺,先后7次与日军白刃肉搏,日军全线溃败,74军乘胜追击,收复官桥。此战,击毙214联队长浜田十之助大佐、击伤日军日军第34师团长岩永旺少将,师团参谋长樱井德太郎大佐兵败后逃回驻地自杀,整个上高会战共毙伤日军1.5万。此役74军战功显赫,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被誉为抗日铁军。74军军长王耀武和第153旅旅长张灵甫旅表现优异,受到表彰。

作为黄埔一期的老大哥,余程万实在混得不咋的。这主要还是和他在军校毕业之后选择的道路有关。当年他选择的是干党务工作,于是就给分配到海军局当政治部主任,后来又当了石井兵工厂党代表。要说这个时候的余程万官当得还是不错的,不管是政治部主任还是党代表,都是校级军官了。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余程万可能是坐腻味了办公桌,于是他申请下部队了。所谓半路出家发展也难,余程万要下部队的愿望是达成了,可职务却是当教官,这一当就是三年,总算是在1934年当上了野战部队的团长,可还是杂牌部队——第49师,而这时他的大部分同学都当上师旅长,1936年11月又任海军局少将政治部主任。直到1940年才任七十四军五十七师师长。在七十四军,他的黄埔资历比两任军长俞济时、王耀武都要老,虽然他们是上下级关系,但私下都将余称做老学长。历史还是给了余程万一个机会,使他在常德保卫战中出了名。可遗憾的是,这个名出得实在有点悲剧性,因为常德他没能守住,甚至在战后还被撤了差,如若不是他的老同学们求情,估计他会和龙慕韩、薛蔚英一个下场。而余程万的名字之所以能为大众所知,主要还是因为他所带领的57师8000官兵在常德城下的英勇事迹。

74军成军不久就参加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多次与日军浴血撕杀,伤亡过半。经过补充74军先后参加徐州、兰封会战。在兰封会战中74军在罗王寨、三义寨、曲兴集攻坚战中与日军第14师团激战,毙伤日军益田兼英步兵中佐、森永澄雄步兵中佐等1000余人。

余程万号坚石,广东台山白沙镇涨村宁兴村人,国军高级将领。早年毕业于番禺师范学校、广东铁路专门学校、黄埔军校第一期、陆军大学特别班、北平中国大学政治系、陆军大学研究院。早年长期从事政工工作,1940年任74军57师师长,1943年11月至12月率部8000守卫抵挡日军116师团30000精兵常德12天之久,部下仅剩五六十人人弹尽粮绝他率部突围。次日即带增援部队32团反攻常德,当日收复。战后,蒋介石闻知常德失守,以违抗军令罪,下令将其送交军法处审判。孙连仲、王耀武出面求情。余程万被判服刑两年。余仅被囚4个月,王耀武再向军法处说情,将余程万保出。旋任命为74军中将副军长。1948年任二十六军军长,卢汉云南起义时,余程万摇摆不定,后赴香港。1955年8月27日,在香港新界种菜养鸡的余程万遭遇匪徒抢劫,中弹身亡。

战斗中,日军第116师团步兵第109联队联队长布上照一步兵大佐,第109联队第3大队大队长岛村长平步兵中佐、日军第3师团步兵第6联队联队长中田护一步兵大佐,均在常德会战中毙命,日军共伤亡2万余人。此役正逢美、中、英开罗首脑会议,罗斯福总统听取了蒋介石的战况介绍,特意将余师长的名字记在备忘录上。着名作家张恨水就根据常德之战写出一部名叫《虎贲英雄》的小说。常德人民为纪念74军为国捐躯的牺牲将士,自发募捐,于1944年3月在市青年路东侧修建占地达30000平方米的阵亡将士墓地,作为永远的纪念。

常德会战的英勇无畏

1943 年11月常德会战中,74军57师余程万部8000人坚守常德城16天,顽强抗击了日军陆、空、坦的协同攻击,在日军猛烈炮火甚至释放毒气情况下仍死战不退,日军不得不围三阙一,放74军一条生路,此时全师不足2000人,师长余程万率180人突围,其余官兵自愿与常德共存亡,与突入城内的日军逐屋争夺,死战不退。6天后余程万就随反击部队又杀回常德,收复常德。

1943年,日本为策应太平洋战场,牵制中国军队转移到滇缅,制定了新的作战大纲,要求第十一军在鄂西会战之后发动常德会战。常德是湘北北重镇,川贵的门户,素有“西楚唇齿”、“黔川咽喉”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常德历来是水陆交通的枢纽,可北扼长江,进逼宜昌,东指粤汉铁路,西协黔川。所以,鄂西会战之时,57师就到此布防,抓紧修筑工事,积极备战。余程万向全军官兵动员,发出了“城存与存,城亡与亡”的作战号令,誓与常德共存亡,余程万有序的部署守城,分作三个阶段御敌:城郊防御时期,城墙防御时期和城市街道防御阶段。

八年抗战中,74军几乎参加了所有正面战场上的重大战役,尤其是在德安、上高、常德三次战役中表现最为突出,以其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被誉为抗日铁军,美军顾问团曾有过“中国只有74军能打”的赞誉。1945年8月,日本投降,74军空运南京受降,并担任南京守备部队,因此被称为“御林军”。

图片 4中华民国人物

此战,日军战死伤第145联队第1大队长寺川完步兵中佐、野炮兵第106联队第2大队长海老原毅炮兵中佐、第145联队第2大队长河井丰步兵中佐、第147联队第2大队长梅田治助步兵中佐、师团参谋成富成一步兵中佐、辎重兵中尉东鸥哲雄等10000余人,106师团几乎全灭。

24日,第116师团集结完毕,对常德城防展开主攻。山本三男师团长初期仍以传统步炮协同攻城,以大队级炮兵密接支撑联队级混成步兵正面进攻,并派中队至大队级的敢死队集中突破。城厢阵地中的国军多与攻入之日军在阵地中白刃肉搏。第116师团以强大的炮兵轰毁第57师据点工事,步兵随后突入。第57师各团营长则亲率所部冲锋逆袭,在城巷以手榴弹与火攻遏阻来敌,并以近战搏杀将侵入的日军步兵敢死队截断歼灭。

第74军是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组建,由王耀武第51师和俞济时第58师(辖吴继光174旅、邱维达172旅,该师系国民政府警卫1旅扩编而成,是74军的骨干)合编而成,俞济时任军长(俞济时是黄埔1期毕业,浙江奉化人,蒋介石的外甥)。全军共8个团,2.1万人。

主要成就:1943年常德保卫战

1938年7月德安战役爆发,74军第58师重创106师团第113联队,但是58师也付出巨大代价,10月7日,国军调整兵力,发起全线总攻。74军作为主攻部队奉命攻击日军在万家岭地区的核心阵地张古山,第51师多次猛攻均未得手,后有人献计从山后偷袭,团长张灵甫并亲率突击队从山后偏僻小道袭占张古山。歼灭106师团所部步兵第111旅团第147联队第1大队鬼冢义淳所部,305团攻占张古山,为突破日军106师团防线立下头功。战役中74军守得住攻得上,居功至伟。战后着名作家田汉任光曾以此战和张该战为原型编写了话剧和74军军歌。军歌歌词如下:起来,弟兄们,是时候了。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他,强占我们国土,残杀妇女儿童。我们保卫过京沪,大战过开封,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

余程万人物经历

1945年5月,在雪峰山战役中,换装美械的74军再次显示出抗日铁军的雄风,给予日军以重创,获得两面“飞虎旗”。日军死伤小笠原七郎中佐、泷寺保三郎大佐、重光三马大佐、永里恒彦少佐、田丁由五郎大尉等28000余人。被俘的日军记载:厉害的重庆军,冲入阵地后,抓住了我们,上来就是几个耳光,打得满眼直冒金花,有时还拳打脚踢,还用枪托打人,打人最厉害的要算74军的58师;在把我们向后方押送时,在集中上汽车之前每人都被捆绑着双手并前后各人相连,经过村庄、城镇时,成群的男女、老幼。以愤怒的行为对待我们,真是狼狈不堪……

图片 5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上一篇:把基层党组织建成坚强战斗堡垒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