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优德w888!

优德w888 > 军史 > 《智取威虎山》——真3D,最徐克

《智取威虎山》——真3D,最徐克

时间:2019-12-19 12:23

败笔八:电影究竟要告诉观众什么?为什么非得有床上戏?为什么要把故事片搞成梦幻片?徐克导演也许比我们更明白,也许不明白。既然电影是要张扬杨子荣的大智大勇英雄气概和作为,为什么不去做更多的铺垫,使英雄更让观众了解和接受?比如,杨子荣曾劝降了400多土匪,杨子荣巧舌如簧的演说才能;杨子荣的枪法可以三枪之内灭了老虎却为什么打了这么多枪?杨子荣作为侦查排长擒拿格斗和武功肯定了不得,电影没有表现。这些都消减了观众对英雄的崇拜内涵。座山雕的女人"青莲"的人物编排就很拙劣,设计的床上戏更是毫无逻辑可言。好女人不会像电影中的青莲如此放荡无羁,坏女人一定是座山雕的死党也不会像青莲那样丢座山雕的脸,她不要命了?我们的很多电影导演很可悲,也很无奈,也许为了票房、也许为了迎合市场、也许为了实现个人艺术梦想。所以什么都得上,什么都放纵。这是他们的悲哀,换来的是观众的悲哀,经典传统艺术作品的践踏,人类道德尺度的沦丧。该剧使我们清醒的认识到,红色经典的改编之路是艰险而漫长的,经典难于超越。

最早接触徐克的电影是儿时记忆中盗版DVD的黄飞鸿系列,徐克、元彬黄金搭档捧红了李连杰、甄子丹、赵文卓等一众打星,徐克的电影里,他们一脚踢飞老式香港功夫片招招“点到即止”的憋屈,将中国武术展现得飘逸、灵动。然后是《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系列,徐克镜头下的笑傲江湖、刀剑如梦,让每一个观影人随着黄霑的曲子在快意恩仇的世界里恣意翱翔。
太多人给徐克电影刻上武侠、功夫的标签,妄言如果找不到一个能打的功夫巨星,便无法完成他天马行空的想象。但随后他又通过《青蛇》、《梁祝》告诉世人,没有拳拳到肉、刀光剑影,他徐克照样可以将电影拍得甩同行几条街。
到了近几年,国内功夫明星青黄不接,尤其缺乏林青霞、张曼玉这种入镜身上便带有戏魂的女演员,电影院里一度充斥着各种粗制滥造的“负分”电影,武侠片更是各大导演谈虎色变的题材。但是徐克,“鬼才”导演徐克,以年近六十之高龄,前往好莱坞,从零开始,潜心学习影片特效技术,最终跻身国内3D电影第一人。如果说《龙门飞甲》故事情节上利用观众对《新龙门客栈》的旧情,占了大家的便宜,那么《神都龙王》算是再现了徐克天马行空的武术美学造诣,这里不仅有嫉恶如仇的侠客,犀利的拳脚,更有栩栩如生的龙王在你3D眼镜前面张牙舞爪,徐老爷打破常规的想象力让你在电影院不禁扼腕骇然。
然而徐克从来没有停止他的电影梦,他绝不让世人将他定义在“武侠片导演”这一桎梏里。当我第一次听说他要拍《智取威虎山》的时候,不禁为老爷捏了一把汗,因为我不知道这一在父辈中耳熟能详的样板戏搬上大荧幕会是怎样的光景,可我在看完这部电影后,真的再一次被他折服,评价就是,一个字:真3D,最徐克!
当飘逸灵动的拳脚变成敦实厚重的坦克,当恣意流洒的刀剑变成漫天纷飞的子弹,当放荡不羁的侠客变成纪律森严的军队,当争锋相对的敌人变成谲诈多端的土匪……怎样把这些恢弘的场面一览无余地展现给观众,徐克可谓是煞费苦心。他延用了他在功夫片里一贯的处理技巧,那就是快,马快,拔枪快,战术布防快,手刃敌人快,登上鹰嘴峰也要快。在带给观众视觉体验时适当地慢,互相撞击的手榴弹、正对镜头射出的飞刀、迎面射出的子弹、飞身扑来的猛虎、坠毁的飞机,快中有慢,快而不乱,再加上徐克鬼斧神工的剪接技术,真正地给观众上演了一场全程无尿点的饕餮盛宴。说到这,不得不说全场电影最出彩的两场戏,一是张涵予扮演的杨子荣上山途中与猛虎搏斗,一个身轻如燕,一个雷霆万钧,双方从地下追逐到树上,又从树上博弈到地下,期间数次猛虎险将杨毙命,均被杨化险为夷,最后杨终于捡起地上的枪,于千钧一发之际,朝飞身向自己扑来的猛虎连开三枪,猛虎应声倒地。二是韩庚扮演的小宝来到奶奶家吃年夜饭,随即想象出故事的另一个结局:杨子荣与座山雕的飞机上大战,杨飞身攀上正要起飞的飞机,与驾驶飞机的座山雕展开的一场殊死搏斗,场面之浩大,特效之绚丽,绝不亚于好莱坞大片。
其实个人觉得这个结局要比原定的地道战酷炫一百倍,但为什么最后只能作为电影彩蛋?后来查阅了网友的一些爆料,说是广电总局觉得打飞机太暴力,必须剪了,经过徐克的苦苦努力,才作为彩蛋奉献给了观众。我就纳了闷,又不是真的打飞机,广电总局此举真是压抑艺术。我倒愿意相信这事与广电总局无关,徐克苦心引入韩庚这一条现代戏的线,就是为了告诉世人,以上智取威虎山的故事情节全是我徐克按照韩庚的想象还原的!这一说法并非妄自臆断,韩庚在纽约同学聚会时,在KTV里同学给他点了一首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由此引发他的思绪,于是立马带着他爷爷——栓子留给他的一本当年由杨子荣画的画册,回到牡丹江,一路上他只有几幅简单的手绘,由此他展开了一系列想象。结尾韩庚一句:“我觉得故事还有可能是这个结局”,又拉入飞机上大战一幕,也可以印证这一说法。如果真是这样,徐克简直就是再向世人炫耀:我可以把你的想象全部搬上大屏幕!当然也有说法韩庚是饰演的徐克四十年前的自己,当时徐克正是在纽约,机缘巧合接触到了这出戏,于是萌生了将它拍成电影的想法。今日的视觉盛宴,只源于四十年前的一个萌动,由此可见徐老爷之执着。
张涵予曾在电影宣传时放言:“只有我才能演杨子荣!”事实证明,他确实将杨子荣的热情豪爽、智勇双全刻画得入木三分,再加上他特有的磁性嗓音,喊起黑话,唱起二人转时都别有一番趣味。梁家辉饰演的座山雕,你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戏中他阴险狡黠,却也会蹦上木板舞台与兄弟们嚎二人转;他高深莫测,却也躲在木屋外偷听自己老婆是否有跟自己的兄弟偷情。这样一个座山雕比原著中角色更立体、形象更饱满、心态更复杂。有此二人,轮番精彩对决,或文或武,令人赏心悦目、应接不暇。当然更重要的是徐克慧眼识珠,辩得雌雄。
当然也不乏吐槽这部电影的声音,枪少将寡、老弱残兵的三十个人怎么可能端了座山雕粮草充足、装备精良的两千人马,土匪死伤无数,我方仅折两人;解放军个个正义凛然、土匪却个个獐目鼠眼,导演无力通过情节或者演员演技来刻画人物,只得像样板戏一般将他们脸谱化……诸如此类。我想说的是,一部电影,除了影片本身需要满足的一系列元素外,更重要的是导演的用心,导演的诚意,一个六四岁高龄,且带着病的人为了给大家呈现这幅精彩的画卷是多么的努力,这份执着,这份认真,又有几个电影人拥有?关于徐克拍摄这部电影的历程,可移步这里了解:http://movie.douban.com/review/7276123/
我喜欢的徐克,我所说的“最徐克”,正是他的这份对事业的热忱,对电影倾注毕生心血的抱负。正如我喜欢科比,哪怕他现在十投九铁,全场砍下2分一个篮板,但是洛杉矶凌晨四点钟的太阳只为他照亮。

当徐克宣布要拍电影《智取威虎山》时,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期待。不为别的,只是想知道一个香港导演是如何驾驭这样一部红色经典的。
对于大陆观众来说,《智取威虎山》的故事耳熟能详,但是对于香港人来说,这个故事就不是那么广为人知了。这或许是作为香港人的徐克的一个弱势,但同时也是徐克的一大优势,他不必背负那些本来就不应该由创作者背负的那些包袱。
实事求是的说,《智取威虎山》的故事本身是极为精彩的。一个解放军侦查员单枪匹马,仅凭非凡的勇气和冷静的应对,混入土匪窝中作为卧底,最终配合大部队里应外合歼灭土匪。这个故事本身就极富传奇性,所以当记述这个故事的小说《林海雪原》一经出版后,就引起了极大地轰动。最终小说被改编成了京剧、电影、交响乐等多种艺术形式,并且几乎每一版本的推出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尤其是京剧版《智取威虎山》更是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标志和样板。
但也正因如此,这个故事在大陆已经被定型,难以有再大的突破。必须指出的是,这并非是政府或者广电总局不让艺术家们有所突破,而恰恰是观众们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阻止这一突破的发生。
在大陆,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当观众们认为一部影视剧是成功的,或者说接受了一个艺术形象的演绎,那么如果再有人对这一题材进行演绎时,就必须全盘接受原来的演绎方式,而不能另起炉灶,甚至不能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小修小补,使其更加完美。(如果不理解,可观察最近对于于正版《神雕侠侣》的批评。于正的《神雕》确属烂片,其烂在制作过程中化妆、服装、道具、场景设置的粗制滥造,以及对于原著毫无尊敬、自以为是的解读上。而现在很多人在批评时只是在对比于正版《神雕》与李若彤版《神雕》有何不同。其实这种批评方式本身就是对原著小说的不尊敬,可笑的是他们还打着尊敬原著的幌子。)
正是由于观众的这种行为,严重阻碍了创作者的发挥空间。咱们可以想见一下,如果一个大陆导演去拍《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其结果是怎样呢?咱猜想不外乎两种结果:一是复制传统毫无新意,二是有所变化被骂的狗血淋头。当然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没人去拍。那些大导演们会认为这个故事非常土鳖,不可能被拍成商业片。而且这个故事还披着一层所谓“意识形态”的外衣,如果拍了就会被骂成拍政府马屁(现在在中国,拍一些爱国题材都会被骂是政府走狗),所以这一题材自然会被敬而远之。除非有投资商想榨取故事的剩余价值,花大价钱投拍,其结果多半是被拍成“抗日神剧”。
然而对于徐克这样一位香港导演来说,上述问题都可以避免了。因为当观众看到他的名字时就已经接受了对这个故事的改变,而且更多的观众就是奔着这个改变而来的。所以对于原著的重新解读就不成问题了,问题在于改编的度在哪儿。
从结果上来看,徐克对于“度”的把握是相当准确的。电影基本上保留了原著故事的脉络,杨子荣、少建波、白茹等等正面角色都有血有肉,尤其是杨子荣保留了原著中作者对于角色的刻画。但同时电影也做了徐克式的人物深化,比如座山雕的角色就比原著角色更加阴险,并处处显露出徐克式电影中反面角色共有的诡异的特点,另外对于八大金刚的刻画也可圈可点,各具特色。(我从来认为徐克天生对于反面角色的刻画优于正面角色)尤其指出的是,长于武侠电影的徐克对于战争场面的把握也相当出色。
但同时要指出的是,这部电影也存在着自身的缺陷。这些缺陷并不在于制作,而在于导演对于多线故事的把握不足,这或许是中国导演的通病,不是短时间之内可以改变的。
故事在一开始就埋下了许多的伏笔。比如国民党挑起的奶头山与威虎山之间的矛盾,张作霖的宝藏,座山雕的野心,以及203对于杨子荣的不信任。这些线索在电影的后半段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是不知为何却没有体现,只是虎头蛇尾。同时韩庚角色的设置应该是导演有独特的思想要表达,但是最终却落得不知所云,画蛇添足。这些失误使本片大打折扣那成经典。
所幸这些失误观众只是在观影结束后,仔细回味时才能发觉,在观影过程中大多数人是不会发现的。这解释徐克在故事的呈现上是毫无问题的。
瑕不掩瑜,该片总体上来说可以称得上是近些年来华语电影的上乘之作。同时个人认为徐克也代表着华语电影的发展方向。
近几年的华语电影以“小妞电影”和喜剧片为主,这自然代表着观众在这方面的需求,但是这些电影的产生对于整个中国电影的工业属性和科技属性的发展是无益的,甚至是有害的。
现在的中国还拍不出像《指环王》、《阿凡达》、《变形金刚》这类大片。因为这些影片的制作有一个庞大的工业和科技团队作为支撑,而中国恰恰缺少这样的团队。因为这样团队的产生需要长时间的锻炼、磨合和经验的积累,并非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而这期间需要众多的电影人去自觉探索,但遗憾的是在中国做这种探索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都在跟风拍片,或者沉溺于自我表达无法自拔。在众多的电影人中敢于做这种探索的似乎只剩下徐克一人。
这就是咱佩服徐克的地方,在中国正处于“小片”时代,大片无人问津的时候,徐克却能顺乎历史潮流,勇于探索,虽说结果并非十全十美,但其勇气却是旁人所不能及的。我只希望中国像徐克这样的导演越来越多,最终使中国的电影真正走向辉煌。

图片 1

败笔九:电影中设计“座山雕开机关炮”,“少剑波驾驶坦克”面对威虎山炮轰山顶后开近威虎厅,地下暗道中的杨子荣与座山雕追逐与枪战是最可笑的败笔。这类似于吴宇森拍《赤壁》时,让关羽,张飞在曹阵上刀劈枪鑃无数士兵一样,滑稽可笑。作为将帅无须上阵表现武功,他们是指挥官,将帅身份,舞刀弄枪只有降低他们的格调。再说,这种强火力地渲染只有吸引观众眼球的效果,对智取的"智"字,只有玷污,损毁了原著的意韵,又违背了历史真实性原则,其实我们的导演不明白一个道理,也是天理,我认为明确的说是电影的哲学,那就是电影制作的核心价值与终极追求:“惩恶扬善,珍惜生命”。不管是坏人杀好人还是好人杀坏人的镜头都要尽量减少,尽量减少人类死亡的“电影画面和现实画面"应该是电影制作的铁律。现在电影屏幕充斥着杀人如碾蚂蚁的场面,这是电影人的良知泯灭和缺乏人类使命感的表现。

败笔二:白茹的塑造,在人选上本来就缺乏原剧中“小白鸽”的天真、活泼、纯洁而热情。佟丽娅自身有一种天然的贵族气和忧郁美,虽然外形漂亮但却缺乏天生的激情感,与原著形象气质有差距,特别是白茹打“栓子”这场戏更是离奇地失误,解放军的女兵怎么能打孩子呢?要知道,连俘虏都不可以打骂的。解放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有一条”不打人骂人“,还有一条"优待俘虏",小栓子还不是俘虏呢、更不是成年人,共产党军队女兵怎么下得去手?(还有韩航行饰演的“坦克”用绳子捆绑栓子的镜头),这都有损解放军的爱民形象,也影响白茹的银幕形象塑造。打掉的不仅是白茹的可爱纯情形象,更打掉了徐克导演在我们心中的杰出导演的光环。这是导演缺乏对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和军规了解而造成的败笔。

败笔六:演员张涵予表演的比较到位,但不出彩,没有影片《林海雪原》杨子荣扮演者王润身的机制与豪气,也没达到京剧童祥苓杨子荣的帅气于张扬。有点闷,走进威虎厅的杨子荣第一场戏头发油光发亮出场就不对,登山的辛苦、与虎搏斗得心酸、必须的沧桑感没有体现出来,这就不是杨子荣、更不是胡彪,这是酷帅的张涵予。张涵予没有找到杨子荣的江湖英雄气质(匪气),没有找到杨子荣出身贫苦读书不多但精通事事人情练达的豪迈感(土气),身经百战武艺高强的胆略(霸气)。他有点重复《集结号》的郁闷角色,虽然,用“破唱”的方式在剧中高唱《东北二人转》,但仍然走不出他的贵族气质。有些近似在演《天下无贼》中国高级警官的味道,缺乏,党领导下“特种部队"的合作精神。特别是导演还设计了他把“打火机丢在匪寇口袋里,栽赃陷害”的情节,实乃雕虫小技,有损侦察英雄杨子荣大智大勇的形象。建议张涵予在拍摄这种低级桥段镜头时要对编剧和导演说"NO!"。总之,张涵予在该片中没有艺术上的超越、没有独立的人物塑造思考和血性性格的释放空间。这也是导演塑造英雄的败笔。

败笔四:栓子妈的设计非常失败,从座山雕的“压寨夫人”考虑,余男的形象真的很像,有那种淫邪、放荡、凶残的目光。但导演忘了,她是苦命的栓子的妈,她应该是善良的、端庄的农村妇女形象,把余男的形象用在这就有问题了,矛盾了。导演怎麽解释?好人变坏了?既然变坏了,我们还救她有意义吗?她的后代已经是坏女人的后代了,她的儿子及小栓子的孙子(韩庾饰演的角色)也会失去遗传美学的想象力快感。青莲如果没变坏,那就选一个朴实形的演员。其实,导演希望有点“床上戏或者风骚的味道”,吸引观众的眼球,这就应该把女匪首“蝴蝶迷”嫁接在该剧中,这也符合逻辑的可能性。

图片 2

要知道:电影是要传世的,红色经典的改编更要为千秋万代的观众负责,观众要在欣赏中寻找自己的偶像,尊重的导演,您为观众树立了怎样的楷模?您为历史留下了怎样的英雄?又如何捧得奥斯卡的“小金人”?这些都有待于我们共同为人类电影艺术做深刻的哲学思考。(文/独立电影评论人列夫)

徐克导演被媒体称为中国3D第一人,许多观众声称好看,我怀着期待的心情,在珠海火星湖影院急切的看完了这部3D《智取威虎山》,然而,让我兴奋的看点并不多,唯一可以称得上有镜头感、吸引眼球的是杨子荣打虎上山这场戏,有些出奇的惊心动魄,虽不免夸张,但从逻辑上过得去。其它的则有几大败笔和硬伤,这引起了我对电影的哲学思考,并试图探索和归纳红色经典电影改编和制作的成功规律。

败笔七:土匪座山雕太抢镜头了,阴森的声音、夸张奇异凶狠的造型、拽着观众的神经,值得肯定。'八大金刚"也把座山雕托举的非常到位,“小炉匠”的人物塑造也有钢硬化的突破。但这不像“智取”威虎山,却像是“离奇”“梦幻”威虎山,正面形象弱化了,反面形象强化了。座山雕被击毙改编的也很失败,活捉座山雕会更显示出杨子荣的大惊大险,大智大勇,大高大美。反派强化不是坏事,但“魔高一尺”,更要“道高一丈”,该剧的“道高一丈”没有做好。因此,观众容易迷茫,也容易信念迷失,为反面人物的“加戏”和“强化”往往破坏了剧情的完整性和观众审美的道德坐标!

败笔三,韩庾人物设计失误很多,首先是和少剑波的扮演者林更新“撞脸”。导演可能希望借助“名人效应”,给票房有个噱头,没成想引出一路的败笔。首先,从韩庾坐高铁到杨子荣坐火车出现的“蒙太奇”运用就非常失败,因为,在那种艰苦的解放战争初期有没有用火车送去一个侦查员的条件?小分队其实就是今天人们常说的'特种部队",挑选人是相当严格谨慎的。这种“空降”缺少基本的历史真实和生活逻辑。后面还让韩庾塑造的“徐克影子”去设想一场“杨子荣救青莲与座山雕飞机惊险决斗”,既无意义又无可能,硬是把"乱烧钱”推向了高潮,让电影投资人和观众好一个心痛。由于韩庾的塑造使得该剧极其缺乏戏曲美学的叙事完整性与节奏连续性,这种故事碎片化的手法对于红色经典改编的电影欣赏非常不利。

图片 3

败笔五,座山雕硬要背走栓子媽青莲,不仅没有让观众憎恨土匪,倒增加了对座山雕的丝丝敬仰。观众会说:“这个土匪对自己的女人很有责任感”。对塑造杨子荣的英雄形象极为不利。纵观全剧,改编的非常失败,要不是借用京剧《智取威虎山》过渡,不断调动观众记忆神经,观众一定晕头转向,摸不着北。

《智取威虎山》——真3D,最徐克。败笔十:解放东北,当时林彪,罗荣桓只带去十万精兵,出关时已有百万大军,靠什么?发动群众,组建民兵,收编"合格的"土匪。本剧对此缺乏正面表现,土匪对平民百姓的残暴掠夺和欺压的实际场面描写太少,缺少”惩恶“的负面素材铺垫,反而多了一个“高波牺牲”的桥段设计,这是香港吴宇森为代表“暴力美学”电影手法运用时针对角色的失败。咱认为,这种“血腥的尖刀”只能插向作恶多端的匪徒。这是编导缺乏近代历史研读和电影规律研究的硬伤,是败笔中的败笔。缺少时代感,缺乏史实观,忽略了战争的正义动力和解放战争的核心价值,共产党领导人民参加的解放战争,是人民翻身,当家做主人!

败笔一:小栓子的人物塑造,他出场就很牵强,军事会议他也在室内听,杨子荣的情报多么机密,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孩子在团参谋长少剑波的房内,少剑波竟然口无遮拦、滔滔不绝的大讲情报内容。编剧和导演实在缺少基本的军事常识。小栓子竟然在高波被烤打时,神奇地抢到土匪的盒子枪,击毙了正准备开枪射杀高波的土匪。请问,这孩子什么时候练过射击?敌我混杂中怎么如神枪手般击毙匪徒?后面还有小栓子带部队去攻打威虎山就更滑稽可笑,京剧李勇奇作为民兵去还可以,一个小孩子带领部队参加战斗不符合历史的真实和生活的知识,咱们要爱护儿童才对,正规军也不会让儿童参加正式战争的。这样的影片会误导孩子从小就会有仇恨之根,参加成人的厮杀,我认为,在银幕上,孩子们要远离战争,树立慈爱之心为好,不管是杀好人还是杀坏人儿童都不要出手。电影中有儿童只要参与了,现实中的孩子们就会容易盲目模仿。导演,要为儿童的心灵塑造负责,而不要只想到为增加少儿群体票房收视率设计虚假的毒药情节。其次,小栓子的声音塑造的极奇难听,几次喊叫声嘶力竭,比燥音还燥音,令观众极其厌烦。导演也许希望这种喊叫表现栓子家遭到匪徒残害后的畸型变态。其实,现代的电影手法是美化音效,连机枪连射的声音都在悦耳化,让现代挑剔的观众能坐住了,听故事、看电影。你们回放一下上世纪70年代前南斯拉夫的电影《瓦尔特保卫莎拉热窝》,听听他们对机关枪声音的录制和音效处理,再体味一下机枪连射的节奏感及其音效制作让人产生的神经愉悦感和情感迷恋度。由此,足见徐克导演在音响效果指导上的落伍和失误。

上一篇:解放军军史:解放军一师创造了十个军史第一 下一篇:李无智传(15)